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男子疑遇酒托 称与女网友一顿饭花2500多元

更新时间:2014-05-19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2014年05月19日03:39  北京青年报

      近日,孙先生通过一款社交软件会见网友,被带至双井东柏街一处街边店内消费,一份果盘、四碟干果花销超过2500元。付完钱的孙先生感觉被骗,于是向警方报警。事后再去该店,孙先生发现店铺已经空无一人。三天后,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这家店铺,发现店铺又开始营业。一名年轻男子从店内走出,表情尴尬。北青报记者上前询问,对方透露刚刚“消费”了数千元。一位自称店铺“房东”的人表示,店内商家是以日租的形式租下店铺经营酒吧。双井派出所的民警表示,目前正在观察这个店,此前工商已经不让该店经营。

      如今,网友已经将孙先生“拉黑”,留下的电话不能打通,孙先生怀疑自己遇到的人是“托”。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借助一些网络社交软件,这些“托”依然在不断谋取利益。

      事件

      网友见面一顿饭花掉2500多元

      5月11日,孙先生通过一款社交软件认识了一位异性网友,网友自称姓王。两人聊得较为投机,随后相约见面。

见面后,王女士提出找个地方坐一坐。于是,孙先生跟随其来到双井东柏街一处街边店。“进去坐下她就点了东西,一盘东西就近900元。”在店里,两人先后点了一份水果拼盘、四碟干果,还有一份用透明容器装着的酒。结账时算下来,孙先生消费2535元。孙先生觉得这些食品价格太贵,询问对方,但对方表示必须先付钱。无奈之下,孙先生付了钱离开店铺。王女士则随后借口离开。随后,孙先生向双井派出所报警。感觉被骗的孙先生当天下午6点多再度返回店铺,发现店铺内已空无一人。

“他们开着门,我下午过来坐过的桌子还没有收拾,吧台放着一些空瓶子。”孙先生试图找到菜单或者营业执照,但什么也没能发现。

      探访

      涉嫌有“酒托”店铺再度营业

      三日后,北青报记者来到孙先生反映的高价消费店铺。店铺位于东柏街北侧,店门对街开放,招牌上印有“某某养元食品”。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店内有三四名年轻人,摆放有几张桌椅。随后,一男一女从店内走出。两人相伴行走十余米后分开,男子走向店铺对面街道,女子则走进一家小吃店,与另一名女子会合。

      北青报记者上前询问男子是否在店内消费,该男子表情尴尬地点头,表示消费了“几千元”,但并不愿透露具体消费金额。

店铺的玻璃墙上贴着一张房屋出租的启事。北青报记者拨打电话,一位自称姓张的女士表示自己是商铺的“房东”,商铺将要出租,每月租金35000元。“现在租给几个人开酒吧,每天租金是1500元,租金当天就要交。”张女士表示,虽然店铺外面挂着“某某养元食品”的招牌,但这家公司早已搬走。

      北青报记者向东柏街所在的双井派出所报警。警方表示,目前正在观察该店铺。此前工商部门已经不让该店营业。“问题肯定有,就是酒托。”民警表示,店铺有问题,经营的人有可能系“酒托”。

      内幕

      酒托背后的一条利益链

      孙先生遭遇的高消费,背后涉及酒托。北青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一套完整的“酒托”流程,涉及“键盘手”、“传号手”、“托女”和“上家”等环节。通过这个流程,在“酒托”的行业里,俨然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紧密的利益链条。键盘手利用网络和社交工具,将很多不知情“期待着艳遇的男子”视为猎物,引入环环相扣的流程内,骗至“上家”的店内进行高额消费。一旦“猎物”顺利到“上家”店内消费后,这一流程内的“键盘手”“传号手”“托女”都会得到猎物消费金额的一定提成。在天涯社区,一位自称做过“键盘手”的网友写出了他的经历。在其自述的文章中,“键盘手”负责在网络寻找目标,一般为男性。通常手段是利用社交软件注册多个女性账号,与猎物聊天,时机成熟后将猎物约出。“传号手”把“键盘手”提供的猎物信息以及编造的“女人”信息、约定的时间地点传给下一方“托女”。一般是由某个“键盘手”兼顾。“托女”则是接到“传号手”所传的猎物信息,最后与猎物见面,将猎物带去“上家”店内消费的女性。“上家”一般为酒吧、咖啡馆等店铺的老板,利用“键盘手”带来的猎物到其店内消费。之后,给“键盘手”“托女”等相应的提成。

