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中学校长涉嫌强奸女生续:当事者称以为其是好人

更新时间:2013-12-16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新闻摘自 2011年05月13日 人民网
当事女
 
    陕西省安康市石泉县第三初级中学的校长李怀松涉嫌强奸在校女学生的案件已经在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关注和愤慨,并为当地的教育业带来了非常恶劣的影响。那么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这个被当地人称为“李坏怂”的校长现在是什么状况?受害的女学生现在又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境地?记者再次走访石泉县,并采访到了被害的女学生张晓(化名)。
 
  张晓今年五月份满十五岁,是石泉县第三初级中学初三的在校学生。因为母亲和父亲早年都在山西打工,她和出生在山西省的农村,在她五岁的时候,父亲去世。2005年母亲改嫁到了石泉县,随后到2009年张晓上初二的时候,从山西转学到了石泉三中。
 
  记者联系到张晓的时候是今年5月7日的晚上,她说她在距县城几十里以外的亲戚家住,因为是在山区,已经没有车了,记者驱车前往约定的地方,半个多小时后看见一个女孩沿着村里的路一个人走下来。当时是晚上九点多,在山区已经算是很晚了,路上没有一个人,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记者招呼了一下,确认了她就是张晓。
 
  上了车以后,司机问她:“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走山路不害怕吗?我都不敢一个人走。”女孩淡淡笑了一下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
 
  开始以为他是个好人
 
  张晓说第一次和李怀松有接触是2009年刚转学来不久,她有一次在体育课上因为身体不舒服晕倒。一直到下了晚自习,才在同学的陪同下请假去校外的医院看病。“当时是在大街上碰见的,他开着车问我们是不是三中的学生。我们说是,就把我们送到了医院门口。”然后李怀松就离开了。所以她当时觉得这个校长很热心,也很随和。
 
  张晓是家里超生的孩子,所以一直没有办法上户口也没有办法办学籍,“要不是一直以来我学习还不错,是没有办法上学到现在的。”而到了初二第一学期快结束的时候,老师通知说下学期没有户口的就不能报名了。所以张晓到了第二学期开学没有去学校继续上课。“后来是学校老师打电话说先回来上课吧,户口的事情再想办法。”
 
  2011年3月份,家里的一个叔叔联系了张晓老家的派出所给她办户口,但是需要学校开具“学籍证明”,叔叔当时在他班主任的办公室,张晓一个人去找当时的校长李怀松开学籍证明,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张晓正式的认识了李怀松,当时看见李怀松在上网聊天,就问他要了QQ号。但是张晓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当时在她心里还可以用“随和”“热心”“受人尊敬”来形容的人,后来会成为她的噩梦。
 
  李怀松:来我家玩儿 我教你做菜
 
  “有时候会上网搭话,也就是问问‘在啊’之类的。”张晓说,加QQ以后有时候上网会碰见,也就是简单的打个招呼,随意的聊聊天,没什么特别的,李怀松知道自己身体不好,最多也就是提醒自己“要多注意身体”、“多锻炼”之类的话。
 
  2011年的3月25日是周五,张晓说,那天李怀松突然问她会不会做家务之类的,并说周末有时间的话可以教她做菜。张晓当时只根据之前和李怀松的联系,对他印象很好,自己又从小就没有了父亲,缺少家人的关爱,所以把他当做亲人看待。当时也没有多想什么。
 
  3月26日的时候,张晓说她早上有考试,早上考完之后在回家的路上就用手机上了QQ,看见李怀松在线就打了个招呼,随后李怀松问她,你下午没有事儿吧?可以来我家玩儿,我教你做菜。张晓当时没有太在意,回到家之后突然收到了李怀松的短信:你可以过来了。
 
  张晓当时对李怀松已经很信任了,从小没有父亲的她对于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的是没有抵抗力的,而且张晓说:“我当时想着我一个朋友很早就不上学了,但是现在想要毕业证,我想可以直接问问校长应该怎么办。”
 
  到李怀松家里的时候是下午两三点左右,张晓说,进门的时候他正在修理电视机,自己看着家里很乱就习惯性的收拾起了屋子,李修理好电视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也没有跟张晓说话。过了一会儿,李怀松说有事,就先出去了。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是5点左右了,这期间,张晓就一直留在屋子里。
 
  “你现在回去怎么跟家人交代?”
 
