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自首认罪念初犯 巨额行贿获缓刑

更新时间:2013-12-03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本案荣获“2010年击水十大刑事经典案件”第五名
【基本案情】
    本案是一起刑事案件。委托人齐某系天津市某房地产经纪公司经理,在负责销售某小区住宅项目并为在该小区购房的外地购房户办理天津市蓝印户口过程中,因涉嫌行贿罪数额65万元,被检察院提起公诉。后齐某慕名找到我所并委托刘建律师担任辩护人参与诉讼。
【法院判决】
    法院经审理,作出如下判决:被告人齐某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精彩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击水律师事务所受被告人齐某的委托,指派我作为被告人齐某一审辩护人出席今天的庭审。通过会见被告人,查阅卷宗证据材料,辩护人已深入了解本案案情,现依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提请合议庭予以考虑。
    一、本案应构成单位行贿罪,被告人齐某行贿的行为应认定为单位犯罪。
    根据《刑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以单位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归单位所有的”,是单位犯罪。
    天津市某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是依法成立的房产中介公司,为合法成立的具有法人资格的公司法人。被告人齐某在该公司任职经理,“负责销售本区某小区住宅项目并为在该小区购房的外地购房户办理天津市蓝印户口”。
    本案被告人是以某公司名义面向社会销售房屋、办理蓝印户口,并在此过程中为了公司的利益实施的行贿行为。外地购房户的房款是直接支付给开发商,开发商再将约定佣金直接返款给某公司,盈余归属于某公司自己。上述行为均是以公司名义实施,所得利益归公司所有,故本案适格的犯罪主体应为某公司。因此,应依法认定本案为单位行贿罪,并据此按单位犯罪中处分责任人员刑事责任对被告人齐某进行定罪量刑。
    二、退一步讲,本案如果认定为个人行贿罪,65万元也不属于《刑法》第三百九十条规定的“情节严重的,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的情形。
    首先,很明确的客观事实是,本案中国家利益并没有遭受重大损失。
    其次,《起诉书》在指控被告人齐某犯行贿罪时也没有指控其行为属于“情节严重”。
    最后,根据“罪刑法定”、“法无明文不为罪、法无明文不处罚”的刑法原则规定,我国现行《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并没有明文规定行贿多少数额属于“情节严重”,故本案的65万元也不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
    三、本案行贿款是65万元,某公司的所获利益又是多少呢?依据某公司与开发商签订的《房屋销售代理合同》第五条“代理费用结算办法”规定,涉案房屋某公司总计应得代理费为3、4万左右,而这些也仅仅是毛利润,因为还有人工工资等其他成本未刨除。该客观的情况很明显的可以反映出一个唯一的事实:某公司不可能主动去积极追求一个肯定要亏损的项目。故本案的事实应该是很清楚了,那就是开发商利用手中的权利对某公司进行勒索,某公司基于与开发商继续合作及担心客户退房的心理而被迫给予了其财物。
    综上,本案中某公司因被勒索而给予了财物,故应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因被勒索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没有获得不正当利益的,不是行贿”,虽然海文公司获得了不正当利益,应当追究其行贿的责任,但应比照该法律条款的精神减轻对被告人齐某的处罚。
    四、被告人齐某系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起诉书》中认定“2009年9月10日,被告人齐某投案自首……被告人齐某在案发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所犯罪行”,被告人齐某属于自首,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之规定,对被告人齐某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五、被告人齐某为初犯、没有前科,在被追诉后如实交代行贿行为,没有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社会危害不大,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齐某没有前科,此次属初犯、偶犯。被告人齐某法制意识淡薄,是非观念差,对自己行为后果的严重性意识不到,主观恶性不大,容易改造从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恳请贵院考虑本案事实、被告人为初次犯罪、犯罪后的悔罪表现、个人成长经历,并根据现行的刑事政策,对被告人齐某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在办理受贿犯罪大要案的同时要严肃查处严重行贿犯罪分子的通知》第四条“行贿人、介绍贿赂人在被追诉后如实交待行贿、介绍贿赂行为的,也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之规定,被告人齐某被追诉后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行贿行为,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六、被告人齐某自愿认罪、悔罪程度深,在本案中获利不大,其行为在客观上也促进了宝坻区的经济发展,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之规定,依法对被告人齐某予以从轻处罚。
    此外,本案被告人齐某系自首并正在怀孕期间,常住天津市,其配偶具有正当职业、家庭具备监管条件,对被告人齐某适用缓刑也不致发生危害社会的情形,因此从教育、挽救被告人齐某的角度出发,辩护人诚恳的向合议庭建议:请求对被告人齐某适用缓刑。从“预防犯罪”的刑罚目的出发,真正的给予被告人齐某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以上辩护意见望合议庭采纳。谢谢。
击水律师事务所
刘建 律师
【律师感言】
    律师自接受本案委托后,积极展开工作,多次会见被告人,认真了解案情,并多次与法官沟通。通过对案卷材料的仔细研究并结合被告人的供述,律师认为,可以为被告人争取缓刑判决,于是朝这个方向开展辩护工作。在本案判决结果中,律师的上述辩护意见均被法官所采纳,最终使本案被告人获得了缓刑。使的被告人免去了牢狱之灾,被告人及其家属均对律师的工作表示满意。该判决不但给了被告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极大的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
