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酒司机车内赖3小时 辣椒水喷出他

更新时间:2013-12-16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新闻摘自2013年03月28日《华西都市报》

“老鼠拉龟,无从下手”是一句歇后语,形容遇到事情不知该从哪着手。昨晚,交警四分局在夜查酒驾时就遇到类似困境。一名醉司机遇到交警后迅速关起车窗,反锁车门。无论交警如何示意下车、敲打车窗,他就是不出来。
  3个小时僵持后,交警找到突破口——对着天窗缝喷了辣椒喷剂,司机出来了……
  深夜设卡查酒驾本是较常见的事情。但从前晚到昨日凌晨,成都交警四分局民警在IT大道设卡检查时,却被一辆车难住了。
  原来,这辆意图冲关的越野车,在被交警拦下后,司机不仅不下车,反而紧闭车窗和车门整整与交警僵持了3小时,最后,交警从开着的天窗找到了突破口,用催泪喷雾器将车内人“喷”了出来。
  经吹气测试,司机体内酒精含量为66.2mg/100ml,属饮酒驾驶。


{第一幕 闯} 交警夜查酒驾 越野车欲冲关被拦


前晚,交警四分局出动警力,在IT大道金福路口设置检查点,对过往车辆进行酒驾违法抽查。11点半时,一辆车牌号为川AD00**的红色路虎越野车向进城方向行驶时,在距离卡点50米处停了几秒,接着加速往卡点冲去。
  “这辆车有冲关嫌疑,我们立即将卡点的两辆警车启动,挡住了越野车的去路。”四分局二大队民警王勇全说。在警车阻拦下,越野车放低速度,司机一面高喊“我靠边”,一边将车停在卡点右侧。警车则在越野车前后停放,将其控制。


{第二幕 锁} 司机紧闭车窗 反锁车门不下车


王勇全向越野车走去,司机将车熄火后没有下车,而是迅速关闭前后车窗,将车门反锁。靠近车,王勇全闻到一股淡淡的酒精味。
  “车内前排坐了两名男子,司机和副驾年纪差不多,看上去将近30岁。”王勇全和同事示意两人下车,而他们则完全不理会,拿出了手机开始打电话。
  从11点过到昨日凌晨0时30分左右,两人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没有停下的意思。在此过程中,110巡警和城管也赶到现场。


{第三幕 躲} 交警喊话不理 写提醒纸条头转开


电话打了一个小时,两人有了新的动作。司机趴在方向盘上,副驾男子则低头玩手机游戏。王勇全尝试在前窗和侧窗位置和他们说话,但没得到回应。
  一位民警拿着A4纸,写下“请开车门,接受检查”8个大字,贴在前窗给两人看。而他们干脆把头转向一边,不和民警眼神接触。
  王勇全和同事的对话不起作用,特警也参与进来试图让他们下车。“前后七八个人轮番上阵,严厉喊话和低声劝诫都试过,全失败了。”
  王勇全说,因为车内有人,所以也不能采取拖车强行拖离现场的做法。


{第四幕 喷} 天窗喷催泪水 下车承认“喝了酒”


这样的僵持一直到凌晨2点20分左右,转机出现了。越野车的天窗处,开了一个5厘米宽的缝。
  “可能是车内太闷,他们想透气。”王勇全分析。他拿出催泪喷雾器,对着缝隙喷进辣椒催泪水。“车内的两个人反应很快,立即用衣服捂住脸。”
  5分钟后,车门开了。两人满脸通红下了车,一屁股坐在地上,拼命吐口水。特警对车内进行了搜查,两人被搜身。
  王勇全再次示意司机做酒驾呼气测试,这回司机很配合。经检测,他体内酒精含量达到 66.2mg/ 100ml,属于饮酒驾驶。
  “你是否有饮酒驾车行为?”王勇全问。“喝了的。”司机说了3个字。
对话司机不开车门因害怕 行为构成阻碍执法
  昨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在交警四分局见到了这名28岁的司机刘先生,他是成都本地人。
  根据《道法》相关规定,刘先生将面临罚款 1000元、记12分、暂扣驾照半年的处罚。
  他告诉交警,自己晚上在郫县喝了两瓶啤酒,之后驾车回家。谁知半路上遇到交警设卡查酒驾,“我刚开始没有配合不肯下车,是因为自己心里很害怕。我知道酒驾是违法的。”
  “公安机关设卡检查时,希望市民配合。”民警说,刘先生的行为已构成阻碍公务人员正常执法,在经长时间警告无效的情况下,民警遂对其采取了强制措施,适度使用警械使其下车。
  类似情况下,若当事人阻碍行为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将被移交治安管理部门进一步调查处理。
  陶宁华西都市报记者李鑫摄影雷远东


记者手记 耍小聪明不如遵守法规


酒驾危险且违法,这是一个基本常识。一旦酒后驾车遭遇民警检查,耍小聪明以为躲得过?事实证明是徒劳的。
  关闭车门,车内外的僵持变成一个“拉龟”游戏。3小时换来的游戏结果是,刘先生遭遇催泪辣椒水的“袭击”,最后测出的酒精含量不仅超标,还白流了眼泪和口水。
  而警方的行动基于治安法规和相关条例,刘先生只能吃哑巴亏了。
  早知这样,何不从一开始就遵纪守法,酒后别开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