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这场事故 市民农民“同命同价”

更新时间:2013-12-04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案情简介]
    2009年5月10日晚,马某驾驶大型普通客车将驾驶轻便二轮摩托车范某撞伤,经交警队认定马某及范某分别承担事故同等责任,马某与范某就赔偿问题无法达成协议。范某遂将马某告上法庭,主张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残疾器具费等共计近30万元。马某辩称范某系农业人口,且无固定职业,所以残疾赔偿金和误工费应当按照事故发生地农业人口2009年年均收入给予支持;残疾器具费属于未发生的费用,依法不应当支持;精神抚慰金过高等请求法院酌定考虑。
 
[法院判决]
    法院最终判决原告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及残疾器具费共计25万余元。
 
[精彩代理词]
    尊敬的主审法官:
    击水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原告范某之委托,特指派王玉青律师出庭履行代理职责,作为原告的代理人,通过今天的庭审,代理人现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原告主张的误工费、护理费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请求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事实方面:
    第一、原告来天津已经20余年,前期做收废品生意,近几年来从事头发买卖生意,收入每月为3000元左右,且有几位证人证言为证据,且证人已经出庭作证,原告所住村委会也已出具证明,证实原告已经来津居住多年,从事头发买卖生意;
    第二、2009年7月,指定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医生明确告知要加强护理,且护理人员的月收入3000元已由证人出庭证实。
    (二)法律方面:
    第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之规定:“……受害人因伤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依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本案中原告主张的误工费9000元计算至原告伤残鉴定的前五日,时间上并没有多计算,原告每月均收入3000元,已由证人出庭作证,应当视为有固定的收入,故原告主张的9000元误工费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第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之规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被告提出护理时间应当计算至原告的定残日的前一天,是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之规定的误解,本条规定护理费计算至定残日的前一天是针对受害人定残后有护理依赖的,护理费计算标准即发生改变,但并不否认可以主张护理费,本案中原告的伤情并未评上护理依赖,但医生于2009年7月出具证明,明确告知原告需加强护理,因此原告出院后主张了3个月的护理费,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综上,原告主张的误工费、护理费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被告的抗辩理由是不成立的,恳请贵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二、原告主张的营养费5000元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被告抗辩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只可选择其一,没有法律依据,依法应当不予采纳。
    第一、原告已经52岁,且作的是截肢手术,这种手术从人情上考虑应当加强营养争取早日康复。在原告的病历出院记录上明确记载:医嘱原告需要加强营养。2009年7月,医生再次医嘱:加强营养。从实际出发,原告的伤情也必须加强营养。
    第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之规定,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是两项完全不相干的赔偿项目,原告并没有重复请求,因此,被告的抗辩理由是不成立的。
    综上,恳请贵院考虑原告的实际伤情,依法支持原告的此项诉讼请求。
    三、原告按照天津城市居民的年均收入为标准主张残疾赔偿金,也是符合当前实际情况,符合当前法律规定,依法应当得到支持。
    第一、原告虽为农村户口,但是已经来天津经商多年,其家人也已经在天津多年,原告的所有收入也均来自天津市里,而且原告的月收入也远远高于天津城市居民的年均收入,因此原告按照天津城市居民年均收入主张残疾赔偿金是合情合理的。
    第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2006)民他字第25号:“……本案中,受害人虽为农村户口,但在城市经商、居住,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生活来源地均为城市,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本案的情况跟此复函案情完全一致,因此请求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四、原告主张的残疾器具费32000元,被告已当庭予以认可。
    五、原告主张23年的残疾器具费256000元、23年的维修费36800元、安装假肢的护理费3000元、食宿费1800元等也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依法亦应得到支持。
    (一)事实方面:
    第一、原告现年52周岁,当今国家男性的平均寿命为75周岁,且原告身体健康,无其他疾病,原告计算至75周岁,应属合情合理。
    第二、天津市康复假肢厂鉴定证明 “依据患者伤情,经我厂配置辅助器具专家鉴定,参照国家民政部《假肢和矫形器具产品价格目录》中假协(2005)第31号文件,患者需配置国产普及型前臂腕离断肌电手假肢(双自由度、肌电控制、屈腕)(1)价格:32000元,使用年限3年;(2)每年约需假肢总价5%的维修配件费;(3)初装期需装配康复训练1个月,需护理1人、食宿每人每天60元”。关于残疾器具费,残疾器具每年的维修费及安装假肢期间的护理费,即原告在此期间的食宿费,天津市康复假肢厂鉴定证明已经给出了明确的计算依据。
    第三、上述鉴定意见,由天津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辅助器具配置鉴定专家李德起亲笔签字,具有权威性。
    (二)法律方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之规定:“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和赔偿期限参照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本案中,被告对原告以后更换假肢及相关费用并无异议,但是对赔偿年限提出异议,代理人认为,赔偿年限应当计算至原告75周岁,因为这一数字符合我国男性的平均寿命,且原告身体健康,无其他疾病。计算至次年限应属合情合理。
    六、原告主张的60000元精神抚慰金,应属合理请求范畴,法院应当全额支持原告的此项请求。
    第一、被告的行为导致原告五级伤残的严重后果;
    第二、原告自幼习惯使用左手,对原告而言,左手的功能就像其他人使用右手一样,现在原告左手在腕关节以上被截肢,给原告的衣食住行带来诸多不便;
    第三、原告在事故发生前一直身体健康,转眼之间变成了残疾人,此次事故给原告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障碍,也给其家人带来了巨大痛苦。
    因此,原告主张60000元的精神抚慰金是合情合理的,请求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此项诉讼请求。
    综上为代理人的几点代理意见,请求贵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予以采纳。
 
