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执行职务”致人损害 单位需担责

更新时间:2013-12-04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基本案情:
    李刚是本市一家机械厂的司机。2010年3月20日,某机械厂职工老张的亲戚结婚,请求单位出车帮忙,单位主管车辆工作的主任指派李刚出车帮忙。就在老张亲戚结婚的当晚,李刚驾驶单位的小型普通客车沿南开区红旗路由北向南至嘉陵道交口时,撞到骑着人力三轮车的赵琪,致赵琪严重受伤。交管部门认定,李刚负全部责任,赵琪不负责任。
    经诊断,赵琪多发肋骨骨折、血胸、气胸、双肺挫伤感染,以及肩胛骨粉碎性骨折,颅脑外伤。赵琪将承保事故车辆交强险的保险公司、李刚和其单位某机械厂(下称“单位”)告上法庭,主张三被告共同赔偿医疗费等损失共计20余万元。庭审中,被告单位辩称,李刚驾驶单位车辆外出,乃是“公车私用”,应由李刚赔偿原告赵琪医疗费等损失。
法院判决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李刚是执行职务时发生交通事故的。因此,判令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的赔偿限额内对赵琪的合理损失予以承担,不足部分由被告某机械厂赔偿原告赵琪医疗费等损失共计10万元,被告李刚不承担赔偿责任。
精彩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员: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击水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李刚的委托,指派本律师担任其与原告赵琪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的一审诉讼代理人。
    现根据事实和法律,并结合庭审情况,本律师发表以下代理意见,希望审判员能够给予充分考虑。
    本案中,被告李刚对原告赵琪不承担赔偿责任,理由如下:
    1、本案交通事故发生时,被告李刚正在履行职务行为。
    一般而言,职务行为,是指与法人的工作人员职责范围密切相关的行为。通常认为,以执行职务的外在表现形态为标准界定职务行为,即如果行为在客观上表现为与法人指示办理的事件要求相一致,具有利用职务的形式,就应当认为属于执行职务的范围。【参见《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著,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第148页至第150页】
    本案中,被告李刚系被告单位的司机,双方系劳动合同关系。事故车辆登记在被告单位名下,由被告单位支配使用,并指派被告李刚专人驾驶。
    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当日即2010年3月20日,被告李刚的同事即单位职工老张有亲戚结婚,老张请单位出车帮忙。单位答应老张的请求后,由负责单位车辆管理工作的办公室主任指派被告李刚驾驶事故车辆代表单位出车帮忙。在被告李刚驾车返回单位交差途中,发生本案交通事故。从行为的外观上看,被告李刚驾驶单位车辆外出,与工作职责有关;从行为的内容上看,被告李刚受单位主管领导指派即受单位指派去给单位同事老张帮忙即办理单位交办的差事,系履行工作职责。因此,从职务行为的内容与外观上讲,本案交通事故发生时,被告李刚正在执行职务。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第八条之规定,法人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致人损害的,由该法人承担民事责任。就本案而言,被告李刚在执行职务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原告受伤,应由其单位承担赔偿责任。
    2、被告李刚驾驶事故车辆并非“公车私用”。
    庭审中,被告单位辩称,被告李刚驾驶事故车辆系“公车私用”,即被告李刚借用被告单位的车辆为自己办事,在驾驶过程中发生本案交通事故,因此,应当由被告李刚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单位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单位“公车私用”的理由不能成立。被告李刚驾驶的事故车辆确系“公车”,但绝非“私用”。上文已述,被告李刚驾驶事故车辆不是办理私事,而是办理单位指派的公事即以单位名义为同事亲戚结婚出车帮忙。事实上,单位经常会为职工出车帮忙,这是落实职工福利的一种表现形式。退一步讲,被告李刚如果借用“公车”,应该履行必要手续如征得单位主管领导等等;否则,不可能将“公车”借出来。可是,本案中不存在这样的借车手续。显然,被告李刚之所以能够驾驶单位公车外出,是因为其接受单位指派办理公差。
    以上代理意见敬请审判员予以参考,并恳请予以采纳!
    谢谢审判员!
代理人:击水律师事务所 任波律师
 
律师感言:
    鉴于本案中委托人与某机械厂具有利益冲突,为了尽可能妥善处理委托人与某机械厂的关系,维护委托人退休后的长远利益,律师建议委托人在庭前与其单位沟通,协商解决此事。遗憾的是,某机械厂认为委托人是“公车私用”,应由其本人承担责任,单位并没有责任。
    律师还咨询专家顾问,复印本案交通事故卷并研究委托人及证人在公安交通管理部门的笔录,查阅权威司法观点并及时提供给法官参考等等。律师清楚地记得,为了让法官及时看到关于认定职务行为的权威司法观点,律师冒着倾盆大雨将相关材料送到法官手中。当被大雨淋湿的律师站在法官面前时,法官和书记员被感动了,委托人事后也被感动了。律师觉得这是应该做的工作。
(注:文中人名均已化名)
 
