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一个即将刑满释放的犯人的猝然病亡

更新时间:2013-12-16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新闻摘自2013年4月2日《晶报》

3月10日,张丽华接到了一个电话。这段时间,这位中年女人心情还不错,因为她在监狱里服刑的丈夫叶文清由于表现良好,连续获得减刑,今年底就能出狱,与她和两个儿子团聚了。

然而,当她接完这个电话之后,却五雷轰顶,面如死灰。电话那头一个声音告诉她:你的丈夫叶文清因病已于当天在广东省司法警察医院死亡,请你前往广州认尸!

又过了10多天,张丽华终于看到了丈夫从生病到死亡的病历记录:从2月18日生病住进监狱医院,立即便检查出有明显的心脏病症状,然而,直至3月5日被转到广东省司法警察医院,都没有采取有针对性的治疗措施。张丽华和亲属们认为,监狱方面对于叶文清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痛改前非,服刑犯人屡次减刑即将获释

今年44岁的叶文清,是龙岗同乐社区当地居民,从小学会了家传的做菜手艺,后来与妻子张丽华一起在家门口开一家餐厅,小日子过得挺红火。不过,叶文清年轻时染上了吸毒的恶习,久而久之,走上了贩卖毒品的邪路。2008年5月,叶文清和两名同伙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9月,龙岗区人民法院作出(2008)深龙法刑初字第2501号刑事判决书,以贩卖毒品罪判处叶文清有期徒刑8年。

叶文清没有提出上诉。按照这个刑期,他应该在监狱里待到2016年。“我丈夫对自己犯下的罪行十分悔恨,在狱中他表现很积极,希望通过努力改造早日出狱回家。”张丽华告诉晶报记者。

张丽华给晶报记者看了丈夫在2012年初写的一篇日记,那天正好是她的生日:“你们(指张丽华和孩子,记者注)的生日我给不到和你们一起过,深带欠(歉)意之心,今年不成,明年不成,后年一定要和你们一起过一个大生日。”

叶文清的目标几乎就实现了。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他先后两次获得减刑,按照减刑后的刑期,今年年底他就可以出狱。“他是有厨师手艺的,我想着等他出来以后,再把饭店的生意做起来”,张丽华一度憧憬着一家团聚的日子,然而,这一天再也不会来了。

晴天霹雳,最后一次探视竟成永诀

丽华至少每个月去监狱探望叶文清一次。3月5日,她按照事先预约来到监狱探视。“2月14日我去看过他一次,当时他就说感觉很不舒服”,张丽华不禁有些担心。时隔将近一个月,丈夫的情形没有丝毫好转。“他对我说:老婆,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张丽华说,丈夫告诉她,每天一到傍晚就发烧,浑身出汗,睡不着,躺不下去,晚上只能趴着休息。

张丽华虽然有些担心,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仅仅5天之后,就收到了丈夫的死讯。

后来拿到病历才知道,就在3月6日,监狱就将叶文清送到广州的广东省司法警察医院。广东省深圳监狱出具的《关于罪犯叶文清因病死亡的调查报告》显示,3月8日,司法警察医院就叶文清的病情发出了病重通知书;3月10日7时55分,叶文清突然出现心跳、呼吸骤停,测血压、脉搏、呼吸为零,当天上午8点30分死亡。调查报告认定的死亡原因是:“慢性心包炎,肺部感染并双侧胸腔积液”。

1 疑问 早就查出心脏有病,为何不针对心脏病治疗?

“我丈夫平时身体很好的”,张丽华说,叶文清在入狱之前体重一直保持在80多公斤,在狱中生活数年,体重没有明显下降,并且监狱每年都组织体检,没有发现什么大毛病。3月21日,当她拿到叶文清的从生病到死亡的一系列记录资料时,一系列的疑窦不断涌现。

原来,2月14日张丽华前往监狱探望叶文清之后4天,2月18日叶文清就被送进了深圳监狱医院。医院的记录显示,他的症状是“头晕、头痛、胸痛、咳嗽1月余”。入院第二天,医生就安排他做了心脏彩超检查,结果显示“1、三尖瓣少量返流;2、主动脉搏幅降低”。

然而,在已经查出心脏存在病变的情况下,家属认为只要依照一般的治疗常识便可以断定,监狱医院并没有采取有针对性的治疗措施。医院病情记录显示,采取的治疗措施是:予“青霉素钠、氨苄青霉素、阿莫西林”抗炎,“川贝枇杷露”止咳化痰等综合对症支持治疗。

到了3月5日,也就是张丽华最后一次探望叶文清那天,叶文清的病情已经严重恶化。当天,深圳监狱医院医生再次申请做心脏彩超检查,已经发现心包积液12mm。由于病情危重,只得于第二天转入广东省司法警察医院治疗,出院诊断分明记载第4项即为:“心包积液(少量)”。

张丽华认为,深圳监狱医院没有针对已经发现的心脏问题采取必要的治疗对策,致使叶文清的病情在3月5日进一步恶化。

2 疑问 转往广州医院,为何不通报检查结果?

