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未成年人故意杀人 击水律师成功辩护

更新时间:2013-12-03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本案荣获2009年击水十大经典刑事案件“第九名”
[案情回放]
  被告吴某系被害人与其妻子王某之子,多年以来,被害人酒后经常对妻王某及其子被告吴某打骂,被告人吴某结婚后,由于被害人经常到其家中对被告人吴某无端打骂闹事,导致被告人吴某于2009年3月离婚。2009年7月,被害人饮酒后又对妻王某和被告吴某打骂,并将二人轰出家门。为此被告人吴某对被害人怀恨在心,伺机杀死被害人。2009年7月,被告吴某找到其友被告常某,二人预谋后购买了作案用的擀面杖、十字改锥等物。后二被告人于同年7月23日凌晨3时许,窜至被害人位于西青区某家园住处,被告吴某用钥匙打开房门后,二被告人分别持擀面杖、改锥猛打被害人的头部,猛刺其背部等处,致被害人失血性休克死亡,后二被告人逃离现场。案发后,被告人吴某、常某分别被抓获归案。
[法院判决]
  法院认为,被告人吴某因不堪忍受其父长期对家人打骂,伙同被告常某将其父杀害。依照法律规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吴某、常某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罪名成立,应予确认。被告人吴某、常某的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依法分别予以处罚。被告人吴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依法予以处罚款;被告人常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且其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依法应从轻处罚。鉴于被害人在本案起因上具有过错,可酌情对被告人吴某从轻处罚。被告人吴某的辩护人所提在本案中被害人具有过错,请求法庭对被告吴某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其所提被告人吴某具有自首和立功情节的辩护意见,缺乏根据,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常某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常某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且系从犯,请求法庭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吴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常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二、犯罪工具改锥二把依法没收。
[精彩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击水律师事务所接受天津市法律援助中心委托,指派我担任本案被告人常某的一审辩护人。开庭前我详细翻阅了相关卷宗材料,通过会见被告人常某,结合今天庭审情况,使我对本案有了全面了解。       
  首先,辩护人在此代表被告人及其家属,郑重的、诚恳的向被害人的亲属道歉。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对被害人亲属造成的损害是十分巨大且难以弥补的,在此仅衷心的希望你们能节哀顺便,保重身体。
  辩护人认为本案被告人常某归案后能够积极认罪伏法、诚心悔罪,接受改造,且其犯罪行为存在以下几点法定和酌定的从宽量刑情节,依法应当对其从轻处罚。
  1、被告人常某属于从犯
  结合案件材料及今天庭审情况,可知本案犯罪行为组织者是谁呢?是同案另一犯罪行为实施者吴某,是其让常某“来天津干一件特别大的事情”;是其让常某“你也别回去了,咱就一起干吧”;是其让常某结账,买了其选购的擀面杖、胶皮手套、改锥等作案工具;是其向常某介绍了被害人卧室床铺的布局及睡觉头部的朝向和姿态;是其策划了“先打头,打不晕,就捂住他的嘴,别让他喊出来,由其用改锥扎”;是其按住被害人指挥常某“拿改锥扎他”;是其“捡起掉在地上的擀面杖在被害人头部侧面猛打数下”;是其让常某与其将被害人拖到卫生间后又用毛巾擦去地上的血迹,最后将被害人抬到楼道里;是其带常某离开作案现场、更换衣服、分手时告知“不要与其联系”。
  综上,吴某应是本次案件的组织者、策划者和指挥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而被告人常某则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属于从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之规定,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对被告人常某的刑事处罚。
  2、被告人常某进行本案涉及的犯罪行为时,尚属未成年人
