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教师收百万与学生家长签升学协议 无法兑现跳楼

更新时间:2013-12-16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新闻摘自 2011年08月25日 新快报、新浪网
昨日上午,西乡中学门口聚集着许多家长和学生。戴晓晓摄
  事发深圳宝安一中学,有关部门已介入处理
  ■新快报记者 戴晓晓 实习生 郑雁虹
  一位从业八年的初三语文优秀教师,与学生家长签订直升高中的“升学协议”52份,共收取现金118万元。但在学生报到时,涉事学校却不承认此协议有效。而当事老师承诺将款项退还给学生家长,随后离开学校声称去取钱,不久传来其在住处跳楼身亡的消息。前日,这起惨案发生在深圳宝安区,截至记者发稿时,被骗学生家长仍在与学校沟通录取事宜。
  封个红包能直升高中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深圳宝安西乡中学,看到学校门口的大榕树下,聚集着约50位家长和20多位学生,“当时我和老师见过面,他说百分之百有学位。”一位学生家长满头大汗地告诉记者。他们提到的老师是宝安西乡中学的在编教师吴勇治,任该校初三6班的班主任,同时负责教授初三6班和9班的语文科目。
  一位乌同学告诉记者,他是这次“学位买卖”受害者之一。据他介绍,在5月份考完二模后的一个晚修时间,吴勇治把他叫到办公室,“老师说,现在你的几个好朋友能考得上高中,问我想不想读。我说有的话当然好。他说有‘保优名额’,让我拿8000元,装进两个信封,其中一个给主任。”乌同学跟父母商量后,就在当天下午把钱给了吴老师。一周后,吴老师交给乌同学一份“直升协议书”。
  签52份协议收118万
  吴勇治提到的“保优名额”,是该校给予初中毕业班优等生的直升名额,获得保优的学生同样需要参加中考,但无论考分如何,都可以升入该校高中部。记者获悉,宝安西乡中学是一所老牌名校,始建于1969年,由于该校师资强,其每年约1000个高中学位在宝安区可谓“一位难求”。因此,对很多成绩不佳的学生来说,吴勇治的“保优名额”充满诱惑。加之他是宝安本地人,在学校人缘不错,取得了很多家长的信任,不少家长和学生还成了介绍人,给吴勇治介绍亲戚和朋友。
  记者从校方了解到,4月起,吴勇治先后签订“直升协议书”52份,其中西乡中学学生40人,宝安其他中学学生12人,每份合同“要价”大多在2万元至7万元不等,共收取现金118万元,其通知学生于今年8月23日到西乡中学报到。
  无法升学被骗家长不满
  就在学生过完暑假,准备“直升”高中时,事情却出现了变数。交了钱的家长,都被告知很快能到学校确认学位信息。但是当吴老师与家长约定的时间来到后,去学校确认学位却一再延后,“前后差不多更改了四五次”。黄女士告诉记者,本月22日上午,吴老师发短信通知她,23日下午3时30分到学校确认学位,但到了22日晚上7时,黄女士却收到吴老师发来一条信息:阿姨不好意思,我刚接到上头的电话,说整件事搞垮了,全部没得读。“我说怎么办啊,我介绍了这么多人,怎么还钱给人家?他说,款项我退给你。”
  8月23日,一些没接到通知的学生和家长如约前来学校报到,但校方并不承认他们所出示的“直升协议书”,家长发现被骗了。
  此时,吴勇治和父母出现在校门口。据当天在现场的家长回忆,吴勇治表示会将钱退给家长,并当场拿出10万元现金,将其中的8万元塞给了几位家长。但很多家长依然不满,“我们不要钱,现在离开学已经很近了,只想要学位!”不少家长齐声表态。“他的父亲一度跪在我们面前,请我们原谅他。”一位家长说,老俩口当场老泪纵横。
  老师称去取款跳楼身亡
营销策划 品牌策划 品牌营销 营销顾问 策划公司 营销策划公司
  面对50多位家长的逼问,吴勇治把装钱的袋子塞给母亲,表示取的钱不够,要去银行取钱,并离开了学校。不曾想,这是他们母子相见的最后一面。约20分钟后,吴勇治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随后双方就失去了联系。宝安西乡中学校长孔繁成告诉记者,23日上午11时左右,吴母对校领导说,“儿子不争气,他可能是不想活了。”校方随即报警。8月23日中午12时左右,派出所给学校来电,表示当天上午10时40分左右,在宝城9区白金公寓大厦有一年轻男子跳楼,根据留下的物品初步确认其是吴勇治。警方在调查现场后,初步排除他杀可能,称系跳楼自杀。得知此消息,尚在学校等儿子回来的吴母当场瘫倒在地。孔繁成告诉记者,据校方了解,白金公寓大厦内可能有吴勇治的一处房产。
  疑问
  1.骗局为吴老师一人所为?
  “我也是昨天刚知道这件事!”宝安西乡中学校长孔繁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此事校方完全不知情,直到昨日家长来到学校,学校才开始了解事情经过。但记者现场采访不少家长表示,他们大多是在吴老师办公室签协议并交现金的,而当时也有其他老师在场。“那么多学生,学校其他老师一点都不知道?”家长们对此表示质疑。
  2.首次行骗还是早已发生?
  这么多家长,为何同时上当?凭一纸协议书,家长为何如此淡定?昨日记者采访时,有家长反映,这种买卖学位的风气由来已久,往年都有经过学位买卖而顺利在西乡中学读书的学生。“吴老师说往年也是这样操作的。”一位家长告诉记者,这个说法也获得该校多名学生的证实。
  随后,新快报记者在一名学生提供的微博上看到,该校一位高中生在微博上直言,自己就是经过学位买卖而顺利读书的。“对,我就是治哥(吴勇治老师)教出来的,保证书也是他亲手给我的……帮你搞还不是为你们好,搞不到他能怎么样?”
  3.吴勇治为何选择自杀?
  据许多学生和家长反映,吴勇治老师是一个经验丰富、教学质量不错的老师。西乡中学初三6班的刘同学告诉记者,学生平时都很喜欢跟吴勇治老师交流,吴老师的性格不错。“吴老师在我们心目中很伟大,语文教得很好。”一名初三学生告诉记者。
  孔繁成也向记者表示,吴勇治老师教学质量优秀,作为一个公立学校的在编老师,他的年薪超过10万元,在本地购置有房产。吴勇治可以通过房产拍卖来偿还骗款,他的跳楼动机也存在疑问。(报料人:万先生奖金200元)
  通报
  通过红包送的钱难追回
  昨日下午,记者赶赴宝安区教育局,该局一位值班人员拒绝帮助联系相关负责领导,只要求记者留下联系方式。傍晚6时左右,记者接到宝安西乡中学老师谢志辉发来的邮件,稿件名为《“8·23”事件新闻通稿(区教育局)》。通稿中写道,区教育局在接到此事件报告后,高度重视,要求学校协助学生做好升学工作,对于已经被其他学校录取的学生,协助做好升学后续工作,对于没有被高中录取的学生,区教育局也将根据学生考试分数,上报市招办后,妥善处理这些学生的升学入读工作。通稿最后表示,从这件事来看,在招生过程中,的确存在宣传不到位的现象,这个教训是深刻的,我们将加强校内师德师风建设,严格招生纪律,坚决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
  而宝安西乡中学校长孔繁成告诉记者,学校已请律师介入处理此事,对于通过转账方式将费用交给吴勇治的,可以以汇款单作为法律依据,而对于将现金以“包红包”的方式送给吴勇治的,则退款项存在一定困难。
  记者随即采访了几位“购买学位”的同学,他们表示,何去何从,他们自己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