  等李怀松回来的时候,就说要留张晓吃饭。之后便开始在厨房里面忙活起来,没有提任何说要教做菜的事情,张晓就在一边给帮帮忙,打个下手。张晓说,等饭菜上桌,吃饭的时候李怀松也不怎么说话,所以让她觉得不自在,有点别扭,但是这种感觉还是让她觉得有种家的温馨。
 
  吃完饭李怀松说待会儿送张晓回家,张晓收拾碗筷的时候,李就进了书房,上网玩游戏。张晓说她要回家的时候,李怀松说还不晚,等会儿开车送她。九点多,当张晓再次要求回家的时候,李怀松说等打完这局就送。就这样一直磨到了十点多。
 
  张晓说,当她要求回家的时候,李怀松问她:“你现在回去怎么跟家人交代?”张晓突然想起来自己出门没带钥匙,姑姑又可能去了汉中,所以没有办法回家。“你在我这儿休息,我出去。”然后李怀松就开始洗漱,张晓就一个人坐在客厅玩手机,过了一会儿李给她端来了洗脚水,然后就坐在张晓旁边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要走的意思,张晓心理想,不是说要出去?这时李怀松说让她睡在卧室,“不用了,不用了。”张晓拒绝,想着自己睡在客厅就行了,不能反客为主。但是李怀松却推着她进了卧室。
 
  “我还是个孩子”
 
  李怀松把张晓往卧室推得时候,张晓说自己后,直接按着坐在了床上。张晓起身想往外走,李怀松一把就从背后抱住了她。
 
  张晓说:“我当时听着他急促沉重的呼吸声就已经意识到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一边挣扎一边跟他说我知道他一个人会寂寞,会需要人陪,但是不应该是自己的学生。”可是这个时候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用了,张晓说当时她就被吓傻了,只想着逃走,但是李怀松抱起张晓,直接扔在床上,随后就撕下了张晓的衣服。“我当时一直跟他说,我还是个孩子,我还是个孩子”。
 
  那天晚上李怀松跟张晓发生了四次关系,一整夜张晓有两次都想趁着李怀松睡着要逃跑,可是稍微一有动静李怀松就会醒来。“那天晚上我哭了一夜,只觉得疼,很恐惧。那个时候如果有把刀,我真想杀了他。”当张晓用非常淡然的语气说着这一切的时候,记者只觉得,眼前这个不到十五岁的小姑娘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成熟。
 
  “他还算是个人吗”
 
  天快亮的时候,李怀松对张晓说,不要哭了,只要你不说出去,以后你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帮忙。
 
  早上8、9点左右,李怀松从家里出去,把张晓一个人锁在了屋里,张晓的电话没电了,没有办法很外界取得联系。“因为从小在农村长大,所以传统的观念就是这种事情说出去不好。”11点多,李怀松回到了家里,这时张晓要求要回家,说同学约好了今天一起春游,李怀松说你现在去他们都已经走了。张晓坚持要离开,李也就没有再做阻拦。
 
  “回家的路上我就买了安眠药,可是我想了很久还是不想就这么结束自己的生命,我想努力学习,总有一天报复他,让他付出代价。”
 
  张晓说她开始拼命地学习,每天几乎都不怎么吃饭,期间李怀松还对张晓四次要求去他家,最后一次是四月六号。但是张晓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加上过于用工的学习,身体终于吃不消。“4月7日,我请假回姑姑家,然后就昏倒了。”
 
  记者问她,为什么不拒绝呢?张晓说,因为我是一个很爱学习的人,我很怕因为没有户口而不能继续上学,我怕说出来会不能继续上学了。
 
  回忆完这一切,记者问她,那现在你觉得李怀松是个什么样的人?张晓说:“他还算是个人吗?!”
 
  你就说你是在昏倒的时候被人“那个”了
 
  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做了很多检查也没有查出为什么昏倒的原因,只说是可能因为精神压力过大,过度疲劳导致的昏迷。
 
  4月19日,张晓说她回到学校等班主任的时候,就觉得有身体有点不舒服,有点类似于妊娠反应。这点一开始张晓也只是怀疑,随后给李怀松发了短信说:我可能怀孕了。“李怀松就说让我把孩子拿掉,还给我发短信,就让我说是我在昏倒的时候被人迷奸了。”
 
  4月23日张晓去医院检查,医生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说可能怀孕了。张晓并没有打算把件事告诉别人,她心里想,孩子就是证据。可是就在当天从医院出来的路上,张晓的肚子突然一阵剧痛,就找个公厕进去。“排出来血块,我冒了很多汗,把腿都抓破了。”
 
  随后经过老师的帮助,把这件事向上级部门汇报,4月28日,李怀松涉嫌强奸的恶劣影响被免职。5月5日,县教育局受县纪委委托,在三中进行了全体党员大会,一致通过开除李怀松党籍。
 
  妹妹总是做恶梦
 
  记者联系到了知道这件事以后,专门从打工地山西赶回来的张晓的哥哥,哥哥说,是一个月之前知道妹妹身体不太好,所以专门带她去西安检查,在那里待了7、8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妹妹总是做恶梦喊“走开,走开。”
 
  “当时也没有想什么,不会想到会发生不好的事情,问她的时候她也只是说梦见掉进水里了。”
 
  后来哥哥就回到了山西继续工作,再次听到妹妹事情的时候,是听表妹打电话来说,教育局的人把妹妹和母亲带走了。“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她才告诉我说妹妹被人欺负了。”原来怎么都不敢想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就此事,记者两次联系李怀松无果,张晓的哥哥说,他们继续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这件事情。(记者 张基军 特邀记者 杨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