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再婚老人为养老转让房产给保姆遭违约卖房

更新时间:2013-12-16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新闻摘自 2012年03月14日 《北京晚报》

庭审现场

庭审现场

  武老太和丈夫将自己惟一的房产作为“保姆费”给了保姆,只求保姆为两人养老送终。谁知丈夫刚过世,保姆就偷偷卖了房子,从此下落不明。买房人随后将武老太告上法庭,要求腾房。今天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在丰台法院东高地巡回审判点审理了此案。经审理,法院终审驳回了买房人的腾房请求。武老太暂时保住了房子。

  宣判之后,武老太现身说法,提醒广大中老年人不要上当受骗。“有什么事多和孩子们商量商量,可别自作主张。”

  约定去世后财产归保姆

  “我真没想到她(保姆)会干出这样的事。说好为我们老两口生养死葬,可我还活着,她就把房子卖掉跑了。”说这话时,70岁的武老太声音有些颤抖,她河北口音很重,谈到当初为什么会拿房产去顶“保姆费”,老人叹了口气,“一言难尽!”

  武老太是十多年前再婚的,因为儿女们对再婚有看法,婚后老两口和子女们来往不多。2005年时,78岁的丈夫患上多种慢性病。武老太觉得自己身体状况也不太好,照顾起来力不从心,就雇了老家来的保姆李某。

  武老太说,50多岁的李某伺候丈夫还算尽心尽力,但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时间一长,李某竟和丈夫关系暧昧,有一次还被她撞上了。此事发生后,武老太让丈夫写了份保证书,保证今后改正。武老太为丈夫着想,同意李某继续留在家中做保姆。

  2006年,经常失眠的武老太被诊断患上了抑郁症。就在这时,丈夫提出,他们两个人的身体都不好,将来生活上得指着李某。李某想要房子,所以他想把房子过户给李某,作为对李某的回报。

  “老头儿说,离了她就活不了了,要把房子给她,将来就靠她养老了。”武老太告诉记者,她那时患抑郁症病得厉害,甚至有轻度的自杀倾向。“我也想不了那么多,就没有反对。”

  2006年3月,武老太夫妇和保姆李某一起到丰台区建委办理了房屋产权过户手续,房屋买卖合同上双方约定,这套68平方米的两居室的成交价是31万余元,李某以“保姆费”顶全部房款。李某在合同上承诺对两位老人尽生养死葬及生活护理的义务,两位老人在世居住,百年之后一切财产归李某。

  武老太回忆说,从建委办完过户回来后,李某再也没和她提起过房子的事,而丈夫也不让她和家人说起此事。

  保姆人间蒸发被判违约

  2006年11月,武老太的丈夫病故。丧事等一切花销均由武老太承担。由于武老太的丈夫曾于2002年立下遗嘱,指定全部财产由武老太继承,所以其子女也未主张房产。而武老太也没向孩子们透露房子已经过户的事情。20多天后,保姆李某外出后突然打来电话,说人在郊区,当晚不回去了,武老太并没在意。

  “谁知第二天一早儿,就来了十多个人,说这房子已经卖了,他们来占房子,让我腾房。”武老太一听就蒙了,她这才知道就在两天前,保姆李某通过房产中介,将房子卖给了王女士,王女士办完了过户手续前来索房。而此时,李某已经联系不上了。

  纠纷发生后,武老太报了警。民警到场后,告知王女士应到法院起诉解决。当晚,武老太一夜未眠,她想不清楚自己把这个家都送给李某了,李某为什么还这么干。“也许是等不及了,也许是担心家里人知道后会反对。”思前想后,老人决定用法律手段讨回公道。而这官司一打,就是5年多。

  根据律师的建议,武老太首先起诉要求解除和保姆李某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并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及时冻结了涉案房屋的产权过户。由于李某已不知去向,法院经合法传唤,缺席审理了此案。

  武老太诉称,保姆李某未能依照协议履行义务就是对合同的违约,李某的保姆费每月500元,房价30多万,可从订立合同到李某离开一共只有8个月的时间,李某根本无法用保姆费去付清房款。武老太要求把房子判到自己名下。

  法院审理后认为,李某的行为已在事实上违反了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合同约定,未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且现已下落不明,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武老太因此有权解除双方当事人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

  2010年9月,法院终审缺席判决解除武老太与李某的合同。合同解除后,涉案房屋的权利恢复到武老太和丈夫名下,但因为武老太的丈夫已去世,且房产已过户给保姆李某,法院不能依据原先的遗嘱把房子直接判给武老太。武老太只能另行诉讼遗产继承。

  宣判后法庭内响起掌声

  几年诉讼下来,武老太手里的法院判决、裁定就有13个。为了打官司,武老太天天看法制节目,如今说起法律来头头是道。“法律的伸缩性真大!”武老太伸出双手比划了一下,“你看,原告律师也是按照法律,被告律师也是按照法律,说得完全不一样,可在法律上还都说得通。”

  2010年10月,王女士到法院起诉武老太,称她在等待领取房产证期间,武老太以与李某有纠纷为由向法院申请查封该套房产,并实际占用涉案房屋。王女士要求确认涉案房屋所有权归她所有,武老太腾房并支付相应房屋租金。

  今天在法庭上,王女士认为,她和李某之间是合法有效的善意交易,武老太与李某之间的纠纷不该影响她取得房产。

  “你连房子都不看,三四十万就给人家了,哪有这样买房的?”今天在法庭上,武老太反驳王女士买房并非善意取得,而是与李某串通。武老太认为,王女士应该去告李某。不过双方在法庭上都表示找不到李某了。

  今天的庭审是在一家单位的老年活动中心举行,很多退休老人都来旁听案件。庭审期间,老人们就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一位老人自己“判”起了案子:“合同约定得很清楚,必须要两个老人都去世以后房子才是保姆的,老人活着,保姆无权处理房产。买房的应该去告保姆。”

  此前的一审判决认为,王女士尚未取得产权证,不应享有房屋的物权权利,所以驳回了王女士的诉讼。市二中院今天审理后维持了一审判决,终审驳回了买房人王女士要求确权、腾房的诉讼请求。

  宣判之后,法庭里响起了掌声。一位旁听老人感慨:“这个老太太应该吸取教训,她错就错在‘引狼入室’,要没这个保姆,哪会引出这么多事?再说了,即便要给房也不能现在就过户,老年人无论在家还是在社会上都是弱者,应该懂得用法律维权。”

  武老太又打赢了一个官司,可因为还要另诉遗产继承,她的诉讼之路还远远没有结束。

  本报记者 邱伟  张玉军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