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人不能被钱砸倒,更不能被钱压倒”

更新时间:2013-12-16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14年没看过一次完整春晚,想去现场看一次
新闻摘自 2013-01-07 武汉晚报
    环卫休息室里没有电,沙发是同事从大街上捡来的,房里堆满了扫帚。武汉这几天寒气逼人,这间铁皮棚子里寒意刺骨。14年来,上班的时候,余友珍都会准时来这里取扫帚,清扫3000米长的大街。1998年没还建房子时,她如此。现在,家里有上千万房产了,她还是如此。
    昨天上午,本报记者和新华社记者一道,与她作了一次长谈。这一段时间,本报率先报道她的故事后,社会反响异常热烈,国内众多媒体要采访她,也有的单位请她去做报告。她很不安,再三请本报记者转告:“谢谢大家的关注,我其实没什么。我是一个农民,不工作,就不习惯不踏实。我喜欢做事,劳动是我的习惯。”她担心因接受采访而耽误了工作:“我当班就要扫地,一天不扫,马路就不干净。”
    当年种菜比现在扫地苦多了
    记者: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你的事了。
    余友珍:我不想出名,我就是一个环卫工,扫大街是我的本职。
    记者:社会上时常发生有人瞧不起环卫工的事,您遇到过吗?
    余友珍:会碰到。4年前,一个的士司机看到了我在水凼子旁边,还开得飞快,溅了我一身水。我说,是怎么开车的?结果他说,你个扫地的,嚷个么事!旁边的同事气不过,帮我说话:“扫地的怎么了,她的钱可以砸死你!”
    记者:您觉得人会被钱砸倒吗?
    余友珍:人不能被钱砸倒,更不能被钱压倒。
    记者:大家都觉得扫地很辛苦。
    余友珍:习惯了,不算苦。和当年种菜比,好多了。以前种菜每天要劳动10个小时,现在扫地只有8个小时。
    记者:有些人议论您有这么多房子。
    余友珍:房子不是随便来的,当年的旧房子,也是一砖一瓦攒钱做起来的,日子过得很节省,没想到会拆迁。我祖祖辈辈都是这个村的,一大家子人,所以才有这么多房子。
    记者:有了上千万元的房子,应该很高兴。
    余友珍:也不全是高兴。土地没有了,开头心里很不踏实。我们家几代人种菜,种完这季,又翻一季。辛苦归辛苦,但总觉得子子孙孙都有菜种,有饭吃。
    14年没看过一次完整的春晚 好想现场去看一次
    记者:每天上班忙些什么?
    余友珍:我第一天当环卫工,就是上早班,上了14年。就是凌晨3点半到岗,一般上午10点半下班。3点钟就要起来,靠闹钟起床,每个星期休息一天。我们每个月的工资本来是1200多元,因为国家法定节假日是两天,我们只能休息一天,休息日上班就补了200多元,一共1400多元。我负责扫岳家嘴立交桥到汪家墩一段,上班后先仔仔细细扫一遍,要花两个小时,过完早后,就沿马路来回捡垃圾。
    记者:街上垃圾多吗?
    余友珍:以前蛮多,这两年好一点了。餐巾纸、香烟盒子,不少。徐东大街原来有蛮多水凼子,很难扫。现在改造后,好扫多了,干活也比以前轻松了。徐东大街真的越变越漂亮了。
    记者:听你同事说,你们十几年没看过一次完整的春节晚会。
    余友珍:是的。到了节假日,我们更忙,到处是鞭渣子。中央电视台的春晚晚上8点钟开始,我不能看完,要早点睡,不然的话,第二天早晨3点钟起不了床。真想去现场看一次完整的春节晚会。
    当环卫工一直到干不动
    记者:有人问,您这么多房子,为什么不开个小店,或者做生意投资?
    余友珍:1992年,我和老公一起去过深圳。当时做生意做垮了,就不敢再试了。
    我是个农民,没什么文化,连电脑都不会开,更不会玩。还是知识靠得住,房子是死的。我儿子是高中毕业,他曾经后悔说,自己当年书读得太少了。女儿学问多些,不一样。
    记者:您会一直当环卫工吗?
    余友珍:我会一直做下去,一直到干不动了。
    记者:这两天,网上对您有各种各样的评价,您看了吗?
    余友珍:我不怎么会上网,后来儿子指给我看,知道大多数人都夸我,也有少数人讲我占了就业位置。我想说,你来做的话,我就不做了,现在环卫工没人愿意做,长年都差人。
    记者:子女让您操心吗?
    余友珍:曾经有一段时间,儿子在家里呆过两个多月,我就在屋里嚼他。儿子现在做得蛮好,他后来对我说,妈妈说的是对的。
    记者:您担心孩子什么呢?
    余友珍:我最担心孩子不出去做事,和不三不四的人交往,那家里就毁了。儿子这些天看报纸后跟我说,妈妈你放心,我们不会那样做的。 (记者龚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