  被告人常某出生于1991年8月,本案涉及的犯罪行为发生在2009年7月,被告人常某实施被指控的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第三款“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第四十九条“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的人和审判的时候怀孕的妇女,不适用死刑”之规定,依法应当对被告人从宽量刑。
  3、被告人常某一贯表现良好,没有前科,此次属初犯,如实坦白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被告人常某一贯表现良好,没有前科,此次属初犯,只是一时的意气用事,走上了犯罪的道路。被告人归案后,如实坦白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对司法机关的侦查和讯问一直积极配合,庭审中其多次流出悔恨的泪水,这些在场人员都已共同看到。这些都足以说明了被告人常某主观恶性轻、悔罪程度深,极容易改造从新,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
  希望法庭能对被告人常某宽大处理,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最后,辩护人就未成年人的生理和智力发育程度及心理状态和犯罪行为的联系,作一下简单评述。
  1、未成年人心智上还不成熟,还不具备相应的认知犯罪的条件
  他们的文化水平还很低,认识能力还很弱,缺乏必要的是非观念。他们的理解、辨别、抵制能力与复杂的社会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未成年人的精神需要又有显著的特征,诸如好奇心理、追求刺激、喜爱竞争性游戏等。而为了满足这些需要,他们可以干出各种富于冒险的不计后果的鲁莽行为,甚至会做出令同伴和成年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未成年人对满足需要的意义缺乏理解,由于实现需要具有社会性,有些手段是社会道德和法律所不许可的,如使用暴力、欺骗和秘密窃取等手段都是违法的。他们不加考虑地采取实现需要的途径,甚至不择手段地去满足自身的某种需要,从而导致犯罪。
  2、未成年人意志力弱,难以抑制犯罪
  从对犯罪故意的具体分析来看,我们可以知道,它包括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两个方面。首先,行为人要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此为认识因素;其次,行为人对自己行为将导致的危害结果抱着希望或放任的态度,这是意志因素。有的未成年人虽然认识到诸如杀人伤人的行为是不对的,伤害后果的发生,也是他所不希望的,他只是想教训一下对方而已,作为限制行为能力人,他想阻止危害结果的发生也是不容易或不可能的。
  3、刑罚的目的之一是预防犯罪,对于未成年犯而言犯罪处罚应当教育为主
  预防可以分为特殊预防和一般预防。对犯罪人的惩罚是特殊预防,这是通过对犯罪人的消灭或矫正来实现的,这是针对已然的犯罪。过多地惩罚是一种典型的报应主义,与预防主义是相违背的,与刑罚的目的背道而驰。未成年人的可塑性极强,对未成年人的犯罪,还是应以预防教育为主。我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44条第1款就明确规定:“对犯罪的未成年人追究刑事责任,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
  4、处罚未成年犯,其监禁期限应尽可能缩短
  刑罚特别是监禁刑使犯罪人难以融入社会,难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刑罚作为最严厉的处罚方式,会对一个人的一生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我们的社会本来就对犯罪人持有一种偏见。犯过罪的人往往是有前科的人,会导致他们某些权益的丧失、资格的限制和名誉的损害。即使改造好之后刑满释放,他们的上学、就业、生活等也将带来很多困难,影响他们重新做人的信心,延缓他们回归社会的进程。虽然“一日是贼未必终身是贼”,但是总有一些人会用异样的心理提防他们。刑罚是一把双刃剑,惩罚犯罪本来是要预防犯罪,却使一个人难以回归社会。这正是我们的再犯罪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最根本的预防犯罪、消灭犯罪,就要让犯罪人找到一份职业,让他们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把未成年人投进监禁机关始终是万不得已的处罚办法,其期限应是尽可能最短的时间。使判处监禁刑罚的未成年犯得到及时教育、矫正,未成年犯能尽早重返社会,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犯罪和最终消灭犯罪。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对于本案被告人而言,就是让其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承担刑罚责任的同时,尽可能多的缩短其被监禁的时间,让其尽可能快的回归社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实现刑罚预防犯罪的目的。
