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本案荣获“2010年击水十大民事经典案件”第二名

更新时间:2013-12-04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案情简介

张某和钱某是同属于J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在2006年时,张某和钱某同时报考了本校的博士生。在经过一系列的考试后,张某被学校录取,钱某未被录取。钱某在毕业离校之际,书写了上百封所谓的举报信投入校园老师们的私人信箱,该信件大量虚构事实,影射暗示张某之所以被录取是因为与导师有不正当关系。后该篇文章更出现在各大网站中,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该文章传播后给张某的学习、生活、身体健康、学术声誉、人格尊严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影响和伤害。张某诉至法院要求判令钱某立即停止侵害、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以书面形式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因名誉侵权而造成的精神损害赔偿金四万元。我所律师郑晓云、董先玲代理了此案。

我方观点

律师认为被告的行为依法构成了侵权,首先从主观上被告有侵权的故意;其次被告实施了侵权行为(包括撰写并大范围传播虚假与误导性的事实),文章中多处使用侮辱、诽谤性语言,损害原告名誉;再次从损害后果看,被告的行为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后果。结合以上几点,依照《民法通则》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被告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

对方辩称

在与原告同时报考博士生时,导师存在违规操作,被告因此向学校相关部门递交了反映材料,后来其在校内发布的信件内容全部是涉及自己的考博过程,目的是请求老师们对导师进行监督,希望学校对违规行为给出处理意见,并未在信件中使用侮辱和诽谤性的语言,更没有在互联网上发布,没有侵害原告的名誉权。

法院判决

本院认为,公民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的名誉。原被告共同报考博士生,在招生过程中,被告对学校录取原告的招生考试程序提出异议,这是公民享有的权利,但权利的行使应通过正当渠道,即向该校招考博士生的相关部门反映,反映情况时不得采取对所涉及人员的名誉、人格尊严及未经证实的事实使用容易让人引起歧义、侮辱性和诽谤性语言或陈述妄自推断的事实,更不得采取不适当的途径进行散播造成恶劣影响。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告投递的信件内容、使用的语言、情节及后果是否对原告的名誉构成侵权,互联网登载的文章是否是被告所为,对此造成的恶劣影响被告是否负有责任。经双方举证、质证和查明事实证实:被告于07年向校学科组递交招考博士生中存在问题的反映材料,校方就被告的投诉做出回复,被告如针对回复内容及招生工作等事宜仍存在异议可继续向相关部门反映,然其却向学院百余名教师信箱投递信函再述其考博经历。上述信件部分内容的文字表述和语言的运用确使收信人对原告的品行、声誉产生质疑和不良影响,原告提供证据均能予以证实。同时被告采取反映问题的方式、范围有失妥当。另外,信件内容在互联网迅速传播,几经转载,变更后的题目明显带有对人格的侮辱性语言。互联网所载内容现虽无直接证据证实系被告所为,但所产生的后果并不能排除系被告反映问题的行为、方式不恰当而引发了在互联网出现,且不断被转载的可能,故该行为给原告名誉带来的损害被告应负有一定责任,基于被告上述行为可认定对原告名誉构成侵权,并结合造成范围、情节、后果及原、被告住地相距遥远等情况,被告应向原告以书面的形式赔礼道歉。

最终法院判决:(一)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被告向原告书面赔礼道歉;(二)如被告不履行本判决书判决第一项之内容,则于本判决书生效后三十日内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1000元……

后被告钱某不服本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过审理做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日前,原告已经收到被告的书面道歉信。

郑晓云律师精彩代理意见

尊敬的法官:

击水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委托,指派我担任本案原告方的委托代理人,根据庭前了解和法庭调查查明的事实,现发表代理意见如下,请法庭参考。

一、被告的行为依法构成侵权。

名誉,是指社会上人们对公民个人的品德、情操、才干、声望、信誉和形象等各方面形成的综合评价。名誉权,则是法律规定公民享有的保有和维护自身名誉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可见,公民的名誉权受法律保护,任何人均不得利用各种形式侮辱、毁损他人的名誉。本案中,被告报考博士研究生未被录取,继而采取侮辱、诽谤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已构成侵权行为,理由如下:

(一)从主观上看,被告有侵权的故意。

被告在考博未被录取后,对导师、对原告都心存不满,刻意毁损原告名誉,其侵权之故意是明显的。同时,被告完全应当也能够预见其文章的散播会给原告的名誉造成损害,却放任了损害后果的发生,主观上有过错。

(二)从客观上看,被告实施了侵权的行为。

之所以说被告客观上实施了侵权行为,是基于以下三点:

首先,被告撰写并传播的是虚假和误导性的事实。

被告在考博未被录取以后,写出《我的考博经历》一文,文中质疑博士录取程序,但多处歪曲事实,很多说明都与真实情况不符{比如第二次面试的原因,被告说是为给原告一次正常复试的机会,自己被动接受;事实上第二次面试是学校因被告再三纠缠才决定进行的。比如被告说导师事先欺骗她、承诺录取她,等等。},更多的地方采用误导性语言,从而混淆视听,使读者对该事件形成了一个与事实完全相反的错误认识,认为原告被录取有着不可告人的原因。事实上,原告被录取为博士研究生是完全符合学校录取规则的,{录取原因首先是原告的考试成绩突出,其在初试中专业课成绩排名第一,而博士录取优先参考专业课成绩,这也是国内各大院校的惯例。其次是因为原告专业素质较高,这一点从硕士论文和平时考察都可以看出。最后,原告被录取是经学科组集体决定的,而不是导师一言堂。所以,原告被录取}是公平、公正的,而被告无视这一事实,无中生有捏造事实并加以散布,公然抵毁原告人格,损害原告名誉,是明显侵权行为。

