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两年索赔路艰难 调解获赔十九万

更新时间:2013-12-04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基本案情:

2008年3月,被害人柳岩乘坐公司车辆外出,车辆在高速公路上发生单方交通事故,造成乘车人当场死亡的后果。此后,被害人的家属来津处理丧葬事宜,但公司对赔偿问题一直不予解决。涉案公司有三套营业执照,但人员和业务均有交叉,该公司想以此方式来规避其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法院和解:

    除去此前公司给付的2万元,肇事司机赔偿的2万元,公司再一次性补偿被害人家属29万元,即被害人家属在本案中共得到赔偿款330000元。

律师精彩代理意见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击水律师事务所接受柳成(化名)的委托,指派我作为本案附带民事诉讼原告的代理人参加诉讼,根据案件事实和法律的相关规定,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四被告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本次事故事实清楚,责任明确,受害人柳岩(化名)在本次事故中无任何责任,而被告人袁平(化名)承担全部的事故责任,其他三被告对此应当承担连带的赔偿责任,具体理由如下:

     1、该事故车辆登记的车辆所有人为附带民事被告人天津市某钢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钢铁贸易公司),实际使用人为附带民事被告人天津某钢材加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钢材加工公司)和附带民事被告人天津某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流公司)。因此钢铁贸易公司应当在车辆价值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而物流公司和钢材加工公司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2、被告人袁平系钢铁贸易公司的职员,其职务就是司机。事发前受案外人李红(化名,系该公司管理部经理)指派共同宴请客户,后驾驶车辆送客户途中发生事故。被告人袁平在履行职务中发生事故,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钢铁贸易公司作为单位对此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告人袁平因存在重大过失,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3、虽然钢铁贸易公司在庭上一直辩称其与此次事故及该车辆无任何关系,但只要简单分析就可看出其与该车存在密切的联系,对此事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首先,被告人袁平及案外人李红所做的笔录内容均可看出,李红在案发前一直兼任物流公司的总经理及钢铁贸易公司的管理部经理。且因两公司同是上海某钢材集团有限公司的下属公司,因此在管理上共用一个管理部。这一点在钢铁贸易公司向天津港保税区劳动人事局提交的说明中也予以认可,但钢铁贸易公司单方面称李红与钢铁贸易公司的劳动关系已经解除,却并未出具任何证据予以证实。其次,被告提交的车辆移交清单,看似天津公司物流部将车辆转给物流公司,但只有钢铁贸易公司的公章,根本没有物流公司的公章。因此该证据不但不能说明车辆现由物流公司使用,反而能够证实,钢铁贸易公司对于该车辆的完全的使用支配权,所以钢铁贸易公司才有可能移交车辆。最后,本次事故发生后,受害人的家属多次找到单位,均是由钢铁贸易公司和上海某钢材集团有限公司的代表出面接待,但一直未能予以赔偿。

     综上,该车辆由钢铁贸易公司管理使用,现又因钢铁贸易公司的司机履行职务出现交通事故,那么钢铁贸易公司当然的要承担赔偿责任。

     4、三被告公司均是上海钢铁贸易公司集团有限公司下属的公司,很多管理和业务工作都交织在一起,无法明确区分,是典型的多套营业执照,一套管理人员的情况。正因为如此,李红作为物流公司的总经理也管理钢铁贸易公司的事务,同时可以调动华治钢材的司机,即被告人袁平,才出现了此次事故。原告起诉后,物流公司和钢材加工公司就消失无踪,明显在规避其法律责任,原物流公司所有的车辆也已经出卖,但二公司却并未办理注销手续,更没有进行清算。原告及法院多次去钢铁贸易公司送达传票及了解情况,钢铁贸易公司均拒不提供物流公司和钢材加工公司的信息。根据物流公司的工商信息显示,钢铁贸易公司给物流公司投资300万元,是其最大股东,而这个大股东却不知道自己投资的公司的情况,这不是很荒唐吗?究其根本,不过是逃避法律责任的手段而已。

     虽然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公司债务可由股东直接偿还,但在三被告恶意逃避法律责任的情况下,难道法律就要放任其行为吗?这明显不是我国的立法本意,也不能保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请合议庭充分考虑本案的事实情况,保障原告人的合法权益。

     二、被告应当赔偿原告的各项损失

     受害人因本次事故死亡,原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要求各被告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及家属来津处理丧葬事宜产生的各项费用包括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和餐费,且提供了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请法庭予以考虑。

     受害人柳岩在家中是独子,刚刚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就因此次事故丧生,给其父母造成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其母王某此前在老家开办了一个小卫生所,是家庭经济的主要来源,但此事故发生后,其母每天以泪洗面,精神恍惚,致使该卫生所已无法再经营,只得停业。其父身体有残疾,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现家庭只能依靠领取低保生活。

     虽然本案是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但考虑到本案的具体情况,请法庭考虑实际情况,判令各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

     另,原告因家在吉林无法长期在津处理此事,而各被告一直不予赔偿,原告无奈只得委托律师代理,因此代理费应当由各被告承担。

     综上所述,原告的各项诉讼请求均有相关证据及法律规定予以佐证,望人民法院能够判如所请,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补偿原告家庭遭受的经济损失,慰藉其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精神伤害。

此致

东丽区人民法院

 击水律师事务所

于彬  律师

律师心得:

     本案历时两年之久,委托人最终得到33万元的赔偿。

     本案难点在于,涉案三家公司都是某集团的下属子公司,是典型的三套执照一套人马的情况。考虑到目前只有钢铁贸易公司公司具有赔偿能力,律师从肇事司机是受钢铁贸易公司公司部门经理的指派开车履行职务的角度,要求钢铁贸易公司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虽然很多情况都表明三家公司实际是一套人马管理,但毕竟都有独立的法人资格,要想直接判决钢铁贸易公司公司承担责任,还是存在难度。鉴于此情况,律师一直积极与法官沟通,最终促成了本案的和解。

     本案历时近两年,最终能够和解,让当事人得到实在的赔偿款,当事人表示非常满意。律师也觉得能够让两位年迈的老人在失去独生儿子后得到一些补偿,今后的生活也就有了基本的保障,律师的工作没有白做。

 

案例总结:范亚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