  最后,希望合议庭在量刑上充分考虑到,未成年犯既是社会秩序的侵害者,又是社会不良环境影响的受害者。对于构成犯罪的未成年人,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予以适当的惩罚是必要的。不惩罚就会放纵犯罪,不利于教育未成年人,不利于维护社会的秩序。但是,未成年人又有其特殊性。如:身心发育还未完全成熟,缺乏辨别能力,犯罪的主观恶性一般较小,可塑性大,等等。因此对他们的处罚较之成年人都应当依法从轻或者减轻,适用刑罚要立足于教育,处罚是手段,教育才是目的。对那些平时表现好的初犯、偶犯、从犯,或者是确有悔改表现的未成年犯,尽可能把对未成年犯人身自由的限制保持在最低限度。未成年人犯罪是一个涉及面很广的社会问题,其产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可以说是一种社会“综合症”,必须依靠全社会的力量,实行综合治理。正如《联合国预防少年犯罪准则》第二条所指出的:要成功地预防少年违法犯罪就需要整个社会进行努力。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实施被指控的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在本案中属于从犯,其能认罪伏法,诚心悔罪、确有悔改表现,且具有平常一贯表现良好无前科、主观恶性小、悔罪态度好,极容易改造从新等酌定从宽情节,因此依法应当对被告人从轻处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之规定,辩护人诚恳的向合议庭建议,希望对被告人适用有期徒刑刑罚,从“预防犯罪”的刑罚目的出发,真正的给予被告人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以上辩护意见望合议庭采纳。谢谢。
                                                        击水律师事务所
                                          张向龙律师
[律师感言]
  作为法律援助辩护律师,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感触一,刑辩律师因被告人的信赖而产生特别沉重的责任。信赖是一种责任!被告人在其失去自由、甚至是被判处一定刑罚的情况下,把对公平正义的追求、对法律的信仰、对生命和自由的渴求,因信赖托付给了律师。因此,刑辩律师不同于民事代理律师,因为刑辩律师托付于律师的是人的自由和生命。对于任何人,自由和生命的意义远远重于财产利益。所以刑辩律师对于委托人信赖而产生的责任是特别沉重的责任。本案中,被告人被检察机关在起诉书中认定为“不分主从”的故意杀人罪共犯。作为辩护人,我们在认真查阅相应的案卷材料、核对了相关证据的基础上,根据法律的规定,认为被告人应为从犯,心里想的就是如何全心全力帮助其获得公正的判决,早日实现自由。
  怎样认真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怎样维护法律的尊严?怎样客观、公正、不枉不纵、认真、谨慎的向审理法院提出自己的主张与请求,是摆在刑辩律师面前的一个课题。刑辩律师完成一件刑事案件的责任、义务应该真正的贯穿在整个案件的始终,而不是法庭上走走程序,与公诉人展开一场看似精彩或激烈的辩论,走程序、摆样子。
  这个案子,从形式上、程序上,我们一直在尽职努力,法庭效果也还可以,庭后多次与办案法官电话沟通。但是我所思考的是:刑辩律师在刑辩工作中是否尽职,除法庭上认真履行举证、质证和发表辩护词之外,更主要的是如何把自己对事实、对证据、对犯罪构成的分析、对法律适用的理解,全面、认真、透彻、客观的陈述给合议庭,使合议庭能够通过律师的工作和律师对法律正确的理解,做出公正裁判。所以我认为刑事辩护,律师的辩护工作应贯穿在庭前、庭上和庭后的各个阶段,为维护申诉人合法权益,全心全力研究事实和证据、研究法律,最终使委托人获得公正的判决。
  感触二,刑辩律师对维护法律的尊严负有的重要的责任。通过对案卷中两位被告人的供诉分析,我们了解到:被告人是具有从犯的特征的,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告诉我们自己一定要尽职!依法维护被告人利益的同时,维护刑事诉讼程序的合法性和正当性,维护法律的尊严,同样是律师重要的责任。
  律师应负的是全心全力维护他合法权益的责任。尽了这份责任仅是一个行为过程,责任所要追求的是公正的结果。
[律师简介]
  张向龙律师,男,法学学士学位,2006年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现任击水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执业理念:诚信为本、追求卓越 
                                                                                案例总结:尹敬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