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潘强律师赴京贺江平教授九十华诞

更新时间:2020-01-14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贺江平教授九十华诞|月将流波去 潮水带星来

——写在江平教授九十寿诞的日子里

今天是江老师的90寿诞。此时此刻正在去往江老师寿宴的路上。回想与江老师的交往历程特别激动。我第一次知道江老师的名字,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我参加了司法局和《光明日报》社联合举办的中华律师函授中心的培训班。当时发了一本民法教材。我记得这本教材是一本很薄的小册子,印刷质量也是比较粗糙。这本书的第一页上印着江平老师的名字。这本书有个序言,说的是现在没有民法的教材,我们只能用江平教授的讲义应急。那是第一次知道江平老师的名字。

 

实景拍摄

第一次见到江平老师,是在八八年参加我国首次律师资格公开考试。当时天津市司法局举办的律师资格考试辅导班,请了若干老师来授课。这其中就包括江平老师。在当时,江老师已经是政法大学的校长,全国人大法制委的副主任委员。在那次讲课中,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江老师允许现场提问,全场上还有移动麦克。这是江老师与其他老师不同的地方。当时我也提了一个问题,我说:“江老师,现在咱们法律规定,国家公务人员贪污要从重处罚,但是五千元才够罪;盗窃没有规定说要从重处罚,但是一千元就够罪,这个是不是不太平衡?”当时江老师的回答是:有关方面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有意思的是,到现在三十多年已经过去了,我们国家现在的法律规定是,贪污达到三万够罪,盗窃两千够罪。当时还有个学员问了一个当时的社会热点问题,是某大学的学生和非洲留学生打架问题。江老师的回答也是很有意思,他说:“你问这个问题,严格说起来我要说一个外交辞令:无可奉告。”但是,江老师还是回答了这位学员的问题,具体的回答已经记不太清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江老师。

 

实景拍摄

后来在九六年的时候,我辞职下海创建了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九七年天津市司法局把江老师请来为天津的律师授课。我参加了这次活动,那个会场很大,我离江老师很远很远。那次听江老师讲课至今已经二十多年了,但我仍然记得江老师的一句话,他说:“国家现有十万人做律师,绝不是为了解决这十万人的就业问题,这十万名律师应该是为老百姓的权利、为维护国家的法律而工作。”再后来是物权法出台以后,我的师兄贾邦俊把江老师请到天津师范大学,当时这个活动我赞助了两万元。主要目的是为了近距离接触江老师。当时江老师非常繁忙,是夜里从上海赶来。那次我知道了江老师的一句名言:”以工作的方式休息。”那个活动到了很多嘉宾,所有嘉宾讲话的时候都是坐着,只有江老师是站起来到讲台的地方讲话。当时给江老师安排的是8分钟发言。江老师站到讲台前的前两句话至今我仍记得:”我们的立法离我们的实践越来越远了,我们的法学研究离我们的实践越来越远了。

 

实景拍摄

在一次师大的活动中我认识了杨立新老师,后来我给杨老师打电话说:”杨老师,我想向江老师求一幅字,给我们律所题写所名,您看我怎么跟江老师联系一下?”杨立新老师特别好,直接把江老师家的电话给了我,让我直接和江老师联系。然后我就给江老师打电话,因为没有近距离接触过,所以当时特别提心吊胆。我说:“江老师,您好,我是通过杨立新老师知道您家的电话。我是天津的一位律师,您来天津的这几次活动我都参加了,特别崇拜您。想请您给我们律师事务所题写所名,想看看您去。”但让我特别吃惊、没想到的是,江老师欣然同意并超级耐心的告诉我他们家的地址在哪,‘出了南四环,过了科丰桥,再......’总之特别的耐心,让我非常感动。江老师问我写什么字,写几个字。更让我吃惊的是过了一段时间,江老师给我打电话说字写好了,让我去取。那是第一次去了江老师家中。我在去江老师家里之前还读了江老师写的一本书《我所能做的是呐喊》,这本书让我对江老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和尊重。在那之后,我教师节每年都会去江老师那里一趟,春节也会去,一年至少两趟,一直到今天。

 

景拍

再后来,我出资在财经大学设立“江平击水奖学金”。但也是提心吊胆的。因为这相当于给击水律所做广告还使用了江老师的名字,人家江老师根本不需要做广告。那次我写了申请去让江老师签字。江老师看了以后欣然同意,说:“这是好事啊!” 在奖学金第一次颁奖的时候,江老师来了财经大学。这次活动我做了细致的安排,因为我知道江老师有一条腿是义肢,避免走台阶,安排了从后台上台。另外,我让财经大学的陈灿平院长放了一个像江老师家那样的大沙发,这样会更舒服些。在去的路上,江老师说讲20分钟。后来,江老师讲了近50分钟。尽管自己学了这么多年的法律,但是听江老师讲什么是法律,听得还是挺新鲜的。江老师总共讲了四点:1、法律是一种理念2、法律是一种制度3、法律是一种方法4、法律是一种文化。其中法律是一种方法让我觉得很新鲜。现在人们在处理问题时不把法律作为一种方法或者说不用法律方法解决问题还是很常见的。

