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交通事故外地发生 律师倾助终按本地标准获偿

更新时间:2013-12-04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交通事故案件,事故发生在外省市某县,事故造成了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死亡受害人陈某的亲属委托我所刘淑霞律师代理本案时,另一受伤受害人已经抢先提起了诉讼。被告张某驾驶车辆撞倒我方受害人时系从事职务行为,且该肇事车辆所属的某运输有限公司已在某保险公司已投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及不计免赔险。
【法院判决】
    法院经审理,作出如下判决:被告某保险公司及某运输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尸检费等共计45万余元。
【精彩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的委托代理此案,经过认真研究案情和调查取证,结合法庭调查,发表如下代理意见,望合议庭予以考虑。
    一、被告张某负本案事故全部责任,应当赔偿原告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全部人身和财产损失。
    2010年1月24日,被告张某驾驶一重型半挂牵引车沿某路由北向南行驶至事故地点时与案外人于某驾驶的重型厢式货车发生碰撞,造成受害人陈某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处理,认定张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结合本案,被告张某作为机动车驾驶人,对本案事故承担全部责任,依法应当赔偿原告因此次事故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
    二、被告某运输有限公司与被告张某之间系雇佣关系,雇员张某是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重大过失致人损害,依法应与雇主某运输有限公司对原告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的规定,“……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被告张某作为被告某输有限公司的雇员,在从事运输活动即雇佣活动的过程中,因重大过失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受害人陈某死亡,因此雇主某运输有限公司应当与雇员张某对原告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被告保险公司应当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即84万元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
    本案中的肇事车辆在被告某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并且仍在保险期间内,因此被告保险公司应当依法在理赔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四、受害人陈某虽然系农村户口,但其长期在城市居住和工作,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因此受害人陈某的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来计算。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的规定,在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受害人虽是农村户口,但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的,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
    受害人陈某本人系农村户口,但其自2008年初即开始在天津市从事汽车驾驶工作并长期居住于天津。截止2010年1月,受害人已在天津市连续居住和工作1年以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九条的规定,应当认定受害人的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天津市。因此,应当依照天津市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受害人在本案中的损害赔偿费用。
    五、受害人陈某经常居住地(天津)的损害赔偿费用相关计算标准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因此受害人陈某的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等损害赔偿数额应当依照其经常居住地即天津市的相关标准计算。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的规定,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的相关计算标准依照上述原则确定。
    受害人陈某的经常居住地即天津市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430元)以及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3422元)均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的相关标准。因此,为了充分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为其近亲属和被扶养人的今后生活提供有效的保障,应当按照受害人经常居住地即天津市的相关计算标准计算其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等各项损失。
    六、原告主张的赔偿项目和数额完全符合法律规定,并且有确凿、充足的证据证明,请求法庭依法给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造成死亡的,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即医疗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结合本案,被告张某的侵权行为给原告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三被告应当予以赔偿,具体如下:
    1、医疗费:264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9条的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
    原告要求的医疗费是实际发生的,并且有医药费为证,依法应予支持。
    2、死亡赔偿金:428600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如前所述,受害人的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其经常居住地即天津市的相关标准计算,所以受害人死亡赔偿金的具体计算标准是:21430元(2009年天津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20年=428600元。原告所主张的死亡赔偿金合理合法,应予支持。
    3、丧葬费:19995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的规定,丧葬费按照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按照受害人经常居住地即天津市的相关标准,受害人丧葬费的赔偿标准是:3332.5元(2009年天津市职工月平均工资)×6个月=19995元。
    4、被扶养人生活费:89480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根据该条第二款规定:“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
    受害人陈某的妻子没有生活来源且丧失劳动能力,长期由丈夫陈某扶养照顾,因此被告应当赔偿受害人妻子作为被扶养人的生活费,具体赔偿标准是:13422元(2009年天津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20年/3人=89480元。
    5、交通费:2019.2元,住宿费:320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应当赔偿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本案原告为办理受害人丧葬事宜在前往事故发生地过程中产生的交通费共计2019.2元、住宿费共计320元。
    6、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自然人因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遭受非法侵害,可以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该解释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因此,原告诉请的各项赔偿数额即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住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分别为264元、428600元、19995元、89480元、2019.2元、320元、40000元,合计580678.2元。
    综上所述,原告诉请所依证据确实充分且于法有据,依法应予支持。以上代理意见,恳请法庭充分采纳。谢谢!
