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瞒着父母登记结婚 婚房归谁?

更新时间:2013-12-03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基本案情:

   2006年8月,李先生与王女士在双方父母均不知情的情况下登记结婚。同年9月,李先生的父母为其购买婚房一套,登记在李先生名下。同年11月,李先生的父母才知其子已偷偷登记结婚。婚后不久,王女士提出将该房屋登记为二人共有,遭李先生拒绝。王女士遂诉至法院要求确认自己为该房屋的共有权人。

法院裁决:

   法院认为,该房应属于被告一人所有,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精彩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员: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击水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李某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原告王某与其房屋确权案的一审诉讼代理人。现根据事实和法律,并结合庭审情况,我们发表以下代理意见,希望审判员能够给予充分考虑。

    首先,就原告及其代理人的法庭陈述及原告一审诉讼代理人的代理意见作出以下反驳:

    1、原告关于原、被告登记结婚的背景陈述存在多出矛盾之处。主要有:

     其一、在本案第二次开庭笔录第3页倒数第一行中,原告称:“……”本案中,原、被告均承认:双方于2006年7月31日登记结婚。既然如此,原、被告双方的父母怎么可能会在2006年7月31日前知道原、被告结婚登记的情况呢?

     其二、在本案第二次开庭笔录第3页倒数第一行与该笔录第4页正数第一行中,原告称:“……双方父母都在7月31日前知道我们结婚登记的事实,但是我一直跟被告说我的父母不知道……”如果原、被告双方的父母都知道原、被告结婚登记的事实,那么原告为何一直对被告说原告的父母不知情呢?令人费解。

     其三、在本案第二次开庭笔录第2页正数第二行至第三行中,原告称:“……登记结婚前多次见双方的父母,见过被告父母后很满意,急切想把婚事定下来……”若果真如此,原告为什么会在被告提交的其与原告的谈话录音中承认原、被告偷取各自的户口簿在背着各自父母的情况下办理结婚登记呢?

     2、原告及其代理人就本案房屋总价及出资情况的陈述前后不一。

     在本案第一次开庭笔录第4页正数第十六行中,原告代理人认可本案诉争房屋总价为826211.33元,但是在本案第二次开庭笔录第2页正数第五行中,原告却说:“……房屋总价款69万……”。

     在本案第一次开庭笔录第4页正数第十八行中,原告代理人说:“……被告父母出资多一点,出资40多万……我们出资20多万……出资29万就是赠与原被告夫妻的。”但是在本案第二次开庭笔录第2页正数第四行中,原告却说:“……房子我们家出28万,被告家出了21万……”。

     值得一提的是,原告母亲在本案第一次庭审中默默无语,在本案第二次庭审中却“振振有词”。再者,就本案诉争房屋的总价及出资情况,原告一方在本案第一次庭审中的回答模棱两可,在本案第二次庭审中的回答却“有板有眼”。为何有如此强烈的反差?!

    3、原告关于本案诉争房屋贷款情况的陈述与实际情况有出入。

     在本案第二次开庭笔录第2页正数第十二行中,原告称:“……房屋贷款20万,还贷2006年8月开始……”根据被告提交的《天津市个人住房公积金(组合)贷款抵押借款合同》第六条第(一)项的规定,被告作为借款人(乙方)应当自借款发放起次月还款。而该合同的签订时间是2006年8月23日。因此,还款时间最早也应该在2006年9月,即从2006年9月开始还贷。

    4、原告诉讼代理人认为被告父母应当于2007年1月就本案诉争房屋提起确认之诉的说法不能成立。在本案第三次庭审中,原告诉讼代理人认为,如果本案诉争房屋确系被告父母对被告的单方赠与,而被告父母给被告买房时又不知道原、被告登记结婚的情况,那么当被告父母知道原、被告登记结婚的情况后,应当立即或者很快就本案诉争房屋提起确认之诉。被告代理人认为,如果被告父母起诉请求确认本案房屋的所有权人,则存在原告不适格的问题。另外,被告在刚与原告结婚后就本案诉争房屋提起确权之诉显然有违人之常情。

    下面,被告诉讼代理人从以下三个方面发表代理意见:

    一、本案诉争房屋价款共计826211.33元,其中被告父母出资626211.33元,被告以个人名义贷款20万元。

    本案诉争房屋系二手房,位于天津市某小区7-11-305。本案诉争房屋的房产价款共计826211.33元人民币。其中,被告提交的《天津市房产买卖协议》项下的首付款490000元人民币,契税10350元人民币,转让手续费336.33元人民币,图纸资料费20元人民币,登记费80元人民币,印花税345元人民币,登记抵押费80元人民币,合计501211.33元人民币。天津市正孚房地产经纪中心负责本案诉争房屋交易资金的代收代付。2006年8月21日,被告之母将上述501211.33元人民币从其帐户转入天津市某房地产经纪中心在天津市建设银行设立的专用帐户。本案诉争房屋的装修补偿金计125000元,已由被告之母以现金方式全部交给卖方。另外,被告李某以个人名义贷款20万元,并一直以其公积金还贷至今。

