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中年女子寻“洋男友” 遇婚托被骗终获赔

更新时间:2013-12-03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基本案情】
  原告刘女士根据跨国婚介广告联系到婚介所,与之签订《婚姻咨询与翻译服务合同》,交服务费1900元。后刘女士又两次交纳费用共40000元,并分别与两名外籍男士见面。一段时间后,刘女士了解到,进行涉外婚姻介绍服务是违反我国相关规定的,其要求婚介解除合同并退款,但双方协调未果。刘女士怀疑应征男友是婚托,遂将婚介所告上法庭,要求退还服务费用。
【法院判决】
  原、被告签订的服务合同无效,被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返还原告41900元。
【精彩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员:
  击水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原告的委托,指派我作为其一审代理人参与今日庭审。现依据本案的事实和法律发表以下代理意见,供法庭参考:
  一、被告违法从事涉外婚姻介绍活动,违反了国家关于限制经营的规定。
  被告不仅为原告提供婚姻咨询与翻译服务,还约定为原告提供涉外婚姻介绍服务,有以下证据证明:
  1、被告曾在工商某分局处理申诉调解记录中表示:“因涉外的老师出国,不能来做核实工作,所以,我婚介把刘女士的情况及要求带回去做汇报、研究,下次来再做调解。”由此可以看出,被告在工商某分局承认其从事涉外婚姻介绍业务,并有专人负责;
  2、工商某分局在做调解工作中,被告向工商某分局提供了一份《刘女士信息咨询服务过程》,自认了其为原告提供了不止7位外籍男士的资料信息及见面机会,在国际媒体上发布了原告的个人资料等工作,均证明了被告从事涉外婚姻介绍服务;
  3、被告曾在《渤海早报》、《假日100》等各大报纸上刊登涉外征婚广告,承诺自己从事涉外婚姻介绍业务;
  4、被告向原告收取41900元服务费表明了该行为的营利性质。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涉外婚姻介绍管理的通知》和《民政部办公厅关于认真贯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涉外婚姻介绍管理的通知】有关问题的通知》的规定,我国严禁成立涉外婚介机构。国内婚姻介绍机构和其他任何单位都不得从事或者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业务。电视、广播、报刊、杂志等新闻媒体不得播放或者刊登涉外征婚广告,其他单位和个人也不得张贴或者散发此类征婚广告。这个《通知》是迄今为止国家就婚介机构管理下发的唯一具有指导意义的文件。
  二、被告与原告签署的《婚姻咨询与翻译服务合同》应属无效,被告应返还原告41900元服务费
  被告不具有经营涉外婚姻介绍服务的资格,擅自向原告承诺提供涉外婚姻介绍服务,属于超越经营范围经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超越经营范围订立的合同,人民法院不因此认定合同无效。但违反国家限制经营、特许经营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经营规定的除外。”本案中,被告为原告提供涉外婚姻介绍服务,并向原告收取服务费41900元,是以营利为目的从事或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活动,违反了我国国家限制经营的规定,签订的《婚姻咨询与翻译服务合同》是无效合同。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一条规定:“民事行为被确认为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当事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返还给受损失的一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因此,被告因《婚姻咨询与翻译服务合同》取得的服务费41900元应全部返还原告。
  综上所述,原告作为涉外婚介的受害者,以涉外婚介合同无效为由,主张被告返还婚介服务费,以尽快挽回损失,应当得到法院的支持。
击水律师事务所
律师刘建、司晓楠
【律师感言】
  律师在第一次接触委托人至今已有半年的时间了,委托人初次与律师沟通时,并不是完全信任,但随着律师工作的开展,委托人对律师为其案件的努力表示认可,特别是当拿到一审胜诉判决时,委托人说:“太感谢二位律师了,别看年纪轻,没想到案子办得这么好。”正因为取得了委托人的信任和满意,二审继续委托我所办理,经过律师努力,从开庭到领取判决仅有3天的时间,大大节省了委托人及律师的时间和精力,且二审维持了一审原判决。
  后本案相继被《城市快报》、《渤海早报》,天津电视台《真相》的记者选为典型案例报道,通过媒体宣传不仅揭开了黑婚介的真面目,最重要的是警示更多人不要再重蹈覆辙,以此为市民指明维权的方向和途径。
