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保险法》新规拒绝“扯皮” 被保险人怠于请求 受害人可直接索赔

更新时间:2013-12-03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新闻刊登于2010年8月17日《每日新报》第27版
  半挂车将老王撞成重伤,可是司机李某既不赔偿也不向其保险公司进行索赔,导致老王无法支付巨额的医疗费。根据新修改不久的《保险法》李某已经构成了“怠于请求”,老王可以直接向半挂车投保商业险的保险公司进行索赔,这一新规定给老王带来了福音,成为新规的首批受益者。
事件回放
半挂车撞上自行车 骑车人老王受重伤
    2009年9月4日,李某驾驶一牵引车牵引着一辆半挂车,沿光华路由南向东右转富民路时,遇到老王骑自行车沿光华路同样由南向东行驶,半挂车右侧尾部与自行车左侧接触,致使老王严重受伤,财物受损。经诊断,老王的伤情为无骨折脱位型颈脊髓损伤伴不全瘫、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口、鼻、眼均不同程度地受伤。经交管局认定,李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老王不负事故责任。
多次协商未拿到赔偿 老王将保险公司起诉
    事故发生后,老王的家属与李某多次进行协商,都没有达成赔偿意向,经过了解,李某在保险公司分别对两辆半挂车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于是老王将李某、李某的雇主黄某告上法庭。值得一提的是,老王还将交强险保险公司和第三者责任险保险公司一起诉至法院,要求交强险保险公司赔偿费用共计23万余元,要求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赔偿费用共计48万余元。不足部分由黄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各方赔偿 被告赔付41万余元
    河东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判决:交强险保险公司在两辆半挂车保险范围内分别承担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费用各11万余元;被告黄某承担误工费、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费用共计41万余元;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律师说法
减少“扯皮” 让执行快捷起来
    击水律师事务所主任潘强律师解释说:修改不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以下简称《保险法》)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
  可见,受害人能否直接起诉商业险保险公司,关键要准确把握何为“怠于请求”。
    本案中被保险人李某及其雇主黄某在保险事故发生后,既不向受害人王某进行赔偿,又不主动要求和协助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对受害人进行赔偿,其行为已构成“怠于请求”。因此,王某依据法律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请求赔偿。
    潘律师称,此案堪称具有示范意义的经典判例。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种诉法和判决并没有为人们普遍接受。如此判罚的最大好处就是减少“扯皮”的可能,让赔偿的执行变得相对简单、快捷起来。《保险法》如此修改体现了立法的与时俱进。而对司法者而言,法律已经明确规定了严格依法,就应该迅速依法,而不应该因自己在逻辑和法理方面的困惑而无动于衷。
新报记者 张敬
  半挂车将老王撞成重伤,可是司机李某既不赔偿也不向其保险公司进行索赔,导致老王无法支付巨额的医疗费。根据新修改不久的《保险法》李某已经构成了“怠于请求”,老王可以直接向半挂车投保商业险的保险公司进行索赔,这一新规定给老王带来了福音,成为新规的首批受益者。
事件回放
半挂车撞上自行车 骑车人老王受重伤
    2009年9月4日,李某驾驶一牵引车牵引着一辆半挂车,沿光华路由南向东右转富民路时,遇到老王骑自行车沿光华路同样由南向东行驶,半挂车右侧尾部与自行车左侧接触,致使老王严重受伤,财物受损。经诊断,老王的伤情为无骨折脱位型颈脊髓损伤伴不全瘫、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口、鼻、眼均不同程度地受伤。经交管局认定,李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老王不负事故责任。
多次协商未拿到赔偿 老王将保险公司起诉
    事故发生后,老王的家属与李某多次进行协商,都没有达成赔偿意向,经过了解,李某在保险公司分别对两辆半挂车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于是老王将李某、李某的雇主黄某告上法庭。值得一提的是,老王还将交强险保险公司和第三者责任险保险公司一起诉至法院,要求交强险保险公司赔偿费用共计23万余元,要求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赔偿费用共计48万余元。不足部分由黄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各方赔偿 被告赔付41万余元
    河东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判决:交强险保险公司在两辆半挂车保险范围内分别承担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费用各11万余元;被告黄某承担误工费、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费用共计41万余元;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律师说法
减少“扯皮” 让执行快捷起来
    击水律师事务所主任潘强律师解释说:修改不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以下简称《保险法》)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
  可见,受害人能否直接起诉商业险保险公司,关键要准确把握何为“怠于请求”。
    本案中被保险人李某及其雇主黄某在保险事故发生后,既不向受害人王某进行赔偿,又不主动要求和协助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对受害人进行赔偿,其行为已构成“怠于请求”。因此,王某依据法律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请求赔偿。
    潘律师称,此案堪称具有示范意义的经典判例。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种诉法和判决并没有为人们普遍接受。如此判罚的最大好处就是减少“扯皮”的可能,让赔偿的执行变得相对简单、快捷起来。《保险法》如此修改体现了立法的与时俱进。而对司法者而言,法律已经明确规定了严格依法,就应该迅速依法,而不应该因自己在逻辑和法理方面的困惑而无动于衷。
新报记者 张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