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劳务施工过程劳动者受伤谁担责

更新时间:2021-11-03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文章发表于《天津工人报》2021 年11月3日第3版


【案情介绍】
    赵某夫妻二人自2015年起以个体工商户形式经营养殖场。2020年8月,因养殖场鸡棚需要改造,赵某夫妻二人作为发包方,联系中间人孙某帮忙寻找施工人员,孙某联系到邢某,由邢某作为雇主联系了七位工人进行施工并商定了工钱。施工过程中,雇主邢某本人也参与了施工,施工内容是更换鸡棚顶棚及加高两侧墙壁。在施工过程中,一位工人在鸡棚棚顶拆除泡面板时从屋面跌落但没有受伤。然而,众人并没有因此提高安全意识,继续作业过程中,该工人再次从2.9米高的顶棚坠落地面,头部撞到水泥台受伤造成重型颅脑损伤,抢救无效死亡。后该工人的家属诉至法院,要求依法判令赵某夫妻、孙某、邢某四人共同赔偿原告损失,那么该家属的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法院支持呢?
【律师解答】
   本案争议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受伤死亡工人与赵某夫妻、孙某、邢某四位被告之间系何种法律关系,四被告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在本案中,赵某夫妻二人作为劳务发包方让中间人孙某帮忙找人拆除养殖场鸡棚,孙某向其推荐并联系了邢某,告知其劳务内容,后邢某组织联系施工人员提供拆除鸡棚的劳务。工钱由邢某进行发放,施工内容、工作时间、工作方式等由邢某直接对施工人员进行安排,而赵某并未直接联系各施工人员,应当认定施工人员系为邢某提供劳务。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二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由此可见,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致自己受到伤害的,适用过错责任。而过错责任的构成要件有四:一是损害事实的客观存在,二是行为的违法性,三是违法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四是行为人有过错。
   本案中,邢某作为接受劳务一方未提供安全生产条件,亦未尽到安全防护义务,存在过错,因此邢某对施工人员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受伤致死的后果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而受伤死亡工人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于在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下从事危险作业的后果应当具有预见性,但其本人未采取相应的防护措施,且在出现一次坠落情况下亦未采取妥善有效的防护措施继续进行施工,其自身也存在过错,应承担部分责任。因此,邢某与死亡工人应当按份承担责任,其中邢某承担主要责任。
    赵某夫妻二人作为发包方对邢某应当具备安全施工条件负有比较严格的审慎注意义务,而其将施工内容发包给不具备施工安全条件的邢某。根据《安全生产法》第一百零三条规定:“生产经营单位将生产经营项目、场所、设备发包或者出租给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或者相应资质的单位或者个人的……导致发生生产安全事故给他人造成损害的,与承包方、承租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此,对于工人提供劳务工程中受伤死亡的后果,邢某与赵某夫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关于孙某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孙某是为赵某夫妻二人与邢某联系劳务的中间人,不具有获利行为,也不是劳务的发包方和承包方,而是作为施工人员共同为邢某提供劳务,其与受伤死亡工人之间不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也不存在因果关系,故不承担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本案中邢某作为雇主未提供安全生产条件,亦未尽到安全防护义务,应按份承担部分赔偿责任;受伤死亡工人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未采取相应的防护措施,应按份承担部分责任;赵某夫妻二人作为发包方将施工内容发包给不具备施工安全条件的邢某,应与邢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孙某作为中间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潘强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