      调查

      网上有键盘手、托女招聘广告

      北青报记者看到,在百度贴吧、百度知道、赶集网等网络社区能轻易发现招聘“键盘手”、“托女”的帖子。往往一位自称“键盘手”的要找“上家”的信息,会引来几十条回复,要求其来到自己店内,根据留言显示,这些“上家”来自全国各地。此外,大量的“上家”发布招聘“键盘手”和“托女”信息。这些信息中都留有“上家”的联系方式。

      北青报记者以应聘“键盘手”的理由,联系了一名自称在北京的“上家”。他询问了记者做过这行多久,是“散键”还是“机房”,北青报记者表示自己刚开始做,还不太懂。他解释,“散键”就是一个人一个账号单独做,“机房”是在一个房间里很多台电脑,每个人多个账号,同时与猎物聊天。

      该上家自称,他的店位于朝阳区劲松附近,是一家酒吧。他表示,只需要做的是与男性聊天,不论身份与年龄,最后能成功将其约出就行,“我自己手里有女孩,其他的你就不用操心了。”他告诫北青报记者,“但是一定不要约记者和警察。”

      “键盘手”提成高 “托女”挣得多

      这名自称经营酒吧的“上家”表示,当“键盘手”约上一个人后,需要把聊天对象的身份信息记下,然后全部告诉他的“托”。最后由 他手里的“托”去跟聊天的男性见面,并带到店里消费。“你放心,我这里的工资都是日结。你一天完成一单,我立马在当晚12点之前给你转账。”对于完成一单会得到多少提成时,上家表示,“一单给你35个点,比如说你提供的人,消费了1000元,你就可以得到350元。”

      而“托女”提成,他表示,“我们这里女孩只有15个点。女孩挣钱和键盘不一样,女孩挣的是带了多少单、花了多少钱。比如说今天有10000元,她就有1500元。女孩虽然提成少,但是她接的是所有‘键盘手’的活儿,所以女孩挣得比‘键盘手’多。可能你一天发10个号,一单也没有,人家接一单就挣钱,何况还是所有的‘键盘手’的活儿都接呢?”

      花费无封顶最大单六七万元

      北青报记者问及一个月能挣多少时,招聘者称,收入不一定,依据带了多少单。他介绍,他店里一个键盘手,拿得多的一天能拿到1000多元,但是这个键盘手早上9点就起来开始聊,聊到晚上12点左右。“他可能有钱,他可能没钱,他可能没钱借钱给你花,他可能有钱不给你花,这不一定的事,没啥平均。但是肯定比平常地方贵啊,不然怎么叫黑吧呢。”这名招聘者表示,来到店里的消费情况因人而定,但肯定高于平常消费。据该招聘者介绍,他的店里曾产生过的最大单,有六七万。他说,正常点单头一单是500多元。女孩继续聊,如果能加酒的话,就是加680元或者1080元的酒,这是第二单。如果这瓶酒喝完,猎物还有钱,也愿意花,就加1888元或者2888元的酒。如果人特别好的话,就喷香槟,1280元一瓶,两个人“噌、噌”就没有了,不到20秒,最多的时候有次喷了20箱。“但是如果一上来就给他整个大的2888元的,就可能把他吓跑了。”

   “酒托”利益链条

键盘手:负责在网络寻找目标,一般为男性。利用社交软件注册多个女性账号,与猎物聊天,时机成熟后将猎物约出。

传号手:把“键盘手”提供的猎物信息以及编造的“女人”信息、约定的时间地点传给下一方“托女”。一般是由某个“键盘手”兼顾。

托女:接到“传号手”所传的猎物信息,最后与猎物见面,将猎物带去“上家”店内消费的女性。

上家:一般为酒吧、咖啡馆等店铺的老板,利用“键盘手”带来的猎物到其店内消费。之后,给“键盘手”“托女”等相应的提成。

一套完整的“酒托”流程,涉及“键盘手”、“传号手”、“托女”和“上家”等环节。

      律师说法

      如果金额巨大 “酒托”可被控诈骗罪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北京市公安局关于八种侵犯财产犯罪数额认定标准的通知中规定,诈骗罪,数额较大为三千元以上;数额巨大为五万元以上;数额特别巨大为二十万元以上。

      北京京华律师事务所的康凯律师表示,如果涉及的金额巨大,酒托和酒吧经营者的行为,已经构成诈骗罪。此前北京已经有过类似判刑的案例。但康凯也表示,单个的消费者,涉及的金额可能达不到构成犯罪的标准。“如果不把消费者归集起来,酒托和经营者的行为很难被认定构成犯罪。”康凯说,加上有些消费者事后并不会选择报案,认为吃点亏就算了,这样取证也很难。

文/本报记者 罗京运 实习记者 赵吉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