                                                                      代理人:击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玉青
                                                                              2009年11月
 
[律师感言]
    通过代理此案件,律师感触颇多。
    首先,律师代理每一起案件必须认真谨慎,本着当事人的合法利益最大化,努力的搜集证据,不放过任何一个对案件有力的线索。本案中律师指导受害人取得如下证据起到了关键性作用:第一、邻居的证人证言;第二、村委会的证明;第三、受害人在天津的暂住证等,上述证据足以证明受害人在天津居住多年,每月的收入为3000余元,因此法院有充足的证据可以判决受害人的残疾赔偿金按照天津市城镇居民的年均收入计算。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伤情有特殊需要的,可以参照辅助器具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的合理费用标准。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和赔偿期限参照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此条文虽然明确规定将来未发生的残疾器具费,如果有证据证明必然发生,可以判决此项费用,但目前法院很少就此项费用进行判决,本案法院采纳了受害人提供的证据及代理人的意见,判决支持了受害人的请求,法院的此份判决是对目前司法的一个突破,为此办案律师深感责任重大。律师深深感悟到,律师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协助法官更好的运用现有法律,尽可能的缩小法律条文具体规定与实际操作的距离。
                                     
                                                                                          案例总结:尹敬静
    2009年5月10日晚,马某驾驶大型普通客车将驾驶轻便二轮摩托车范某撞伤,经交警队认定马某及范某分别承担事故同等责任,马某与范某就赔偿问题无法达成协议。范某遂将马某告上法庭,主张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残疾器具费等共计近30万元。马某辩称范某系农业人口,且无固定职业,所以残疾赔偿金和误工费应当按照事故发生地农业人口2009年年均收入给予支持;残疾器具费属于未发生的费用,依法不应当支持;精神抚慰金过高等请求法院酌定考虑。
 
[法院判决]
    法院最终判决原告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及残疾器具费共计25万余元。
 