3月6日,深圳监狱医院工作人员将叶文清送往设在广州的广东省司法警察医院继续接受治疗。让张丽华和亲属们疑惑的问题随之产生。此去广州,究竟是“出院”还是“转院”?

晶报记者询问医学界人士了解到,所谓“出院”,是指病人达到临床治愈的标准后离开医院;“转院”,则是没有能够治疗或者治疗效果不满意或者是某种原因限制不能进行治疗,需要转往他院做更进一步的治疗。

3月6日,叶文清因为病情恶化而被送往广州的司法警察医院,显然是没有达到临床治愈标准。然而,在当天深圳监狱医院出具的临时医嘱单上的记录却显示:10点15分,今日出院。同日,深圳监狱医院还为叶文清出具了“出院记录”。其中“出院诊断”为:1.发热原因:(1)重症肺炎?(2)纵膈肿瘤?2.双侧胸腔积液,性质待排;3.轻度贫血;4.心包积液(少量)。

晶报记者在广东省司法警察医院出具的叶文清第一次入院记录上看到,现病史一栏记载:“患者于今年1月起无明显诱因出现咳嗽咳痰……胸片提示胸腔积液,现为进一步诊治送往我院”。从头至尾,没有发现在深圳监狱医院已经2次心脏彩超,查出的“心包积液”症状。

3月7日,司法警察医院医生在转院后的第二天发现叶文清的心脏病征兆,并再次实施心脏彩超检查。结果显示:心包积液(少量),左室舒张功能减退。

此时,距离叶文清在第一次心脏彩超中查出“三尖瓣少量返流、主动脉搏幅降低”,已经过去了20天。

张丽华和家属们质疑,为什么在查出心脏有问题时,没有及时采取有效的治疗措施,并且在转院至广东省司法警察医院时,没有把3月6日心脏彩超检查“心包积液”的结果及时向接诊方通报,广东省司法警察医院只能在当天重新进行初次诊断,仍然诊断为“发热、胸腔积液查因:肺结核?肺部肿瘤?”以至于重复检查方才查出心脏的问题,耽误治疗时间?

监狱方面 保外就医和通知家属,都要走法定程序

针对张丽华等亲属的质疑,深圳监狱方面表示,对于其亲人的逝去,他们也表示难过,但是,监狱医院对犯人不可能像外面医院那样到位,并提出,叶文清本人曾有吸毒历史;年度体检合格,并不代表没有隐藏疾病,“干警每年也有猝死的”;即使是一个自由的人,也有可能因为感冒这种小病而猝死,何况是一个有吸毒史的人。对于家属质疑,为何不能保外就医的问题,监狱方面回应,保外就医有着严格的制度规定,必须走程序;至于为何不能在叶文清死亡之前通知家属,监狱方面同样表示,需要走程序,无法即时通知。

针对转往广东省司法警察医院,病历却显示“出院”,监狱方面表示,只是“暂时出院”,随后转往其他医院。

3 疑问 心脏病,为何不能保外就医?

“这么严重的病,为什么不能保外就医?”叶文清的家属在得知亲人死讯后,无不抱有这样的疑问。

叶文清的病情有没有达到保外就医的标准?根据司法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下发的《罪犯保外就医执行办法》,可以申请保外就医的病症中,包括各种器质性心脏病(风湿性心脏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高血压性心脏病、心肌病、心包炎、肺源性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等)。广东省深圳监狱出具的《关于罪犯叶文清因病死亡的调查报告》说明的死因之一“慢性心包炎”,正在文件规定的可申请病症之列。然而从发病到死亡,深圳监狱既没有通知家属,更没有为其申请保外就医。

此外,在3月8日广东省司法警察医院已经发出《病重通知书》的情况下,深圳监狱方面依然没有将叶文清的病情通知家属,致使其亲人没能见其最后一面。这给张丽华和亲属们带来了终身的遗憾,他们对此十分不解:“难道他病成那样还怕他逃跑吗?” (晶报深度调查部记者 马骥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