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16岁留守少年的荒唐为远离父母竟选择犯罪

更新时间:2013-12-16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自贡市大安区检察院日前以涉嫌强奸罪将其批准逮捕

新闻摘自  2013-1-25  成都商报

 核心提示

 少年荒唐

    从小缺爱,心灵扭曲,觉得远离父母最好的办法就是“干坏事被抓,最好被枪毙。”在他看来,要想“被枪毙”,最直接的就是犯杀人罪或强奸罪。 

 父母失职

    将女儿、儿子留在老家由双方父母照顾,他们外出打工十多年没回过家乡,对孩子的成长不管不问。一家四口没拍过全家照,就连儿子的相片也没有一张。

    1月17日,自贡市大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强奸罪批准逮捕了16岁少年陈冰。“父母只知道打我,我想被抓,但又不敢去杀人,我看新闻知道除了杀人,就是强奸小姑娘罪行最恶劣。”在交代作案原因时,陈冰简短的话语震惊了在场的办案人员。

 为远离家人他萌生恶念

 现年16岁的陈冰是自贡市大安区永嘉乡人,家里排行老二。陈冰上过小学二年级后即辍学,或寄宿在爷爷家,或到牛佛镇的外公家。

 2009年,13岁的陈冰来到父母打工的广东省佛山市。去年11月因与父母发生矛盾,回到永嘉乡家中,成天无所事事。陈冰在交代中称,父母只知道骂他、打他,外婆也不喜欢他,什么事情都认为他不对,“除了我外公和姐姐关心我外,其他人都不喜欢我。”

 今年1月6日早上8时许,陈冰在外公家吃早饭,与外婆发生争吵。感到受了气的陈冰跑到家后面的竹林里抽烟,抽完烟又回去看电视。“你还没回去啊?”外婆的一句话,让陈冰认为这是外婆在赶他出门。

 陈冰交代,当天中午,他坐在山上发呆,脑海里全是父母经常打他、外婆责备他的场景。顿时,陈冰觉得,他应该远离父母、远离外婆,最好的办法就是“干坏事被抓,最好被枪毙。”在他看来,要想“被枪毙”,最直接的就是犯杀人罪或强奸罪,“我看新闻知道除了杀人,就是强奸小姑娘罪行最恶劣。”

    6岁半小女孩无辜受害

    6日中午12时30分左右,牛佛镇女孩小敏带着5岁的弟弟走在路上。小敏现年6岁半,是一名留守儿童,父母在外打工,与爷爷奶奶一同生活。

    一路上,弟弟不肯走路,一直哭泣。小敏不理他,一人走在前面。当小敏经过山坡时,突然一个少年从山坡上冲下来,没有言语,抱起她就往山坡上走。“你是哪个?我要回家去告诉我奶奶。”小敏一边大声喊叫一边反抗。少年将其抱到山顶。由于现场环境僻静,根本没人能听到小敏的呼救声。把小敏抱到山顶的少年正是陈冰。陈冰不顾小敏反抗,强行对其强奸。

    当天下午1时30分左右,小敏哭着回家。爷爷奶奶看到小敏下半身全是血,顿时吓傻了。小敏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两位老人气得捶胸顿足。

    卫生所医生检查发现,小敏情况严重,须转院救治。医生拨打120的同时,向警方报警。当天下午6时许,小敏被送到自贡市第四人民医院接受救治。经医生初步诊断:外阴损伤、失血性休克,病情危重危及生命。后经家属同意,医生对小敏进行了手术抢救。目前,小敏病情已有好转。

    16岁留守少年的荒唐

    接到报警后,自贡市大安区公安分局牛佛派出所立即展开摸排走访。后经调查发现,居住在牛佛镇其外公家的16岁少年陈冰具有重大作案嫌疑。7日清晨6时,办案民警依法对陈冰进行传唤和搜查。

    在审讯过程中,16岁少年陈冰对强奸小敏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在山上我想了很多,父母只知道打我,我就想去干坏事被抓,最好被枪毙。”陈冰在接受讯问时称,他想被抓,但是不敢去杀人,想到除了杀人就是强奸(罪行)最恶劣了。“我知道错了,我这是强奸行为,我愿意接受惩罚。”

    对话少年父母

 他们说得最多的是“后悔”

    经多方联系,记者在陈冰的姨妈家中,见到了陈冰的父亲陈永生、母亲张淑华。陈永生说,陈冰1997年出生。娃娃2岁多时,他和妻子外出打工,外公带大女儿陈雪,爷爷带陈冰。

    陈永生认为自己活得很失败。他说,夫妻二人主要在广东佛山的加工厂里打工,工资不多,除去房租、生活费后所剩无几。十多年没回过家乡,每年春节寄回几百元钱。一家四口没拍过全家福,就连儿子的相片也没一张。

    2010年,陈永生把13岁的陈冰接到佛山。但夫妇俩早出晚归,没时间照顾儿子,更不说谈心了,每天留下他独自在出租屋里看电视。

    陈永生说,去年11月,在佛山因为一点小事打了陈冰。第二天,陈冰就跑回自贡。今年1月7日,陈永生接到哥哥电话,称陈冰因涉嫌强奸被警方抓了。两人赶紧往家赶。这是他们13年来第一次回来。再次见到儿子,已经是在看守所了。夫妻二人还去医院看望了受害女孩小敏。“女孩的父母一直怪我们‘没有把娃娃教好’,我们不敢多说话。”陈永生感到特别无助,他想为儿子犯下的错误予以弥补,但就连起码的医疗费用也负担不起。

    采访中,陈永生夫妇几度流泪,他们说得最多的就是“后悔”二字。他们后悔自己没文化,后悔没有管教好儿子。陈永生希望儿子能在监狱里好好改造,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出来后做个好人。采访结束时,陈永生夫妇孤单地站在小路上。他们不知道儿子未来的路在何方,更不知道如何去平复两个家庭的创伤。(文中人物均系化名)(成都商报实习记者 吴明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