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家族7人患同一怪病死亡 医生查不出病因

更新时间:2013-12-16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新闻摘自 2012年10月31日 楚天快报

图为:人生路上,继父薛宝龙(右)就这样搀扶继子杨力,行一程是一程

图为:人生路上,继父薛宝龙(右)就这样搀扶继子杨力,行一程是一程

图为:身患不治之症的杨力(右)和已成植物人的母亲

图为:身患不治之症的杨力(右)和已成植物人的母亲

图为:继父为杨力搭建的“创业小石屋”

图为:继父为杨力搭建的“创业小石屋”

  □本报记者 梅应华 通讯员 程型国

  在广水开发区新岗村,107国道与京珠高速连接线北面1公里处的杨家湾,一个小伙无助地生活在冰冷的石屋里。

  这个小伙名叫杨力,今年20岁。他渴望绽放如花的生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但这个小小愿望,被祖祖辈辈摆脱不了的怪病所击碎。

  怪病折磨杨家祖祖辈辈

  杨家湾村民介绍,从杨力上三代开始,先后有7位亲人同患一种怪病离奇死亡,杨家经历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悲惨遭遇。

  最先得此病的是杨力的太爷。那时他40岁不到,突然手脚没劲,浑身乏力,逐渐卧床不能下地。接着,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大脑也在萎缩,精神出现错乱。最后,他的脏器功能丧失,精神完全崩溃,痛苦不堪地死去。

  杨力的爷爷患怪病死亡时,杨力的父亲才8岁,3个姑姑中最小的只有8个月。奶奶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丢下4个可怜的孩子远走他乡。曾祖母忍着悲恸,四处乞讨,含辛茹苦地把他父亲兄妹4人带大。曾祖母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常年流泪,眼睛也失明了。

  杨力的爷爷去世10多年后,姑婆也得此病,最后瘫痪在床而亡。庆幸的是,姑婆所生的孩子无一被此病缠上。

  杨力周岁那年,父亲杨德意突感身体不适,浑身无力。到医院检查,杨德意发现自己的病症与上两代人一样,查不出病因,无药可治。想到3个儿女如此年幼,杨德意抱着几个孩子嚎啕痛哭。

  病魔无情地摧残着杨德意,他的身体越来越差,没多久就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尽管家人尽了一切努力,杨德意还是没能挣脱上辈人的命运,撒手人寰。此时,儿子杨力还不到两岁,大女儿杨俊6岁,小女儿杨娜4岁。3个幼小的孩子穿着宽大的孝服跪在父亲的棺前,村里的人无不落泪。

  杨德意去世后不久,杨力的二姑、小姑也先后在不到30岁时罹患同样的怪病。

  二姑嫁到河南,刚开始患病还可以自理,瘫在床上两年多后,留下两个孩子撒手而去。小姑就更惨了,嫁到黄陂,生完两个孩子后就病了,妯娌同她吵架,打她,她觉得自己有病不如人,服毒自杀了。

  唯一幸存、现年快50岁的大姑也已发病,目前靠吃药控制,整日与病魔苦苦抗争。

  继父撑起支离破碎的家

  杨力的父亲去世后,母亲易玉清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她苦苦挣扎,一心想把3个可怜的孩子带大。

  1990年正月,一名河南男子来到杨家,帮忙撑起这个摇摇欲坠的家。

  杨力的继父叫薛宝龙,驻马店汝南县人,勤快能干。为了孩子们能吃饱穿暖,薛宝龙不分白天黑夜地干活,易玉清饱受创伤的心灵得到一丝抚慰。1994年,薛宝龙与易玉清生下了一个男孩。有了自己的孩子,又有杨家3个孩子为伴,薛宝龙下定决心让孩子们上学,要让他们过得不比别人家的孩子差。日子虽然清贫,但一家6口人过得还算安宁。

  2005年,凭着自己日夜苦干积攒的钱,薛宝龙盖起了新房。又破又矮的瓦房变成新楼,易玉清和孩子们顿时看到了希望。

  历经磨难的一家人,以为平静幸福的生活就要铺展开来。然而,平静的日子没持续多久,杨力的母亲突发中风,基本成了一个残疾人,原本就很脆弱的家庭雪上加霜。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为了妈妈的药费,杨力的两个姐姐先后辍学,外出打工。

  日子在艰难中继续过着,杨家姐弟逐渐长大成人。两个姐姐相继嫁人,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悲剧再次上演。杨力和二姐杨娜身体都出现异常,浑身无力。姐弟俩知道,家族怪病又开始缠上他们这一代了。

  杨力主动向家里要求:“我不上学了,想出去打工,为家里减轻负担。”

  二姐刚刚生下一个可爱的儿子,因为这种怪病,可怜的二姐被丈夫抛弃。回到娘家,看到瘫痪在床的母亲和同样患病的弟弟,杨娜认为自己不但不能帮助家人,反而给家里增添了负担。去年6月,杨娜趁家人不备,服毒自尽,年仅24岁。

  杨力知道自己的病无药可救,看到艰难的家境和懂事的弟弟,对继父说:“我已活不了多久,只想尽快赚点钱,为妈妈看病,让弟弟回来继续上学。”

  听到这话,继父抱着杨力,泪流满面:“爸爸无能,没给你们带来好运,没有能力赚钱为你们看病,我对不起你们。”

  杨力泣不成声地对继父说:“是我们一家拖累了你和弟弟,是我们对不起你……”

  孤苦男孩挣扎在死亡线上

  杨力执意要出去赚钱,他先是准备在大悟县城租房做小生意,但人家一看他身体状况,就不愿往下谈。继父思来想去,决定让他养鸡。

  2011年春,薛宝龙在村北的山上砌了一间石屋,买了500多只小鸡,由杨力看管。

    杨力一个人住在深山,自己照顾自己,陪伴他的只有那冰冷的石屋。寒冷的冬夜,他躺在石块和木板搭起的床铺上,靠一床破棉絮抵御从石缝钻进来的飕飕寒风。继父要在家照顾母亲,只能隔三岔五上山给他送些干菜,给水缸添水。石屋里除了电饭煲,再没有其他厨具,重病在身的杨力不会做饭,一日三餐就是在电饭煲里放些米,加点菜,撒些盐,煮熟了就吃。

  今年农历三月初三,母亲病情恶化,卧床不起,成了一个植物人。杨力经受不了打击,多次买农药回来自杀,均被继父及时发现并阻止。

  目前,杨家的遭遇得到当地政府的重视,一家3口纳入低保,但对杨家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

  杨力说,他家祖祖辈辈多人被怪病折磨致死,至今不知道病因,他希望医疗机构能帮他查清病因,让后代不再遭受怪病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