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成都老太7年参加23次听证会 回应质疑称不是托

更新时间:2013-12-16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新闻摘自2011年07月19日 新京报、新浪网
胡丽天 64岁,成都量具集团退休工人,四川第一师范毕业,曾做教师25年,2001年退休,从2003年开始,报名参加全国、四川省和成都市各类听证会23场,人称“听证专业户”。
    7月14日,网民爆料称,成都老太胡丽天多年来19次被抽中为听证代表,而且先后支持过多种涨价。胡丽天因此被质疑为政府安排在听证会上的“托儿”。昨日,胡丽天整理出详细的参加听证的材料,证明自己不是“托儿”。
  胡丽天介绍,7年来她报名了全国、四川省和成都市的40多场听证会,被选上23次。23次中她表示同意的有13次。还有5次胡丽天只被选为旁听代表,无权发言。剩下的5次,她分别提出了反对意见或改进意见。
  胡丽天说,她不是政府的“托儿”,每次都是自愿报名被随机抽签选出,有两次她亲自在抽签现场,见证其他代表被抽出的过程。
  此前,网上有人称,胡丽天的名言是:“人活着,就是占用、消耗资源,所以政府收任何费都有理。”
  昨日,胡丽天说,她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
  她表示,对网络质疑感到委屈,但是将继续报名参加听证会。因为听证会是“民主进程助推器”。
  ■ 对话
  “中签率高,因为报名者少”
  胡丽天称频频参与听证是因有话要说,即使力量不大,但比政府闭门造车好
  64岁的胡丽天是一位爱美的老太太,记者拿起相机拍照,她立即从随身小挎包里掏出一面小镜子照照,再掏出一个塑料梳子,把头发梳理整齐。
  对网上铺天盖地的骂声,她说,“我不怕”。她认为,若自己受点委屈,而能引起社会对听证的关注,也是好事。
  谈“频频听证”
  “我好辩论,且说得好”
  新京报:作为普通市民,什么契机让你开始参加听证会?
  胡丽天:2003年有一天我看报纸,说成都要搞公交月票听证。我那时不懂什么叫听证会,以为是去提意见。我不会骑自行车,出门全靠公交。所以我就想去给公交提提意见。
  但第一次报名,我落选了。
  新京报:那次没有打击你的积极性?
  胡丽天:2004年,报纸又公告杜甫草堂和武侯祠门票涨价搞听证,我对杜甫大诗人的草堂该不该涨价提不出意见,就没有报名。但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要我去参加听证会。我说你们搞错了吧,我没有报名。
  他们说我2003年那次报名落选了,但是他们登记在了“人才库”,这次专门邀请我。我就去了。
  新京报:你曾说过,你就是为听证会而生的。
  胡丽天:我喜欢辩论,喜欢讨论。而且我说得好。
  新京报:参加听证会有报酬吗,吸引你的是什么?
  胡丽天:没有报酬,我们算是志愿者。报名要去拿文件,还要实地调研,很繁琐。有的听证会连工作餐也没有。开完后我们就灰溜溜地走了,很累很饿。意见还不一定被政府采纳。
  新京报:去北京参加听证会是自费的?
  胡丽天:来回机票、打车、住宿我一共花了3000元。是我三个月的退休金。
  新京报:花这么多钱,还是无权发言的旁听代表,觉得值吗?
  胡丽天:省市级的听证会我都参加了,我想看看全国的听证会是什么样。而且可以提高我的层次,别人一说,她参加过国家会议,多有地位(笑)。这比花3000块旅游有意义多了。
  谈“中签率高”
  “主要是报名太少”
  新京报:你是逢会都要报名参加?
  胡丽天:不懂的就不报名。比如去年四川和成都市有14场听证会。有一场讲“三结合”的听证,我不懂。剩下13场我报名了,抽中7次。
  还有垃圾听证,殡葬听证,我觉得有点肮脏,也不去。
  新京报:你被选上次数这么多,原因是什么?
  胡丽天:主要是报名的人太少。比如成都高污染车限行,要8个市民代表,只有9个人报名。
  新京报:会不会因为你比较好说话,有关部门刻意把你选上?
  胡丽天:我想可能他们心中乐意选我。因为我愿意调查,意见中肯。但我想他们没办法。因为每次都是要抽签的。
  机动车占道收费那次,我在现场监督抽签,正好抽到我。但自来水涨价听证那次,我是现场监督代表,还有公证处。结果没抽到我。很郁闷。
  新京报:有观点认为,一个知识分子应该多提反对意见,多批评,才更能促进社会进步。你觉得表示赞同更有价值,还是提反对意见对社会更有价值?
  胡丽天:这要看什么事情。我觉得批评反对很有价值。但是也要善于表达支持和鼓励,多提建议。
  谈“逢涨必夸”
  “上帝也应通情达理”
  新京报:比如杜甫草堂门票涨价,当时你同意涨价。但是现在很多人们景区票价太高有意见。后悔当时同意吗?
  胡丽天:当时申请方列出北京上海等地的门票,都是近百元。成都这两大景点只有30元,太低。我就同意了。
  新京报:现在物价高涨,人们都愿意价格越低越好,你为什么不反对涨价?
  胡丽天:听证会当时就在武侯祠里面开。我那时退休金500多块。我跟他们说,如果不是你们邀请,这地方我进不起。但是他们给我们算了成本,他们也要发展,要维护文物,我觉得有道理。
  新京报:那比如数字电视收费。这些垄断企业,人们觉得应该尽量少收钱。听证会上你们代表了很多人,更应该反对涨价?
  胡丽天:当时也有代表反对,认为这类垄断企业是一本万利。但是他们是靠技术吃饭,那次涨价20元,但可以接两台电视机,也合理。
  消费者是上帝,但是上帝也应该通情达理。
  新京报:假如现在要求杜甫草堂和武侯祠门票降价,你同意吗?
  胡丽天:同意。
  新京报:你对社会有批评意见吗?
  胡丽天:比如,成都太堵;比如,社会分配不公,我都要批评。我同学教师退休后,现在每月退休金4000块。我因为调到企业工作一段时间,以前的教师身份不认了。现在每月只有1000块。这两年我为这事一直到教育局讨说法。
  新京报:参加听证会这么多,你对听证制度有什么意见?
  胡丽天:听证会前应加大宣传,让更多人知道。结束后,应及时把结果转达给听证代表。
  我参加这么多听证会,只有去年高污染车限行听证后,环保局给我寄信告知结果。其他听证我们参加后就没音讯了。
  谈“听证意义”
  “国家兴亡,匹女有责”
  新京报:怎么看网上对你们“四大金刚”的关注?
  胡丽天:我们四个人都是有奉献精神,有社会责任感。张见远也很热心,被恶炒后,不愿意露面。但我还得站出来澄清。希望社会理解我们,也希望更多人参加听证会。
  新京报:怎么看待那些激烈批评?
  胡丽天: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新京报:一些人觉得听证会都是安排好的,走过场,没意义。
  胡丽天:也不是。比如成都限车的听证会。我同意,但是其他大部分代表都激烈反对,最后没有通过。
  新京报:你相信听证会吗?听证意义何在?
  胡丽天:我相信。虽然不一定有多大力量。但总比几个官员坐办公室闭门造车好。起码我要他们知道那不是全票通过。
  新京报:今后会继续参加?
  胡丽天:国家兴旺发达,匹女有责。我有很多话想说,有意见想表达,但我不是人大代表,不是政协委员。听证会就是我的机会。有些人喜欢打球,有些人喜欢选秀。我凭什么不能喜欢参加听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