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地  址: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88
     号新闻大厦1层
邮  编:300241
电  话: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传  真:(022)26453133
南开分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
     街律师大厦14层
电  话: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传  真:(022)27318806
网  址:www.jishuilawyer.com
电子邮箱:jishui@sohu.com
咨询热线

案是人非 岂能“一事不再理”

更新时间:2013-12-11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0

发布时间:2007-08-19 12:36:12

事 例
    2001年1月,河北省廊坊市一村民某甲因私怨指使并伙同乙、丙、丁等人对李某进行殴打,导致其死亡。案发后某甲潜逃。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对其余3人提起公诉,被害人家属对3名被告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法院对3名被告人分别判处了相应的刑罚,并判决3名被告人赔偿被害人家属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共计24600元。

    2006年1月,时隔5年,某甲被抓。检察院再次提起公诉;被害人家属再次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某甲支付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共计15万元。

判 决

    法院经审理判处某甲无期徒刑;对于附带民事诉讼请求,法院认为,2001年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已经判处被告人赔偿原告人经济损失,原告人的民事权利在法律范围内已经得到实现,原告人不能对同一事实再次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法院据此理由驳回了原告人的请求。

    一审判决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和被告人均提起上诉。在二审过程中,经法院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协议,被告人亲属补偿被害人亲属9万元,被害人亲属主动请求对某甲从轻处罚,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从轻判处某甲有期徒刑十三年。

评 析

    本案的关键是被害人家属于2006年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是否属于“一案再理”,对此,一审和二审法院的处理结果迥异。

    显而易见,二审法院的处理结果使被害人家属获得赔偿,被告人得到较轻的刑罚,各方利益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满足,促进了社会关系的和谐,所以从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综合来看,二审处理结果是优于一审的。那么,这种“和谐”是否牺牲了程序正义呢?笔者认为不然。

    根据诉讼法理论,一事不再理是指法院对于任何已经由生效裁判加以处理的案件不得再行审理和裁判,对于已被生效裁判确定为有罪或无罪的被告人不得以同一犯罪事实再予审判或科刑,也就是传统法律格言所谓的“任何人不能因一次罪行而接受两次审判”。近现代以来,“一事不再理”在各国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中都得到了广泛的贯彻,也是我国司法审判的一项基本原则。该原则的宗旨主要在于维护判决的稳定性和权威性,避免司法资源浪费和出现矛盾判决,在刑事诉讼中还突出表现在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尊重和保护人权。

    对于该原则的内涵,主要可以从两个方面理解:一是同一被告人,即一事不再理原则的效力只能及于同一被告人,在第一次诉讼中不是被告人的其他人或在共同犯罪中未被作出生效判决的其他共犯不在该原则的效力范围之内。所以本案中,法院在时隔5年后就同一犯罪事实对作为共同犯罪人的某甲进行裁判,完全符合法律规定;二是“同一事实”或“同一犯罪”,即“一事不再理”针对的应当是“一事”。本案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在5年后针对同一犯罪事实造成的损害后果提出赔偿请求,但请求的具体赔偿项目与第一次诉讼不同,而且原告人提出该请求的依据是第一次审判时并不存在、第二次审判时已经生效的新司法解释,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因此这种情况并不属于“一事不再理”的范围。

    尽管“程序公正”有其独立的价值,但衡量一项程序规则是否正义,其最终标准仍然是该规则是否有利于实现实体公正。“一事不再理”,当我们面对这一审判公理时,需要对其内涵有一个准确的判断和把握。本案二审法院准确诠释了“一事不再理”的内涵,有效促进了社会和谐,其司法水平令人钦佩。

(击水律师事务所  潘  强)

链 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 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 人民法院对符合本法第一百零八条的起诉,必须受理;对下列起诉,分别情形,予以处理:……(五)对判决、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当事人又起诉的,告知原告按照申诉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款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