 

实景拍摄

后来,我又出资在南开大学设立了“江平击水奖学金”。第一次奖学金颁奖时江老师和江师母一起来的,两位老人带了20万现金。在南大的江平击水奖学金的典礼上捐了10万元。所以南开大学的江平击水奖学金是40万,有江老师和师母的10万和我的30万。当时我想的还挺天真,我想南大接了这10万元以后,再退给江老师和师母,差的这10万元我来补上,不能让江老师真花钱啊。结果由于技术上很难处理,没办法把进了账的钱再退出来。两位老人还想把另外的10万元捐赠给财经大学作为奖学金。“怎么能要老师的钱呢?”陈灿平院长说。陈院长断然拒绝了。

 

实景拍摄

我是师范大学毕业的,财经大学和南开大学都设立了奖学金,就想为母校也做点贡献。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又跟师范大学法学院的书记提出来这个要求,书记问我:“你有什么条件没有?”我说:“什么条件都没有,就是想为母校做点贡献。”江老师参加了在师范大学的奖学金的捐赠仪式,而且江老师在这个会上发了言,当时江老师说“民事权利的主体,是一个逐步扩大的过程,以前就是自然人,后来多了个法人。将来机器人会不会成为权利的主体?这是值得研究的。”当时我自己心里最深处就想,机器人怎么会成为权利主体呢?但是时隔时间不长,沙特阿拉伯就赋予了一个名叫索菲亚的机器人公民权。这说明江老师的思想很前卫。

 

实景拍摄

三个奖学金设立之后,有一天我接到江老师一个博士生的电话,他说江老师过生日想请我参加,我可能是做律师做的有些职业病,就问:“我有什么任务吗?”他说:“什么任务都没有,您来参加就可以了。”那是第一次参加江老师的生日宴,安排我坐在2号桌。还见到了我非常崇拜的偶像胡德平先生并与他合影。我对他说,我们全国劳模到江西疗养,其中有一个内容就是瞻仰胡耀邦总书记陵墓,我还献了个花篮。

 

实景拍摄

同年江老师的学生又邀请我参加江老师在政法大学奖学金的颁奖典礼并安排我发言。在上台讲话的时候我讲了一个我在2003年办理的吉林通化的串子案。当时这个案子被媒体评为2002年中国十大经典民事案例之首。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的栏目当时也播过这个案子。我们在法庭辩论阶段,对方的律师提到江平教授在某本书中发表的观点,他用江平老师的观点支持他的观点;后来我们同行的程律师的发言令我终生难忘,他说:“本人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曾亲耳聆听江平教授的教诲,江平老师不会这么说。”我讲到这里的时候,全场的学生都笑了。我说由此可见咱们江平老师的影响力。

 

实景拍摄

到江平奖学金的缘由,在击水律所建所十五周年的时候,江老师来参加了我所的年会。这一天江老师的行程的安排是这样的,上午参加了一个研讨会,在会上发完言没用餐,便立马动身,由我们派去的同事接江老师到天津参加我们所的年会,在会上发言讲话之后,由我们同事送走去参加博士生组织的一个晚上的活动。这是江老师一天的行程。在会上我就表示,十年间每年出资十万元设立江平老师奖学金。

 

实景拍摄

于江平老师给我印象比较深的事,有一次我问杨立新老师:“江老师有一次来天津讲课,一个法官说江老师说的不对,您怎么看?杨立新老师说:“我哪有资格评价江老师的对与错。”还有一次最高院的一位法官和我聊天时提到江平老师,说江老师是我们中国民法的良心!

 

实景拍摄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几乎所有的律师都去拜望过江老师。2017年,我派我的助理李中美前往江平老师家,为师母写回忆录。同年10月参加了江老师和师母50周年金婚庆典,在典礼上即兴作诗祝贺:“常记喀山日暮,沉醉渴望归路。兴尽早回舟,误入法学深处。口述,口述,育出滩滩鹏鹭。

 

实景拍摄

江平教授既属于法大,又不仅仅属于法大,江平教授属于全国的法律人。我把自己当成江平老师的编外学生。在天津的南开大学、财经大学和师范大学捐资90万元设立“江平击水奖学金”,将江平精神不断传承下去。我所20年所庆的时候江平老师全程光临,那次我请了一位享受国务院津贴的博士生导师老中医给江老师诊脉。老中医说江老师身体非常好,肾气特别足,保养好了活一百岁没问题!

 

实景拍摄

今天是江老师九十大寿,我送给江老师的生日礼物是在天津科技大学再设立江平击水奖学金。

实景拍摄

本文的题目是套用了隋炀帝写的《春江花月夜》中的两句,原文是“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我给改成了“月将流波去,潮水带星来”。对此,我的解释是月亮就是敬爱的江平老师,流波就是江平老师的著作和学生们。流波变成了潮水,潮水带来的星星就是江老师著作的读者和江老师学生的学生(读者也是学生)。我想或许在满天的繁星中,有一颗可能是我。


潘强

2019年1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