代理人:击水律师事务所
刘淑霞 律师
【律师感言】
    律师代理此案有两点心得体会:
    一、本案是一起典型的交通事故案件,在本案中有争议的事项均得到了支持。
    二、律师在代理外地案件时,应了解当地的地方性法规和当地的司法实践情况,这样做才能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文中单位名、人名均为化名)
案例总结:孙婕
【基本案情】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交通事故案件,事故发生在外省市某县,事故造成了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死亡受害人陈某的亲属委托我所刘淑霞律师代理本案时,另一受伤受害人已经抢先提起了诉讼。被告张某驾驶车辆撞倒我方受害人时系从事职务行为,且该肇事车辆所属的某运输有限公司已在某保险公司已投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及不计免赔险。
【法院判决】
    法院经审理,作出如下判决:被告某保险公司及某运输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尸检费等共计45万余元。
【精彩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的委托代理此案,经过认真研究案情和调查取证,结合法庭调查,发表如下代理意见,望合议庭予以考虑。
    一、被告张某负本案事故全部责任,应当赔偿原告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全部人身和财产损失。
    2010年1月24日,被告张某驾驶一重型半挂牵引车沿某路由北向南行驶至事故地点时与案外人于某驾驶的重型厢式货车发生碰撞,造成受害人陈某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处理,认定张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结合本案,被告张某作为机动车驾驶人,对本案事故承担全部责任,依法应当赔偿原告因此次事故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
    二、被告某运输有限公司与被告张某之间系雇佣关系,雇员张某是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重大过失致人损害,依法应与雇主某运输有限公司对原告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的规定,“……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被告张某作为被告某输有限公司的雇员,在从事运输活动即雇佣活动的过程中,因重大过失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受害人陈某死亡,因此雇主某运输有限公司应当与雇员张某对原告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被告保险公司应当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即84万元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
    本案中的肇事车辆在被告某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并且仍在保险期间内,因此被告保险公司应当依法在理赔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四、受害人陈某虽然系农村户口,但其长期在城市居住和工作,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因此受害人陈某的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来计算。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的规定,在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受害人虽是农村户口,但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的,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
    受害人陈某本人系农村户口,但其自2008年初即开始在天津市从事汽车驾驶工作并长期居住于天津。截止2010年1月,受害人已在天津市连续居住和工作1年以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九条的规定,应当认定受害人的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天津市。因此,应当依照天津市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受害人在本案中的损害赔偿费用。
    五、受害人陈某经常居住地(天津)的损害赔偿费用相关计算标准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因此受害人陈某的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等损害赔偿数额应当依照其经常居住地即天津市的相关标准计算。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的规定,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的相关计算标准依照上述原则确定。
    受害人陈某的经常居住地即天津市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430元)以及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3422元)均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的相关标准。因此,为了充分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为其近亲属和被扶养人的今后生活提供有效的保障,应当按照受害人经常居住地即天津市的相关计算标准计算其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等各项损失。
    六、原告主张的赔偿项目和数额完全符合法律规定,并且有确凿、充足的证据证明,请求法庭依法给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造成死亡的,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即医疗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结合本案,被告张某的侵权行为给原告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三被告应当予以赔偿,具体如下:
    1、医疗费:264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9条的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
    原告要求的医疗费是实际发生的,并且有医药费为证,依法应予支持。
    2、死亡赔偿金:428600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如前所述,受害人的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其经常居住地即天津市的相关标准计算,所以受害人死亡赔偿金的具体计算标准是:21430元(2009年天津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20年=428600元。原告所主张的死亡赔偿金合理合法,应予支持。
    3、丧葬费:19995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的规定,丧葬费按照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按照受害人经常居住地即天津市的相关标准,受害人丧葬费的赔偿标准是:3332.5元(2009年天津市职工月平均工资)×6个月=19995元。
    4、被扶养人生活费:89480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根据该条第二款规定:“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
    受害人陈某的妻子没有生活来源且丧失劳动能力,长期由丈夫陈某扶养照顾,因此被告应当赔偿受害人妻子作为被扶养人的生活费,具体赔偿标准是:13422元(2009年天津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20年/3人=89480元。
    5、交通费:2019.2元,住宿费:320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应当赔偿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本案原告为办理受害人丧葬事宜在前往事故发生地过程中产生的交通费共计2019.2元、住宿费共计320元。
    6、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自然人因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遭受非法侵害,可以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该解释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因此,原告诉请的各项赔偿数额即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住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分别为264元、428600元、19995元、89480元、2019.2元、320元、40000元,合计580678.2元。
    综上所述,原告诉请所依证据确实充分且于法有据,依法应予支持。以上代理意见,恳请法庭充分采纳。谢谢!
代理人:击水律师事务所
刘淑霞 律师
【律师感言】
    律师代理此案有两点心得体会:
    一、本案是一起典型的交通事故案件,在本案中有争议的事项均得到了支持。
    二、律师在代理外地案件时,应了解当地的地方性法规和当地的司法实践情况,这样做才能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文中单位名、人名均为化名)
案例总结:孙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