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90后酒驾保时捷撞坏出租车称自己有钱

更新时间:2013-12-16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新闻摘自 2012年03月14日 东方早报

    保时捷肇事案

  3月10日晚上10时39分左右,延安高架江西路下匝道发生一起保时捷轿车与出租车的交通事故,致出租车司机及2名乘客不同程度受伤。出租车司机至今昏迷不醒。

  肇事者是90后,山东籍,定性为醉酒驾车。

  当晚在医院的多名目击者表示,肇事者崔某一身酒气,在医院甚至和警务人员产生争执,崔某在此过程中还拿出一张银行卡说,“我有钱。”在网上激起争议。

  早报记者 邬佳文 杨洁

  一句“我有钱”,从醉酒肇事的保时捷车主口中说出,在网上掀起激烈的争议。

  昨天,醉酒驾车与一辆出租车发生碰撞导致3人受伤的肇事车主——22岁的崔某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解释说,“我说我有钱的意思是用这个卡去付钱,快点救人,不像大家想的那样的。”

  目前事故中受重伤的出租车司机魏根林仍在医院昏迷不醒,主治医生表示“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他的家属表示目前不接受肇事方的道歉和经济补偿,“撞了人,出了事,一句‘我有钱’就可以解决问题吗?”

  肇事者父亲:

  怕来上海被人看不起,就给儿子买了保时捷

  3月10日晚10时39分左右,延安高架江西路下匝道发生一起保时捷轿车与出租车追尾的交通事故,事故导致出租车司机及2名乘客不同程度受伤。这起事故中受重伤的出租车司机叫魏根林,今年60岁。3月10日晚,魏根林开着一辆海博出租车,沿着延安高架向人民广场方向行驶,当时车上还载着2名乘客。不承想,由后赶上、意图变道超车的一辆保时捷与出租车发生追尾,保时捷调转车头时又撞向路边的移动隔离栏,终致惨剧发生。

  肇事者22岁的崔某目前被取保候审,已被证实属于醉酒驾车。

  昨天,记者眼前的崔某不时双手交叉,比较紧张,“我真的是感到非常愧疚,希望能够赎罪。”

  崔某,现年22岁,山东籍,在上海一所技术学院国际商务专业就读,今年大四,再过一周就毕业了,原计划出国读书。

  崔某所开的保时捷是上大学后父亲买给他的。那辆保时捷在当天事故中,右前轮飞离车体,车头部分断裂,驾驶位的安全气囊被弹出,已经成了一堆废铁。

  崔某的父亲昨天也在场,他没有提及保时捷的价钱,据记者了解,该款保时捷新车价格在70万-100万左右。

  崔某的父亲从事建筑行业,他说,“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小学才读到六年级,一步一步奋斗到现在。我当初希望他能读大学,不要像我一样,才把他送到上海来。农村孩子到城里来,不想被人看不起,就给他买了车。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不该让他来这里读书,应该把他带在我身边。”

  崔某说,3月10日朋友过生日,他在巨鹿路附近买了衬衫,然后和女朋友去了聚会的酒吧。崔某说,当时喝了一杯洋酒,在那里坐了半个小时就离开了。没想到开车在路上,酒劲就上来了。

  肇事者:

  说我有钱的意思是垫付医药费,快点救人

  崔某父亲的朋友(崔某平时叫他叔叔)龚平当天事故发生后马上赶到了现场。龚平回忆,崔某看他到了现场,抱着他痛哭,说,“天塌下来了,怎么办?”

  当时,被卡在出租车内的魏根林被抢救人员从车内抬出后,龚平和妻子与崔某一起随警方来到长征医院急诊部。因为龚平和妻子身上当时没有带足现金,当需要交付费用的时候,崔某拿出自己的钱包对救护人员说了一句“我有钱”。

  多名当时在医院现场的其他病人家属称,崔某的一句“我有钱”显得浮躁,而这句“我有钱”也迅即在网上掀起争议,被指肇事者在炫富。

  龚平昨天和早报记者解释说,当时自己身上没带钱,就问崔某身上是否有钱,可先行垫付医药费,整个对话伤者家属和其他人应该都没有听清。

  崔某昨天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也解释说:“当时是护士过来要医药费,我阿姨也到医院了,但是他们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金,我着急把卡拿出来,这张卡是可以透支的,我说我有钱的意思是用这个卡去付钱,快点救人。”