     显然,本案诉争房屋并非如原告所称系由原、被告共同出资,共同还贷。被告诉讼代理人认为,从本案诉争房屋的出资情况来看,本案诉争房屋系由被告父母出资购得。

     二、被告父母出资购买本案诉争房屋时不知道原、被告登记结婚。

     2006年7月31日,原、被告在双方父母均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取各自的户口簿,登记结婚。2007年1月份,被告李某的父母才知道原、被告登记结婚的事实。而被告父母出资购买本案诉争房屋是在2006年8月。

    三、本案诉争房屋系被告父母对被告一方的赠与。

  本案中,被告父母在不知道原、被告登记结婚即被告父母认为被告没有结婚的情况下,出资为被告一人购买本案诉争房屋,显然是对被告一个人的赠与。自本案第一次庭审以来,被告的陈述与辩驳、被告父母及另外两名被告的证人的证言都能印证这一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

……

  (三)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

  本案中,被告父母出资为被告购买本案诉争房屋时不知道原、被告结婚登记的情况即以为被告没有与她人结婚。因此,从被告父母的角度来看,他们为被告出资购房的行为发生在原、被告结婚登记之前。在这种情况下,被告父母无需向其他任何人明示单方赠与的意思是符合生活常理的;更何况,被告父母为被告出资购房时认为被告仍系单身,能去向哪个“她”作出单方赠与的意思表示呢?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的上述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的上述规定,本案诉争房屋应当认定为被告父母对被告个人的赠与即被告个人财产。这种理解即符合公平、公正、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则,也符合被告父母的真实意愿。

  退一步讲,“对于夫妻婚后父母出资购买房屋产权证登记在出资者自己子女名下的,从常理出发,可认定是明确向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引自《民事裁判标准规范》,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1月第1版第189页,吴庆宝主编)。本案诉争房屋由被告父母出资,产权证登记在被告一人名下。

  综上,本案诉争房屋系被告的个人财产,而非夫妻共同财产。原告要求确认本案诉争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

  以上代理意见敬请审判员予以参考,并恳请予以采纳!

    谢谢审判员!

委托代理人:潘强、任波

击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律师心得

     本案是一起房屋确权纠纷案。原、被告双方系夫妻关系,二人就婚后住房的权属发生争议。女方诉请法院确认诉争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男方则认为本案诉争房屋系其个人财产。委托人系男方即本案被告。

     在与委托人及其父母充分沟通后,承办律师了解到:诉争房屋总价款包括首付款及贷款。其中,被告父母出资首付款(占房屋价款总额的75.79%),被告以个人名义办理贷款,并且以其个人住房公积金偿还全部贷款。另一方面,原、被告偷取各自的户口本,背着双方父母,办理了结婚登记。也就是说,原、被告登记结婚时,被告父母并不知情。承办律师分析认为,诉争房屋可以视为被告父母对被告一方的赠与,应归被告个人所有。确立办案思路后,承办律师迅速准备证据材料。

     本案历经三次庭审。庭审焦点是诉争房屋究竟是男方一方出资还是男女双方共同出资,是男方一方还贷还是男女双方共同还贷。第一次庭审中,原告无法说明本案诉争房屋的价款构成及总额,竟然谎称原告也出过资,且与被告共同还贷。相反,被告及其承办律师对法官关于本案诉争房屋出资与还贷情况对答如流,回答精准。这得益于被告及承办律师在庭前的充分准备。第二次庭审中,原告提供了一份录音材料,试图否认被告一份出资证明的真实性。鉴于该份录音材料内容模糊不清,承办律师当庭申请证据保全,得到法官的当庭支持。庭后,经仔细核对录音内容与原告提交的相应文本,被告与承办律师发现了其中许多漏洞,于是在第三次庭审中从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与合法性三个方面深刻剖析,全面反驳,最终使得法官没有采信原告的该份重要证据。三次庭审中,承办律师与原告争锋相对,有力地戳穿了原告的谎言,维护了被告的合法利益。

    法院最终认为原告未能提供充足的证据支持其诉讼请求,并据此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胜诉!委托人对案件结果十分满意,对承办律师的工作十分满意。

    此案发表于2009年9月20日(总第4407期)人民法院报《瞒着父母结婚 婚房归谁?》并且本案荣获2009年击水十大民事经典案例第七名

 

案件总结:范亚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