案例总结:尹敬静
    李刚是本市一家机械厂的司机。2010年3月20日,某机械厂职工老张的亲戚结婚,请求单位出车帮忙,单位主管车辆工作的主任指派李刚出车帮忙。就在老张亲戚结婚的当晚,李刚驾驶单位的小型普通客车沿南开区红旗路由北向南至嘉陵道交口时,撞到骑着人力三轮车的赵琪,致赵琪严重受伤。交管部门认定,李刚负全部责任,赵琪不负责任。
    经诊断,赵琪多发肋骨骨折、血胸、气胸、双肺挫伤感染,以及肩胛骨粉碎性骨折,颅脑外伤。赵琪将承保事故车辆交强险的保险公司、李刚和其单位某机械厂(下称“单位”)告上法庭,主张三被告共同赔偿医疗费等损失共计20余万元。庭审中,被告单位辩称,李刚驾驶单位车辆外出,乃是“公车私用”,应由李刚赔偿原告赵琪医疗费等损失。
法院判决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李刚是执行职务时发生交通事故的。因此,判令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的赔偿限额内对赵琪的合理损失予以承担,不足部分由被告某机械厂赔偿原告赵琪医疗费等损失共计10万元,被告李刚不承担赔偿责任。
精彩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员: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击水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李刚的委托,指派本律师担任其与原告赵琪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的一审诉讼代理人。
    现根据事实和法律,并结合庭审情况,本律师发表以下代理意见,希望审判员能够给予充分考虑。
    本案中,被告李刚对原告赵琪不承担赔偿责任,理由如下:
    1、本案交通事故发生时,被告李刚正在履行职务行为。
    一般而言,职务行为,是指与法人的工作人员职责范围密切相关的行为。通常认为,以执行职务的外在表现形态为标准界定职务行为,即如果行为在客观上表现为与法人指示办理的事件要求相一致,具有利用职务的形式,就应当认为属于执行职务的范围。【参见《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著,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第148页至第150页】
    本案中,被告李刚系被告单位的司机,双方系劳动合同关系。事故车辆登记在被告单位名下,由被告单位支配使用,并指派被告李刚专人驾驶。
    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当日即2010年3月20日,被告李刚的同事即单位职工老张有亲戚结婚,老张请单位出车帮忙。单位答应老张的请求后,由负责单位车辆管理工作的办公室主任指派被告李刚驾驶事故车辆代表单位出车帮忙。在被告李刚驾车返回单位交差途中,发生本案交通事故。从行为的外观上看,被告李刚驾驶单位车辆外出,与工作职责有关;从行为的内容上看,被告李刚受单位主管领导指派即受单位指派去给单位同事老张帮忙即办理单位交办的差事,系履行工作职责。因此,从职务行为的内容与外观上讲,本案交通事故发生时,被告李刚正在执行职务。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第八条之规定,法人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致人损害的,由该法人承担民事责任。就本案而言,被告李刚在执行职务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原告受伤,应由其单位承担赔偿责任。
    2、被告李刚驾驶事故车辆并非“公车私用”。
    庭审中,被告单位辩称,被告李刚驾驶事故车辆系“公车私用”,即被告李刚借用被告单位的车辆为自己办事,在驾驶过程中发生本案交通事故,因此,应当由被告李刚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单位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单位“公车私用”的理由不能成立。被告李刚驾驶的事故车辆确系“公车”,但绝非“私用”。上文已述,被告李刚驾驶事故车辆不是办理私事,而是办理单位指派的公事即以单位名义为同事亲戚结婚出车帮忙。事实上,单位经常会为职工出车帮忙,这是落实职工福利的一种表现形式。退一步讲,被告李刚如果借用“公车”,应该履行必要手续如征得单位主管领导等等;否则,不可能将“公车”借出来。可是,本案中不存在这样的借车手续。显然,被告李刚之所以能够驾驶单位公车外出,是因为其接受单位指派办理公差。
    以上代理意见敬请审判员予以参考,并恳请予以采纳!
    谢谢审判员!
代理人:击水律师事务所 任波律师
 
律师感言:
    鉴于本案中委托人与某机械厂具有利益冲突,为了尽可能妥善处理委托人与某机械厂的关系,维护委托人退休后的长远利益,律师建议委托人在庭前与其单位沟通,协商解决此事。遗憾的是,某机械厂认为委托人是“公车私用”,应由其本人承担责任,单位并没有责任。
    律师还咨询专家顾问,复印本案交通事故卷并研究委托人及证人在公安交通管理部门的笔录,查阅权威司法观点并及时提供给法官参考等等。律师清楚地记得,为了让法官及时看到关于认定职务行为的权威司法观点,律师冒着倾盆大雨将相关材料送到法官手中。当被大雨淋湿的律师站在法官面前时,法官和书记员被感动了,委托人事后也被感动了。律师觉得这是应该做的工作。
(注:文中人名均已化名)
 
案例总结:尹敬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