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青年跳楼自杀身亡 曾连续加班留遗书称压力大

更新时间:2013-12-16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新闻摘自 2012年2月20日 重庆晨报、新浪网

昨日,歇台子,小斌的妻子(蓝衣)悲伤不已。

昨日,歇台子,小斌的妻子(蓝衣)悲伤不已。

  主编 胡伟文  责编 黎伟  见习图编 尹晶  美编 耿士明  责校 谢君秀

  昨日中午12时25分,歇台子同好酒店9楼,17号房门留了一丝缝,从那条不大的门缝里,传来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声。“小斌,小斌,我的小斌,你回来啊!妈妈求你,求你活过来!”50岁的谢树萍趴在白色床单上,双手死死抱着枕头,挣扎着大声呼喊着儿子的名字。床边倒着、靠着的还有5位泪流满面的亲人。

  29岁的小斌再不能叫谢树萍一声“妈妈”,也不能对着李小芳喊一声“老婆”。本月15日下午1点左右,小斌从歇台子南方星空楼上跳下,当场死亡。

  经调查,警方判定这是一场自杀。因为在小斌的口袋里,民警发现了一封遗书,里面提到“压力太大,已经七天七夜没有睡觉了”;在小斌的电脑里,有一封已经写好的《辞职报告及辞职的原因》;QQ聊天记录也有“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事,连续加班”等内容。

  连续失眠七天后,他给家人留下悲伤

  他来自四川德阳,在重庆一公司打工;是家里的顶梁柱,留下年迈的父母和3岁的女儿

  29岁的小斌曾在深圳总公司工作,两年前被调到重庆分公司。按理说,对行业应该比较熟悉,怎么会突然想不开?而且他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年幼的孩子,如果真是工作原因,这期间他到底面临过哪些压力?近日,重庆晨报记者走访了小斌的亲人以及生前的同事和领导。

  德阳的亲人接到噩耗

  “15日下午3点左右,姐姐打电话给我,说姐夫在重庆出了点事。”26岁的李小华挎着黑色皮包,里面装了所有姐夫留下来的材料,包括遗书复印件。

  李小华告诉重庆晨报记者,姐姐李小芳因为要照顾身体欠佳的爸爸妈妈,一直没有工作。春节之后,她留在老家四川德阳,姐夫小斌只身回到重庆继续上班。此前,李小芳每个月几乎一半的时间在重庆陪小斌,另一半时间回家照顾老人。

  “听说有很大的生命危险。”李小芳对弟弟说的时候,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见此情形,李小华赶紧将此消息告知了双方父母,并将10来位亲人会合到一块儿,往重庆赶。当晚11点过,李小芳们抵达重庆,小斌公司的一位负责人接待了他们,同时告知得到派出所去。

  到了派出所以后,李小芳们得到的是最不想听的结果———小斌从楼上坠下后当场身亡。一瞬间,随行的几位亲人哭得撕心裂肺,李小芳顿时瘫倒在地,小斌的父母差点晕了过去。

  小斌的父母都是农民,小斌还有一个3岁的女儿,他是整个家庭的顶梁柱。“小斌只有一个妹妹,已经嫁人了。”李小华说,家里的开销主要靠他一个人不说,小斌还是老人家心里的宝贝儿子。

  遗书称压力太大睡不好

  春节期间都还好好的,前一天是情人节,他还打电话给老婆,怎么突然就没了?29岁的小斌到底是他杀还是自杀?次日(16日),李小芳们来到派出所了解小斌的死因。

  “一包烟、一个钱包、一串门钥匙、一张送货票据,还有一份遗书(复印件)。”民警将这几样东西交给李小芳们,这是小斌坠楼后,随身遗留下来的物品。由于冲击力过大,钥匙有些弯曲。

  打开那两张用日历便笺写成的遗书,李小芳们看到上面写着———老婆: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人世。最近我压力太大,已经七天七夜没有睡觉了,我一闭上眼睛就头痛,我生不如死。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爸妈,我现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心里很难受。

  “他平时不抽烟,如果是自杀,那就很可能压力的确太大了。”李小华说,当初姐姐嫁给姐夫,就是看重他人品好,做事做人都很踏实。看到“压力大”这几个字,李小华告诉记者,姐夫曾对姐姐提过公司任务繁重,有些不堪重负,姐姐就劝其辞职然后换一个工作,“可以回德阳,也可以到沿海打工。”

  QQ聊天多次说不堪重负

  同时,警方告诉李小芳们,小斌是自杀行为而非他杀。“我们到姐夫的办公室,在他的电脑里看到了QQ聊天记录和《辞职报告》。”李小华说,通过查看聊天记录,他们才得知小斌已经疲惫不已,连续生病好多天。自杀前几天一直需要到医院打点滴,而且多次告诉相关负责人压力大。

  李小华了解到,过完春节后,与姐夫小斌一起工作的某同事因脚扭伤了,一直没能到岗。因此,小斌不但要完成自己的工作,还需要做同事的那一份。“他精神的确有些恍惚,我陪他去医院看了。”一位同事与小斌亲人通话时,如是说道。这番话被小斌的亲人录了下来,保存在手机里。

  在那台电脑里,小斌还写了关于自杀的一些幻想。“我真想什么都不管了,死了多好,最近几天我一直在想那(哪)个地方适合我跳楼,能够跳下去就不要再醒来,而不是弄个半身不遂。”他想过去撞车,但是又想到司机也是人,不能让其赔偿。他想过吃很多很多安眠药,可是房子就他一个人住,房东只是半年来收一次房租,如果就那样死了,可能三五个月也不会有人知道等。

  他的工作内容并不繁重

  “他的工作其实很轻松,要做的事情都有相关规定,按流程走的。”对于小斌提出的压力大,其公司负责人代某告诉记者,他只是一个仓库管理员,工作内容并不繁重。

  该负责人说,春节后,有部分员工没到岗,是因为公司打算让员工错开休假,即有部分员工连续休息两周,待那部分员工开始工作以后,另一部分员工又可以休息一个星期。

  对于小斌到底什么时候生病、带病坚持了多久,该负责人表示,大约本月10日,他得知小斌身体不适。“本来我打算陪他去医院看病,但因突然有点事情,就让一位同事陪他去了,结果是小感冒。”该负责人说,大约12日,小斌向公司递交了辞职申请书,“已经走完了两个流程,暂时还没审批下来。”

  同时,该负责人表示,春节回来后手里事情比较杂。

  那么,在小斌自杀前是否有相关迹象呢?“看起来很平静。”该负责人表示,事发前,公司得知小斌感到压力大之后,便将工作分担给了其他两位同事,“让他们协助。”昨日下午,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方面分析小斌压力大不一定来自工作,有可能跟家庭也有关系。

  对于小斌的离去,家人不论怎么悲痛欲绝,都无法挽回这条年轻的生命。由于女儿才3岁,父母都是农民且身体不好,家属希望公司能赔偿相关费用30万。对此,代姓负责人表示,公司还需要时间考量。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