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女子自驾游出车祸索赔队友百万

更新时间:2013-12-16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新闻摘自 2012年03月14 《重庆晨报》、华龙网

    张女士把换着开车的两名司机和车主都告上了法庭,自驾游出了事故,还真是伤了身体又伤感情

  每到大假前,不少人都会接到亲朋好友自驾游的邀约,市民张女士就参加了一个15人的自驾游团队,一起去广西北海耍。出发集合时,大家都很开心。高先生还开来了自己女儿的车,张女士、王先生等人相互招呼着,坐上了高先生开的车。

  几个小时后,一场车祸,打破了这种欢乐和谐的气氛。王先生从高先生手里接过方向盘后几分钟,车翻了,张女士严重受伤,包括外伤性癫痫、颅脑损伤、肋骨骨折,最后被鉴定为4级伤残,生活不能自理。随后,张女士把王先生、高先生,以及车主高小姐,都告上了法庭,索赔100多万元。

  事发过程>

  15人约起去北海耍

  “我们一帮人要开车到广西北海去耍,你去不去嘛,大家平摊费用。”前年国庆节前,家住江北的张女士接到了妹夫的邀约。“要得。”张女士欣然答应,“人多也好耍。”

  当年10月2日早上,张女士按约定到五里店集合。他们的自驾游队伍很壮观,一共有15个人。张女士大概看了一下,里面有她认识的,也有她不认识的。

  31岁的王先生也在这个队伍里。他女朋友的父母在张女士妹夫的公司打工。几天之前,女朋友的父母告诉他,几个朋友约起去北海耍,可以一起去。

  而高先生是张女士妹夫的朋友,他也是这个自驾游队伍里的一员。张女士妹夫公司里有辆车,高先生还把女儿高小姐的一辆长安面包车也开来了,给大家当起了免费司机。出发前,大家商量好,过路费和油费由张女士的妹夫先垫付,回来之后再大家平摊。一行人七嘴八舌地聊着天,很快分好了座位。张女士、王先生等7人坐上了高先生开的那辆长安面包车。张女士妹夫等7人坐另外一辆车。

  刚换司机就出车祸了

  一路上都很欢乐,大家都对这场旅行充满期待。谁也没想到,这样的和谐气氛会戛然而止,一场车祸即将发生。

  车开到贵州遵义县境内的兰海高速时,张女士坐的这辆车换了个司机,已经开了一段时间的高先生把面包车交给王先生来开。谁也没想到,几分钟后,竟然发生了车祸。

  张女士在车祸中严重受伤,被鉴定为四级伤残,她的生活也因这次自驾游发生巨大变化。

  张女士把当时驾车的王先生、把车交给王先生开的高先生、还有车主高小姐都告上了法庭,向他们索赔110多万元。

  966966晨报热线

  庭审现场>

  司机:大家都该负点责

  本月初,这个案子在江北区法院开庭。张女士的代理人当庭表示:当天,本来是高先生开着高小姐的车,他明知王先生多年没开车,后来却把车交给他开。结果,王先生才开几分钟,就因为驾驶操作不当,发生了交通事故,造成张女士受伤。王先生、高小姐、高先生应该共同连带赔偿张女士医疗费等,一共110多万元。

  “高先生和高小姐没得任何过错,不应该承担责任!”高先生和高小姐的代理人马上反驳。“王先生1998年就拿了驾照,高小姐的车安全性能、驾驶性能都很好。高先生把这个车交给赵先生开,完全可以。高小姐和高先生都没得任何过错。”

  “我是有驾照,但我好多年都没开过车了。当时,车上的人都喊我开车,说高先生太累了。张女士也喊我换高先生一下。当时在下雨,路况也不好,我本来不想开,但抹不开情面,就开了。高先生也让我开。”王先生承认自己有责任,但还有人也应该负责。

  “我们这次自驾游,是刘某提出来的,张女士的妹夫负责实施。组织者连外出安全都没考虑好就出发,我认为他们也应承担一定责任。而且,我们每个人都是自愿来参加这次的自驾游,他们每个人都应该负一定的责任。张女士是成年人,她自己也应承担责任。”王先生说。

  出发前没约定谁开车

  “张女士没喊你开车,张女士的妹夫也不是组织者。”对王先生的说法,张女士的代理人不同意,“大家都是相互约起耍。”

  “你们出发前,有没有约定谁提供车辆,谁驾驶?”审判长问。原告被告这次回答得很一致:“没有。”

  “车祸之后,我一直在想办法,已经拿了9万多医药费出来了。我8岁父亲去世,我和母亲还有一个智障姨妈一起生活,像我这样的家庭,到处借才借来这9万多块钱,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王先生觉得很委屈。“我也没得义务要开车,大家都是成年人,自愿一起出去耍,应该共同承担责任。”

  “我们治病都花了几十万了,除了收到保险公司赔的1万元座位险,王先生拿了9万多、高先生拿了1万元后,就再也没拿过钱了。”张女士和她的家人觉得更委屈。花了钱不说,好好一个人出去自驾游一趟,坐在车上出了事,就成了生活不能自理。

  高先生和高小姐也是满肚子委屈。自己免费出车,还当免费驾驶员,却莫名其妙当了被告,被人索赔那么多钱。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