其次,被告在文章中多处使用侮辱、诽谤性语言,损害原告名誉。

被告在文中多处暗示原告与导师有特殊的男女关系,并因这种关系而被录取,被告的“暗示”非常明显,正常智力水平的人一看便知,何况被告的传播对象是学校教师和互联网读者,都是知识层次相对较高的群体,这种语言足以对人产生误导。从实际结果来看,网上文章的各种侮辱性回帖几乎全部针对男女关系方面,这种结果显然是被告不真实的文章所引起的。

加之被告在网上发文时增加了误导性、煽动性极强的题目,使得文章备受关注,并被大量转载,造成了严重后果。虽然该题目不能明确确定是被告所加,但被告也确实不能排斥其可能性,而且即使题目不是被告所加,也是被告文章中的内容对人产生误导所致,该文所产生的损害后果仍然是被告不真实的文章所带来的,被告在客观上构成侵权。

第三,被告将这一文章广为传播。

对于《我的考博经历》一文,被告首先大量复制,并散发到相关院系和学校老师的私人信箱里,这一事实已经由相关人员出具证明予以证实。

被告撰写虚假和误导性的事实并予以传播,且传播范围是原告生活和工作地方,这一行为已经对原告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在此情况下,原告曾经试图与被告沟通、劝其停止侵权行为,但被告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将该文在互联网上发布,致使该文被大量转载,各种跟贴、评论更是不堪入目,这进一步扩大了影响、侵害了原告名誉权。

尽管网络文章并未明确注明作者和出处,但由于网上文章的内容与被告散发到院系和老师信箱的信件内容高度雷同,根据一般经验法则和生活常识,完全可以推断该文为被告所发。

不仅如此,与被告散发到学校老师信箱里的文章相比,网上文章还增加了心理描写,比如在说到老师如果不打算录取“我”,应该提前告诉时,信箱文章仅说“可惜的是他没有说”,而网上文章则变成了“可惜的是他一直在欺骗我”,还增加了这样一段描写:“我现在不能不怀疑他根本早就打算录取张同学,但是怕因为我的分数高而节外生枝,所以在正式录取前先稳住我。”这种内心感受外人根本无从得知,被告的心理活动更是只有她本人才了解,所以很显然,网上文章是由被告本人所发布。

退一步讲,即使假设该文章不是被告发布在互联网上,其对该事件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网上文章没有指明系何人所为,被告无论如何不能排除其可能性,即使被告未直接发布消息,其在学校内散发文章的行为,也导致了关于原告的不真实情况在互联网上发布,客观上侵害了原告的名誉权。类似情形构成侵权已被法院生效判决所认可。

从上述这三点可以看出,被告使用侮辱、诽谤性语言传播虚假和误导性的事实,恶意对原告进行贬低和损害,含沙射影地误导读者,并将文章向不特定多人广泛传播,属于以侮辱、丑化人格的方式,撰写诽谤性文章,客观上实施了侵权行为。

(三)从损害结果看,被告的行为造成了严重后果。

由于被告在文章中全部使用真实姓名,使读者一看便知道作者是在侮辱、丑化原告,给原告造成不良影响。同时,由于网络传播具有速度快、范围广、可以任意留言的特殊性,该文章贴出后迅速扩散,先后被几十家网站转载,并被大肆篡改、评论,有些评论用词不堪入目,给原告的学习、生活、身体健康、人格尊严、学术声誉都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影响和伤害,而且大大损害了学校和导师的声誉,后果极为严重。

(四)对于类似行为认定为侵权,符合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精神。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对类似案件的复函,行为人只要实施了有损他人名誉的行为并造成一定后果,就应当认定为侵权,其中既包括具体指名道姓和直接的侮辱诽谤行为,也包括以影射手法变相丑化他人,还包括以真实姓名、地点和虚构的事实侮辱、诽谤他人,甚至包括不写明受侵害人真实姓名、仅有人物特征明显指向的行为。(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胡秋生、娄良英等八人诉彭拜、漓江出版社名誉权纠纷案的复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朱秀琴、朱良发、沈珍珠诉《青春》编辑部名誉权纠纷案的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胡骥超、周孔昭、石述成诉刘守忠、遵义晚报社侵害名誉权一案的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王水泉诉郑戴仇名誉权案的复函。)

综合以上四点可以看出,被告通过互联网,捏造虚假事实侮辱原告人格,在主观上具有对原告的名誉进行毁损的恶意,客观上实施了侵权行为并造成严重后果,已构成侵犯原告名誉权的侵权行为,认定侵权符合最高人民法院的审判指导精神。

二、被告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据此,被告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后,原告要求其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于法有据,应予支持。

 

以上代理意见请法庭参考。

 

                                 击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郑晓云

                                         董先玲

                               2007年1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