[精彩代理词]
    尊敬的主审法官:
    击水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原告范某之委托,特指派王玉青律师出庭履行代理职责,作为原告的代理人,通过今天的庭审,代理人现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原告主张的误工费、护理费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请求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事实方面:
    第一、原告来天津已经20余年,前期做收废品生意,近几年来从事头发买卖生意,收入每月为3000元左右,且有几位证人证言为证据,且证人已经出庭作证,原告所住村委会也已出具证明,证实原告已经来津居住多年,从事头发买卖生意;
    第二、2009年7月,指定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医生明确告知要加强护理,且护理人员的月收入3000元已由证人出庭证实。
    (二)法律方面:
    第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之规定:“……受害人因伤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依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本案中原告主张的误工费9000元计算至原告伤残鉴定的前五日,时间上并没有多计算,原告每月均收入3000元,已由证人出庭作证,应当视为有固定的收入,故原告主张的9000元误工费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第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之规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被告提出护理时间应当计算至原告的定残日的前一天,是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之规定的误解,本条规定护理费计算至定残日的前一天是针对受害人定残后有护理依赖的,护理费计算标准即发生改变,但并不否认可以主张护理费,本案中原告的伤情并未评上护理依赖,但医生于2009年7月出具证明,明确告知原告需加强护理,因此原告出院后主张了3个月的护理费,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综上,原告主张的误工费、护理费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被告的抗辩理由是不成立的,恳请贵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二、原告主张的营养费5000元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被告抗辩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只可选择其一,没有法律依据,依法应当不予采纳。
    第一、原告已经52岁,且作的是截肢手术,这种手术从人情上考虑应当加强营养争取早日康复。在原告的病历出院记录上明确记载:医嘱原告需要加强营养。2009年7月,医生再次医嘱:加强营养。从实际出发,原告的伤情也必须加强营养。
    第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之规定,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是两项完全不相干的赔偿项目,原告并没有重复请求,因此,被告的抗辩理由是不成立的。
    综上,恳请贵院考虑原告的实际伤情,依法支持原告的此项诉讼请求。
    三、原告按照天津城市居民的年均收入为标准主张残疾赔偿金,也是符合当前实际情况,符合当前法律规定,依法应当得到支持。
    第一、原告虽为农村户口,但是已经来天津经商多年,其家人也已经在天津多年,原告的所有收入也均来自天津市里,而且原告的月收入也远远高于天津城市居民的年均收入,因此原告按照天津城市居民年均收入主张残疾赔偿金是合情合理的。
    第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2006)民他字第25号:“……本案中,受害人虽为农村户口,但在城市经商、居住,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生活来源地均为城市,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本案的情况跟此复函案情完全一致,因此请求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四、原告主张的残疾器具费32000元,被告已当庭予以认可。
    五、原告主张23年的残疾器具费256000元、23年的维修费36800元、安装假肢的护理费3000元、食宿费1800元等也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依法亦应得到支持。
    (一)事实方面:
    第一、原告现年52周岁,当今国家男性的平均寿命为75周岁,且原告身体健康,无其他疾病,原告计算至75周岁,应属合情合理。
    第二、天津市康复假肢厂鉴定证明 “依据患者伤情,经我厂配置辅助器具专家鉴定,参照国家民政部《假肢和矫形器具产品价格目录》中假协(2005)第31号文件,患者需配置国产普及型前臂腕离断肌电手假肢(双自由度、肌电控制、屈腕)(1)价格:32000元,使用年限3年;(2)每年约需假肢总价5%的维修配件费;(3)初装期需装配康复训练1个月,需护理1人、食宿每人每天60元”。关于残疾器具费,残疾器具每年的维修费及安装假肢期间的护理费,即原告在此期间的食宿费,天津市康复假肢厂鉴定证明已经给出了明确的计算依据。
    第三、上述鉴定意见,由天津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辅助器具配置鉴定专家李德起亲笔签字,具有权威性。
    (二)法律方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之规定:“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和赔偿期限参照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本案中,被告对原告以后更换假肢及相关费用并无异议,但是对赔偿年限提出异议,代理人认为,赔偿年限应当计算至原告75周岁,因为这一数字符合我国男性的平均寿命,且原告身体健康,无其他疾病。计算至次年限应属合情合理。
    六、原告主张的60000元精神抚慰金,应属合理请求范畴,法院应当全额支持原告的此项请求。
    第一、被告的行为导致原告五级伤残的严重后果;
    第二、原告自幼习惯使用左手,对原告而言,左手的功能就像其他人使用右手一样,现在原告左手在腕关节以上被截肢,给原告的衣食住行带来诸多不便;
    第三、原告在事故发生前一直身体健康,转眼之间变成了残疾人,此次事故给原告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障碍,也给其家人带来了巨大痛苦。
    因此,原告主张60000元的精神抚慰金是合情合理的,请求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此项诉讼请求。
    综上为代理人的几点代理意见,请求贵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予以采纳。
 
                                                                      代理人:击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玉青
                                                                              2009年11月
 
[律师感言]
    通过代理此案件,律师感触颇多。
    首先,律师代理每一起案件必须认真谨慎,本着当事人的合法利益最大化,努力的搜集证据,不放过任何一个对案件有力的线索。本案中律师指导受害人取得如下证据起到了关键性作用:第一、邻居的证人证言;第二、村委会的证明;第三、受害人在天津的暂住证等,上述证据足以证明受害人在天津居住多年,每月的收入为3000余元,因此法院有充足的证据可以判决受害人的残疾赔偿金按照天津市城镇居民的年均收入计算。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伤情有特殊需要的,可以参照辅助器具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的合理费用标准。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和赔偿期限参照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此条文虽然明确规定将来未发生的残疾器具费,如果有证据证明必然发生,可以判决此项费用,但目前法院很少就此项费用进行判决,本案法院采纳了受害人提供的证据及代理人的意见,判决支持了受害人的请求,法院的此份判决是对目前司法的一个突破,为此办案律师深感责任重大。律师深深感悟到,律师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协助法官更好的运用现有法律,尽可能的缩小法律条文具体规定与实际操作的距离。
                                     
                                                                                          案例总结:尹敬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