案例总结:孙婕
【基本案情】
    本案是一起刑事案件。委托人齐某系天津市某房地产经纪公司经理,在负责销售某小区住宅项目并为在该小区购房的外地购房户办理天津市蓝印户口过程中,因涉嫌行贿罪数额65万元,被检察院提起公诉。后齐某慕名找到我所并委托刘建律师担任辩护人参与诉讼。
【法院判决】
    法院经审理,作出如下判决:被告人齐某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精彩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击水律师事务所受被告人齐某的委托,指派我作为被告人齐某一审辩护人出席今天的庭审。通过会见被告人,查阅卷宗证据材料,辩护人已深入了解本案案情,现依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提请合议庭予以考虑。
    一、本案应构成单位行贿罪,被告人齐某行贿的行为应认定为单位犯罪。
    根据《刑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以单位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归单位所有的”,是单位犯罪。
    天津市某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是依法成立的房产中介公司,为合法成立的具有法人资格的公司法人。被告人齐某在该公司任职经理,“负责销售本区某小区住宅项目并为在该小区购房的外地购房户办理天津市蓝印户口”。
    本案被告人是以某公司名义面向社会销售房屋、办理蓝印户口,并在此过程中为了公司的利益实施的行贿行为。外地购房户的房款是直接支付给开发商,开发商再将约定佣金直接返款给某公司,盈余归属于某公司自己。上述行为均是以公司名义实施,所得利益归公司所有,故本案适格的犯罪主体应为某公司。因此,应依法认定本案为单位行贿罪,并据此按单位犯罪中处分责任人员刑事责任对被告人齐某进行定罪量刑。
    二、退一步讲,本案如果认定为个人行贿罪,65万元也不属于《刑法》第三百九十条规定的“情节严重的,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的情形。
    首先,很明确的客观事实是,本案中国家利益并没有遭受重大损失。
    其次,《起诉书》在指控被告人齐某犯行贿罪时也没有指控其行为属于“情节严重”。
    最后,根据“罪刑法定”、“法无明文不为罪、法无明文不处罚”的刑法原则规定,我国现行《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并没有明文规定行贿多少数额属于“情节严重”,故本案的65万元也不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
    三、本案行贿款是65万元,某公司的所获利益又是多少呢?依据某公司与开发商签订的《房屋销售代理合同》第五条“代理费用结算办法”规定,涉案房屋某公司总计应得代理费为3、4万左右,而这些也仅仅是毛利润,因为还有人工工资等其他成本未刨除。该客观的情况很明显的可以反映出一个唯一的事实:某公司不可能主动去积极追求一个肯定要亏损的项目。故本案的事实应该是很清楚了,那就是开发商利用手中的权利对某公司进行勒索,某公司基于与开发商继续合作及担心客户退房的心理而被迫给予了其财物。
    综上,本案中某公司因被勒索而给予了财物,故应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因被勒索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没有获得不正当利益的,不是行贿”,虽然海文公司获得了不正当利益,应当追究其行贿的责任,但应比照该法律条款的精神减轻对被告人齐某的处罚。
    四、被告人齐某系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起诉书》中认定“2009年9月10日,被告人齐某投案自首……被告人齐某在案发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所犯罪行”,被告人齐某属于自首,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之规定,对被告人齐某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五、被告人齐某为初犯、没有前科,在被追诉后如实交代行贿行为,没有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社会危害不大,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齐某没有前科,此次属初犯、偶犯。被告人齐某法制意识淡薄,是非观念差,对自己行为后果的严重性意识不到,主观恶性不大,容易改造从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恳请贵院考虑本案事实、被告人为初次犯罪、犯罪后的悔罪表现、个人成长经历,并根据现行的刑事政策,对被告人齐某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在办理受贿犯罪大要案的同时要严肃查处严重行贿犯罪分子的通知》第四条“行贿人、介绍贿赂人在被追诉后如实交待行贿、介绍贿赂行为的,也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之规定,被告人齐某被追诉后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行贿行为,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六、被告人齐某自愿认罪、悔罪程度深,在本案中获利不大,其行为在客观上也促进了宝坻区的经济发展,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之规定,依法对被告人齐某予以从轻处罚。
    此外,本案被告人齐某系自首并正在怀孕期间,常住天津市,其配偶具有正当职业、家庭具备监管条件,对被告人齐某适用缓刑也不致发生危害社会的情形,因此从教育、挽救被告人齐某的角度出发,辩护人诚恳的向合议庭建议:请求对被告人齐某适用缓刑。从“预防犯罪”的刑罚目的出发,真正的给予被告人齐某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以上辩护意见望合议庭采纳。谢谢。
击水律师事务所
刘建 律师
【律师感言】
    律师自接受本案委托后,积极展开工作,多次会见被告人,认真了解案情,并多次与法官沟通。通过对案卷材料的仔细研究并结合被告人的供述,律师认为,可以为被告人争取缓刑判决,于是朝这个方向开展辩护工作。在本案判决结果中,律师的上述辩护意见均被法官所采纳,最终使本案被告人获得了缓刑。使的被告人免去了牢狱之灾,被告人及其家属均对律师的工作表示满意。该判决不但给了被告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极大的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
案例总结:孙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