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暑热已退,你的高温津贴解“暑”了吗

更新时间:2015-10-12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文章发表于20151011日《人民法院报》第03

人民法院报讯 全国大部分地区已秋意渐浓,但有些地方的温度仍然“居高不下”。高温来袭时,“高温津贴”成了解劳动者之“暑”的良方。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一项调研显示,近年来,随着劳动者维权意识的增强,在一些劳动争议案件中,不乏向公司索要高温津贴的情况。近3年来,该院受理的26件涉及高温津贴的劳动争议案件中,劳动者最终获得支持的仅有9件,占比34.6%。那么,这类案件有哪些特点?劳动者又该如何维权才能解“暑’?

用工单位不能举证有降温措施需担责

张先生受雇于北京安居物业公司,20078月开始担任该公司的车管员。2013年张先生欲与安居公司解除合同,并向该公司索要未休年假工资、加班工资以及高温津贴等。

在该案的审理过程中,张先生主张其在工作期间于夏季长期在外站岗,工作温度超标但安居公司并未发放高温津贴。而安居公司则主张张先生是在岗亭工作,且岗亭中有降温设备,夏季工作温度并未超标,不同意给付高温津贴。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安居公司虽主张张先生在岗亭工作且岗亭中有降温设备,夏季工作温度并未超标,但未能提交证据予以证明。

另外,考虑到张先生的工作性质,工作期间不可避免需要在室外进行劳动作业,因此,一审法院判决支持了张先生主张的高温津贴1680元。二审中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安居公司支付了张先生包括高温津贴在内的相关费用。

无法举证从事高温作业诉求未获支持

李先生20135月加入1018公司,担任汽车救援司机。工作期间李先生需要使用公司配备的救援车辆,且需随时待命。

但李先生称公司不允许在救援车辆中开空调降温,自己需长时间在高温下工作。因此,公司应该支付高温津贴。

对此法院认为,本案中李先生所在岗位是救援司机岗位,其工作时驾驶的救援车辆内配备有空调设备,故可以实现有效降温目的。李先生虽然主张其在待命期间在车内不得开空调,但同时也认可待命期间可以在宿舍休息,所以对于李先生高温津贴的主张法院未予支持。

■法官说法

上述两起案例都是非常典型的涉及“高温津贴”的诉讼,但裁判结果却迥然不同。第一个案件中,张先生从事的是室外工作,雇佣张先生的安居公司不能证明已将其工作场所降温到33℃以下,因此,法院支持了张先生关于“高温津贴”的诉讼请求。相反,在第二个案件中,虽然李先生主张自己长时间在室外高温地方活动,但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且公司提出了其工作场所有有效降温措施的主张,故最终法院判决驳回了李先生关于“高温津贴”的诉讼请求。

■司法观察

高温津贴为何难解“暑”

据北京一中院法官介绍,近3年来,在诉请中提到“高温津贴”,并获得法院支持的屈指可数。仅就北京一中院统计的数据来看,在近3年来该院受理的26件涉及高温津贴的劳动争议案件中,劳动者最终获得支持的案件仅有9件,占比34.6%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看似能够解暑的“高温津贴”,在诉讼中成为劳动者的软肋呢?北京一中院法官指出,实践中的案件情况其实非常复杂,影响法官认定的具体证据也会视具体情况来判断,但分析这类案件胜诉率低的原因,主要还是以下两点:

一方面,尽管公众对高温津贴具有很高的关注度,但劳动者极少单独就高温津贴的支付提起诉讼。相比于加班工资、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等传统劳动争议诉求,高温津贴数额小、劳动者维权成本高,故当事人多在解除劳动合同时一并提出。所以,实际上采取维权手段的劳动者数量极其有限。

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劳动者承担的举证责任差异较大,导致该项诉求得到支持的整体比例较低。高温津贴的发放人群针对的是室外露天作业人员和在33℃(含33℃)以上室内工作场所作业的人员。如果是在室外工作,劳动者只需证明自己从事的是露天作业即完成举证义务;而对于室内工作场所作业的人员来说,因室内温度测量复杂,不同区域温差大,要举证其工作环境温度达到高温津贴要求的标准并非易事。

■相关链接

根据2012年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卫生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联合颁布的《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规定:“地市级以上气象主管部门所属气象站,向公众发布的日最高气温35℃以上的天气都算高温天气。如果企业安排劳动者在35℃以上高温天气从事室外露天作业,以及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将工作场所温度降低到33℃以下的,都应当向劳动者发放高温津贴。”而对于发放标准,各地的具体做法不同。2015年已有多个省份公布了高温津贴,有的省份是按月补贴,有的则是按高温工作日补贴。按月补贴的最高可达到每月160元;按日补贴的有的省份,40℃以上高温工作人员最多可领每天20元的津贴。

■法官建议

    高温津贴如何能

    解劳动者之“暑”

    那么,如何让“高温津贴”这样一个自上而下积极推动的规定真正落实为劳动者们的“实惠”呢?法官认为,至少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去解决:

    首先,高温津贴发放的条件、对象和标准应该进一步向劳动者示明。2012年出台的《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制定了高温津贴的发放依据,但仍有许多劳动者并不清楚自己是否符合领取高温补贴的条件。

    因此,可以通过多种平台对高温津贴相关事宜进行专门介绍,尤其是各地的具体标准更应该通过公众所能快速了解到的比如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进行专门介绍,并在公共服务平台设立高温津贴咨询热线,以便劳动者能够准确了解自己是否符合条件。

    另外,各地相关部门还应不断完善高温津贴发放标准的动态调整机制。由于各地情况差异,全国难以设定统一的高温津贴发放标准,而事实上,不同省市也应根据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职工平均工资、消费物价指数等因素适时进行确定和调整。

    据了解,北京市自2007年首次设定高温津贴标准之后,于2010年和2014年两次上调高温津贴最低标准,但仍然存在一定的政策调整滞后的情况。在具体制定标准时,建议借鉴其他地区的有益做法,并参照上年度全市职工月平均工资等因素不断完善。

    在制度完备之后,还应建立部门联动机制,完善监督和救济渠道。在这方面可以尝试联合人社部门、安全监察部门和工会等在暑期来临期间对用人单位遵守劳动用工和社会保险法律法规的情况进行专项执法检查,针对用人单位遵守高温津贴规定的情况进行抽查。用人单位存在克扣高温津贴情形的,劳动者可向劳动监察大队举报,监察部门应及时调查核实,并责令用人单位补发。情况严重的,可在法律限度内进行适当处罚。

最后,如果进入诉讼阶段,作为法官还应该合理分配举证责任,切实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北京一中院法官认为,对于建筑工人、快递员、室外环卫工人等在露天环境工作的劳动者,应明确保障其获得高温津贴的权利。对于主张其工作环境室温超过33℃的劳动者,可根据其实际工作环境,并参考同类型岗位来确定其是否符合高温津贴的发放条件,必要时可要求用人单位提交证据,证明其采取了必要措施控制工作场所的温度。相信在制度完善,救济措施完备的条件下,高温津贴定能真正成为劳动者们的解暑利器。

曾巧艺 张晓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