(文中人物均已化名)
案例总结:尹敬静
  原告刘女士根据跨国婚介广告联系到婚介所,与之签订《婚姻咨询与翻译服务合同》,交服务费1900元。后刘女士又两次交纳费用共40000元,并分别与两名外籍男士见面。一段时间后,刘女士了解到,进行涉外婚姻介绍服务是违反我国相关规定的,其要求婚介解除合同并退款,但双方协调未果。刘女士怀疑应征男友是婚托,遂将婚介所告上法庭,要求退还服务费用。
【法院判决】
  原、被告签订的服务合同无效,被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返还原告41900元。
【精彩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员:
  击水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原告的委托,指派我作为其一审代理人参与今日庭审。现依据本案的事实和法律发表以下代理意见,供法庭参考:
  一、被告违法从事涉外婚姻介绍活动,违反了国家关于限制经营的规定。
  被告不仅为原告提供婚姻咨询与翻译服务,还约定为原告提供涉外婚姻介绍服务,有以下证据证明:
  1、被告曾在工商某分局处理申诉调解记录中表示:“因涉外的老师出国,不能来做核实工作,所以,我婚介把刘女士的情况及要求带回去做汇报、研究,下次来再做调解。”由此可以看出,被告在工商某分局承认其从事涉外婚姻介绍业务,并有专人负责;
  2、工商某分局在做调解工作中,被告向工商某分局提供了一份《刘女士信息咨询服务过程》,自认了其为原告提供了不止7位外籍男士的资料信息及见面机会,在国际媒体上发布了原告的个人资料等工作,均证明了被告从事涉外婚姻介绍服务;
  3、被告曾在《渤海早报》、《假日100》等各大报纸上刊登涉外征婚广告,承诺自己从事涉外婚姻介绍业务;
  4、被告向原告收取41900元服务费表明了该行为的营利性质。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涉外婚姻介绍管理的通知》和《民政部办公厅关于认真贯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涉外婚姻介绍管理的通知】有关问题的通知》的规定,我国严禁成立涉外婚介机构。国内婚姻介绍机构和其他任何单位都不得从事或者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业务。电视、广播、报刊、杂志等新闻媒体不得播放或者刊登涉外征婚广告,其他单位和个人也不得张贴或者散发此类征婚广告。这个《通知》是迄今为止国家就婚介机构管理下发的唯一具有指导意义的文件。
  二、被告与原告签署的《婚姻咨询与翻译服务合同》应属无效,被告应返还原告41900元服务费
  被告不具有经营涉外婚姻介绍服务的资格,擅自向原告承诺提供涉外婚姻介绍服务,属于超越经营范围经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超越经营范围订立的合同,人民法院不因此认定合同无效。但违反国家限制经营、特许经营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经营规定的除外。”本案中,被告为原告提供涉外婚姻介绍服务,并向原告收取服务费41900元,是以营利为目的从事或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活动,违反了我国国家限制经营的规定,签订的《婚姻咨询与翻译服务合同》是无效合同。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一条规定:“民事行为被确认为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当事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返还给受损失的一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因此,被告因《婚姻咨询与翻译服务合同》取得的服务费41900元应全部返还原告。
  综上所述,原告作为涉外婚介的受害者,以涉外婚介合同无效为由,主张被告返还婚介服务费,以尽快挽回损失,应当得到法院的支持。
击水律师事务所
律师刘建、司晓楠
【律师感言】
  律师在第一次接触委托人至今已有半年的时间了,委托人初次与律师沟通时,并不是完全信任,但随着律师工作的开展,委托人对律师为其案件的努力表示认可,特别是当拿到一审胜诉判决时,委托人说:“太感谢二位律师了,别看年纪轻,没想到案子办得这么好。”正因为取得了委托人的信任和满意,二审继续委托我所办理,经过律师努力,从开庭到领取判决仅有3天的时间,大大节省了委托人及律师的时间和精力,且二审维持了一审原判决。
  后本案相继被《城市快报》、《渤海早报》,天津电视台《真相》的记者选为典型案例报道,通过媒体宣传不仅揭开了黑婚介的真面目,最重要的是警示更多人不要再重蹈覆辙,以此为市民指明维权的方向和途径。
(文中人物均已化名)
案例总结:尹敬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