  无论是崔某还是他的父亲,都对发生的事故悔恨不已。

  崔某父亲说,“是我没有把孩子教育好,给出租车师傅的一家人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想的就是尽所有的能力配合医生,把人救回来,把人治好。现在我能想的就是先救人要紧,倾家荡产也希望把人救回来。”

  崔某父亲表示,现在伤者家属的情绪还是比较激动。“我的亲戚一直跟伤者家人保持联系,等他们情绪稳定了,我跟孩子再亲自上门去道歉。”

  伤者家属:

  撞了人,一句“我有钱”就解决问题吗

  如今被保时捷轿车撞致重伤的出租车驾驶员魏根林仍在医院昏迷不醒。紧张的抢救过程后,目前,魏根林的心跳和血压借助呼吸机和药物维持。

  3月10日晚11时,知道丈夫出事后,妻子陈巧萍立即赶往长征医院,丈夫本月就要办理正式退休了,怎么偏偏这时遇到车祸?

  当她赶到医院,眼前的魏根林躺在病床上,在事故中头部受到重创,呼吸和血压需要依靠机器和大量药物维持。魏根林的主治医生表示,伤者颅脑重度损伤,并引发全身多脏器衰竭,“伤者依然处于重度昏迷,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按照陈巧萍的说法,在长征医院急诊室肇事司机崔某一直在说着“关我什么事”。

  从3月10日晚起,陈巧萍一直守在丈夫病床边,其间,崔某的父母曾经委托朋友来看望,然而陈巧萍表示,自己目前不接受肇事方的道歉和经济补偿。昨天,提到崔某时,魏根林的外甥女婿周金荣情绪变得极为激动,他说“现在不要和我们谈什么道歉或者补偿,我们不接受”。周金荣说,他不明白崔某的父母是如何管教孩子的。撞了人,出了事,一句“我有钱”就可以解决问题吗?

  目前,崔某一家将医疗费用交予海博出租公司,由公司代为缴纳。周金荣表示,这是对方的自由。

  上海交警总队提醒,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安全,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而同车随行的人一旦发现驾驶员有酒后驾车的可能,应该及时劝阻。

  对话

  保时捷车主:

  “我没有冷血”

  早报记者 杨洁 邬佳文

  昨天下午,早报记者与保时捷车主崔某进行了交谈,他对事故悔恨不已,“很后悔,我知道祸闯大了,我没有这样冷血,我希望司机师傅能得救。”

  东方早报:你当天喝了多少酒?

  崔某:没喝多少,我就喝了一杯洋酒,在那里(酒吧)坐了半个小时,车子停在外面也不方便,我说我还要开车,要早点回家,就离开了。

  没想到开车在路上,酒劲就上来了,脚下一下子没了轻重,发生了意外,我对现在躺在医院的出租车司机真的感到抱歉,我知道错了,酿成了这样不可原谅的罪。

  东方早报:事故是怎么发生的,当时车速达到多少了?

  崔某:我对上海的路不怎么熟悉,车上有个导航仪,有点挡住速度仪表,而且我当时酒劲也上来了,具体车速多少不知道了。出事故之前我是想变道,但是喝酒以后手脚有点不受控,然后突然有点意外状况,车辆就失控撞上了旁边的出租车。

  东方早报:事故发生以后,你做了什么?

  崔某:我下车了,先看到从车里出来的受伤乘客,问他们有没有事,他们跟我说司机的伤很严重,让我去看司机。我跑过去看到司机躺在驾驶室里,我打了120,他的血流出来了,我过去用手给他捂着,我身上也都是血。

  东方早报:你拿到驾照多长时间了?以前发生过事故吗?

  崔某:我拿到驾照三年了,以前发生过一次事故,开车的时候手机掉了我去捡,结果我撞到护栏上,没有伤到别人。

    东方早报:你知道醉酒驾车违法吗?以前喝酒开过车吗?

  崔某:我以前没喝过酒,酒也就是这一年才接触到的。但出去聚会也很少喝酒,这次也就喝了一杯。我知道醉酒驾车违法,我女朋友出来的时候劝我不要开车,就是侥幸心理,没听他们的劝,我很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